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八章:偏执的刺猬

第八章:偏执的刺猬

 热门推荐:
    思雨摸着自己疼痛的脸,委屈又无辜地望着赵雨涵,“妈,你是又怎么了,这大白天我做错了什么?”

    “你,”赵雨涵急促又无力地吐出一个个字:“你昨晚几点回家了,是不是四点,你说!”

    “妈,你不是睡了吗?”程思雨吃惊了。

    “呵,你当然希望我睡着了!本来我是不知道的,可偏偏你爸就比你迟几分钟到家,他亲眼看见你四点多了才关家里大门,你现在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对吧?你见过哪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深更半夜还在外流连忘返的,好的不学偏偏就养成了一身坏毛病!”

    “妈,爸是看见我一个人了吗”程思雨紧张地问道。

    “怎么,难不成还有哪个不正经的送你回来,你给我说清楚!”赵雨涵显得更气愤了。

    “不是的,妈。”看样子他们并没有看到沈凌风送她回家,她不禁松了一口气:“昨晚我是和初蕾出去了,就是喝了点小酒,我和初蕾两个人互相聊了心事,所以一时间忘乎所以,就回家晚了。”

    “我呸,骗谁呢?你认为我会相信吗程思雨,你是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你朋友也好不了哪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赵雨涵鄙夷地说道。

    赵雨涵这句刻薄的话彻底刺激了程思雨的神经,她义愤填膺地说:“妈,你不相信我可以,但请不要侮辱我和我好朋友的人格,我有我的自尊心,我是你女儿,不是你仇人,再说,我已经二十二了,你管不了我,不用劳烦你费心了。”

    赵雨涵更加愤怒了,她默不作声的时候静的可怕,说话不带语气也可以冷静地吓人,但她疯狂的时候可随时让人崩溃,她就是如此极端的女人,时而平静时而疯癫,但唯一不变的是,她永远是个刺猬,说话带刺,尖锐得轻而易举就可以把人刺伤,刺的出血,遍体鳞伤。

    她永远像个计时*,随时爆发,她声嘶力竭地喊道:“程思雨,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你不知道你爸原本就把这间四面皆墙的房子当客栈吗?你还不给他好好表现,竟然还敢半夜三更回家,你到底立的是什么心肠?你想连累我让我也不好过对吧?你是不是想帮忙把他推向外面的那些*身边啊?你想让我死对吧?你怎么就这么恨我啊程思雨!!!!”

    “妈,你说这话完全不讲道理,你和爸感情有问题,并不是我造成的,你说这话到底想置我于何地,难道就因为我不是爸爸亲生的,你就对我恨之入骨,我已经很努力去讨爸欢心了,凭良心说,我和他相处得也算不错,反倒是你,和爸的感情越来越差,你有没有反省过,事情发展到今时今日的地步,你难辞其咎。而且我是你和第二个男人生的,要怪也怪你婚前不检点,这完全不能怪我,如果可以选择,我也不愿意出生!”

    “你!”赵雨涵心脏被沉重的大石压着一般,怒火攻心,顿时说不出一句话,她的双手胡乱摸索着,随手拿起手边的烟灰缸,也不管是什么,不遗余力向思雨的方向砸去。

    思雨“啊”的一声躲开,烟灰缸顺势掉落在地板上。程思雨既惊讶又愤怒,她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母亲竟然向自己砸烟灰缸,她愤而向门口跑去,用尽吃奶的力关上家门,头也不回的跑着离开了。

    这家大屋顿时只剩下赵雨涵独对四面空墙,她百感交集,感到了空虚与失落,也为自己刚才失控的行为懊恼悔恨,她再也忍不住,失声地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