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二章:母女对峙

第二章:母女对峙

 热门推荐:
    注视手表,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功夫就到了凌晨两点半,她小心翼翼打开家门,四周空气如此安静,这可怕的静谧有着无形的压力,让人无法喘气。思雨好不容易关上了家门,屏住的呼吸终于能够松一口气,她摸索着打开了客灯开关,只见灯一亮,就瞅见母亲正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背对着她,冷风凛凛,吓得思雨瞠目结舌,手里一把冷汗。

    “你回来了吗?”母亲的声音极度冰冷,一字一句都控制在平稳的气息之中,也没有音调的升降。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你是不是在外面吃完宵夜再回家呢?你应该知道现在是凌晨了吧。”

    “是的,我方才确实外出散步,只是心里忽然慎的慌、难受,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罢了。”

    “呼吸新鲜空气?哼。你的意思是这个家让你感到难受了吗,还是你在暗指我的存在令你坐立不安?你在指桑骂槐对吧?”母亲脸色一沉,提高声音语调,反问思雨。

    “你明知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反而是你想暗示什么吧?”程思雨低声嗫嚅着。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竟敢逆反我?”赵雨涵提声质问道。

    “妈,或许在你眼里,我是个多余的存在,所以我无论做什么,无论我为了取悦你付出多少,你也永远没有办法满意。”思雨轻挑着眉梢,紧闭着双唇,肩微微一耸,双手抓着沙发,生怕一松手就会力不从心而往下倒。

    “哼,我就知道,你从来不会让我感到快活。”母亲冷笑着说。

    “你的出现就像是讨债一样,前世要的不够,今生又要继续折磨我,我想,这就是你的目的对吧?”思雨的母亲,这个叫赵雨涵的女人,从前风华绝代,不可一世,她从前傲气,追她的男人数不胜数,她说的话总是带刺,一针见血,伤人不留余地,无论是对谁,即使是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一样,除了…她最疼的儿子,她最爱的人,那个已经死去的孩子。

    只可惜岁月是一把无情的刀,磨平了她的菱角,削去了她的锐气,只在她脸上刻画了条条痕痕岁月的印记,但即便如此,只要细心观察,还是能发现这张憔悴的脸曾经有着美艳动人的影子,但越是如此,就越显悲凉。赵雨涵关上了客灯,一瘸一瘸的走上楼梯,常年的风湿病让她患上了腿疾,每到潮湿刮风的天气,刺痛就麻痹了她的双腿,让她辗转反侧,于是她长年累月窝在家中,渐渐脾气越发古怪,不爱说话,更不苟言笑,要不就半天不发一语,不然就不可自控地歇斯底里,这样的情况让她们两母女之间的隔阂加深,难以沟通。

    “我知道,你的心里从来就只有弟弟,你的爱已经在弟弟肺炎病逝那一天死了,我知道你一直都希望死掉的人不是正宇,而是…或者你宁愿那个人就是我,那么你就不会如此悲痛欲绝,一蹶不振。”程思宇低喃着,低头凝望着地面,一丝落寞浮现在她脸上。

    “其实我多么希望,你可以多疼爱我一点,如果你不能爱我,那么当初为何要生下我。”

    思雨回到房间关上了房门,她打开台灯,手握着笔,百感交集,她打开自己呕心沥血在古玩店埋头苦找的老式留声机,轻轻把自己最爱的黑胶唱片放上转盘,落下唱针,随后又响起了她那首最爱的歌,她随着娓娓动听的旋律提起笔,细心抚平纸张,在台灯投射的灯光下,在雪白的纸张上撰写下一首永恒的歌:

    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坠落,

    消失在遥远的银河,

    想记起偏又已忘记,

    那份爱换来的是寂寞,

    爱是不变的星辰,

    爱是永恒的星辰,

    绝不会在银河中坠落,

    常忆着那份情那份爱,

    今夜星辰今夜星辰依然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