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二十五章:男人是不能惯的

第二十五章:男人是不能惯的

 热门推荐:
    此时此刻,谢初蕾正在思雨房间陪着她,她漫不经心的研究着程思雨书桌上的那台昏黄的台灯,台灯是老式的裱花设计,褐色的古木,灯盖镶着金边,整个设计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味道,给人不一样的情怀,但初蕾是不懂欣赏的,她总是不明白为什么思雨会喜欢这般陈旧而且在她看来无趣的“老家伙”,她边摆弄着边喃喃自语地说:“我实在不懂欣赏这种看起来老掉牙的老古董,百思不得其解,我宁愿去百货广场挑一个暂新的新式台灯了,你干嘛老一个劲地跑去古玩店捡些烂铜烂铁回家呢?”话毕初蕾把头转向思雨这边,询问的眼光望着思雨。

    思雨小步慢慢地走过来,望着镜子,顺便拿起一把梳子落在自己柔顺的秀发上,然后她的目光停留在那座台灯上,眼神里透出柔光地凝视着它:“当时我在古玩店呆了一个下午,殊不知连一件珍品都没有挑上,最后在我准备失望而走之时,让我发现了这么一个小玩意,当时我简直不能用言语去形容我的心情,它是特别的,微黄的,它照耀的光芒像月亮洒下窗户而又向天上折射的净洁而又亮丽的光,每当我打开这座台灯,我的整个房间都仿佛被月亮浸染,仿佛铅笔要飞舞,书本要说话,整个室内都被赋予了生命力,充满了生命之光,朦胧之际却又如此静谧,如此安然,如此真实。”

    见思雨又是忍不住一番滔滔不绝地发言,初蕾习惯成自然地静静聆听,等到程思雨静下了声音,初蕾才稍稍小声又试探地道出一句:“思雨,上次借你的一万块,我可能没有那么快能还给你呢,你知道的,我平常有兼职,但再扣上我自己平常的生活费,还有叶辉的….”

    听到叶辉这个名字,程思雨自是忍不住说上几句:“初蕾,不是我说你,你太惯着他了,我听别人说,男人是不能惯的,他是男人,明明就应该是他多赚点钱,平常多买点小礼物给你哄你开心,但是现在他送的礼物屈指可数,甚至还经常要你掏腰包去接济他,上一次你帮他借的钱已经够了,你已经是个标准模范好女友呢,你再做的过火就是纵容,就是自食其果了…”思雨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没有再往下说,她偷偷留意到初蕾的脸色,似乎有点尴尬与不悦。

    “思雨,”初蕾方正了身子,深吸了一口气,脸瞬间瞥红,她反问了一句,“你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吗,你懂爱吗?爱情真的是可以理智的吗?爱情本就是没有道理的,等你有一天真的投入身心去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不会义正言辞说出些站着说话不腰痛的话。”

    “其实…”思雨小声地吞吞吐吐,她轻轻扯了一扯初蕾的衣袖,说:“我知道每一个陷入爱情的女人都是一个傻子,再聪明绝顶的才女,甚至是叱咤风云的女强人,只要遇上那个让她爱得撕心裂肺且肝肠寸断的人,她的智商都只能为零,只是最近叶辉做的事情是越来越过分了,我才会和你说这番话的。”

    这次初蕾并没有再反驳,她只是不作声的望着前方,若有所思,愁云满布。

    “其实,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程思雨试探性地说道。

    “什么事?”

    “我最近爱上了一个人,我和他在一起了,是之前在街灯下认识的一个人,后来在夜色酒吧相遇了,再后来,我们就一起了。”思雨说着说着不自觉脸蛋通红。

    “啊,是谁呀?”谢初蕾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又好奇的问道。

    “他叫作沈凌风,比我们大六七岁吧,不知道你认识不认识。”

    “他?沈凌风!天啊我当然认识,他在酒吧界可是很出名的,他是有名的富二代,身边的朋友也是非富则贵的,但他也是出名的花花公子,以玩女人为乐的,围着他转的女人可谓多不胜数啊,你确定你能驾驭了他吗?”初蕾说。

    程思雨听到此话心里自然不是滋味,她为沈凌风辩解着说:“流言蜚语自是三人成虎的,外面的人说的话有多少能够相信,他们根本没有和凌风深入了解,也没有交心,更没有面对面秉烛夜谈过,他们所传的话都是毫无根据,对凌风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思雨,你和他认识有多久了呢?”初蕾问道。

    “大概一个多月吧。”

    “一个多月你能了解多少呢?看吧,我这么说沈凌风你也是不高兴对吧。”

    “行,我说不过你,我不管你了行了吗?”程思雨转过身子,一坐坐在床上,不声不响地顺势拿起床边的衣服折叠,她鼓起腮,闷闷不乐。

    “好啦,”初蕾走到思雨跟前,蹲下来看着思雨,“我希望你可以先对他好好了解,再去全身心的爱好吗,必要的时候要和我商量哦,我永远会当你的军师呢!”

    “嗯嗯”思雨信任地笑着点了点头。

    时间总是过的飞快的,渐渐地夕阳已西沉,万里晴空终被晚霞染红了一片,不一会儿,无边无际的天空又把那件红衣衫脱下,换上那件黑漆漆的衣裳,自此世间万物又坠入深不见底的黑夜里。

    沈凌风这几天都不温不热,他也不是完全消无声息,不见踪影,只是他的出现很淡,很轻微,轻的几乎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按道理程思雨应该心急如焚,七上八下,但这次她却好像看淡了,莫非这就是一个人在强迫自己去习惯另一个人的样子,思雨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能给自己和对方太大的压力。她立刻关上房灯,钻进被子里,蒙头大睡。

    在睡梦中朦朦胧胧,她仿佛听到了不间断的声响,一直在扰乱着她的思绪,忽然把她从梦中拉了出来,她打了一个哈欠,在黑暗中摸索着手机,打开手机,竟然已是晚上九点多,再看一眼来电显示,是沈凌风的来电,程思雨立刻坐了起来,瞬间睡意全无,她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了他醉醺醺的声音:“思雨,过来文莎ktv吧,我在这里…”

    “凌风你怎么了,你那边很吵…”思雨担心地询问道。

    “思雨,我想你,过来可以吗。”沈凌风的声音软绵绵的,很沉,很柔和。

    思雨听到这句话,心又是在往下沉,她焦急地说:“凌风,房号是多少,我现在过去找你。”

    “v30…”话没说完,那边的电话就是一阵忙音。

    思雨挂上电话,急忙换上衣服,准备下楼的时候她碰上正在楼下看电视的谢初蕾,初蕾见思雨此状,疑惑地问道:“你换上衣服去哪啊?”

    “我去ktv找凌风,我听他声音似乎醉了,我担心他,我要去接他回来。”程思雨匆匆忙忙,连走带跑的跑下门口准备出去,初蕾一把手地拉着思雨,说道:“你是不是傻了?”

    “怎么了?”思雨疑惑地问。

    “外面下着细雨,又吹着风,隐隐冷冷的,他叫你过去你就要过去了吗?你要给人一副如此不矜持不值钱的形象吗,他不能过来接你吗?”初蕾皱了皱眉,一副教导的模样。

    “可是他醉了啊,这样也要让他过来接我吗?”

    “bullshit,我已经他不止一次喝醉了,一样有不同的女人坐在他副驾驶上,如果他真的在乎你,即使喝醉了,也会肯过来接你的。”初蕾说

    思雨迟疑着,不过她觉得初蕾说的话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或许她也应该去试验一下沈凌风到底在不在乎她。

    于是她在打通了沈凌风的电话,“凌风,外面下雨了,就而且有点冷,而且是大晚上了,我出去有点不方便,你可以过来接我吗,陪一下我也好啊。”思雨温柔的,带着恳请的语气说道。

    “好,你在你家小区大门口出来的转角位等我,我过去。”话音完毕,电话就挂断了。

    思雨转身对着初蕾,兴奋地说:“初蕾,他肯来接我,叫我在小区门口那边等,我要走了,你要走的时候就直接关门就好了,反正我妈一直都会在家,不和你说了拜拜。”她向初蕾拥抱了以下,兴高采烈地吻了初蕾的脸颊一口,就一支箭一般冲出去了。

    初蕾本想叫住思雨,让她先让沈凌风走到小区门口,她再出去的,可是思雨实在太迫不及待了,初蕾原地站着,轻轻叹了一口气,只希望沈凌风真的来了才好。

    此时户外下着绵绵细雨,虽是夏天但这夜却是异常寒冷,冷风萧瑟,雨滴不间断的一滴一滴划过思雨的脸庞,再顺势坠落在地板碎成一地,思雨的衣裳被雨点溅湿了一大片,她开始瑟瑟发抖。

    那边ktv的包厢,沈凌风与朋友正玩的兴起时,忽然起身,和他那群兄弟说了一声:“我先出去接一个人。”刚准备出发却被朋友们拉住,他们纷纷起哄:“接谁那么劳师动众啊,还需要你大少爷亲自接送啊,不会是女人吧风少,哪个大人物让你拜倒在石榴裙下啊哈哈哈…”

    听到兄弟们的起哄与调侃,沈凌风的大男子主义和面子又在作祟,他不屑地说道:“我怎么会被一个女人吃住,你们在开玩笑对吧,只是她一直在求我,说的自己怎么可怜又冷又下雨,我才想着做一次好人接她过来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就是!我风少怎么会任凭女人摆布,我风少杀遍少女无敌手啊,就算是大嫂也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对不对!”邹俊伟附和道。

    这是杜逸凡走了过来,对沈凌风说:“但是一个女孩子在等你始终不好的,要不你就去接一下他咯!”

    “笑话!”沈凌风冷笑一声,装作一脸不耐烦的模样,我管她是不是在淋雨!”

    此时程思雨依然在等待当中,时间越来越久,她再把手机拿出来,拨通了沈凌风的手机:“凌风,你到底过来了没有,我很冷!”

    “你过来吧,我走不开啊!”沈凌风大声嚷嚷道。

    程思雨听到这句也是开始有点生气了,这分明就是出尔反尔呢,刚不是答应了吗,等了那么长时间不说一下,等她打电话才说不来,她也不让步地回答:“你不来吗,那我很冷,我就不过去了,你玩的开心点。”

    “等等,我过来啊,你再等等,等多一会!”沈凌风说道。

    “好。”程思雨回答。

    沈凌风确实是想去接她,但看着一群兄弟都在场,他实在不能丢了面子,平常他在兄弟面前是怎么吹嘘自己的,如今如果让他们发现事实并不是自己说的那般,实在有损威严,于是他装作镇定地坐在沙放上看人唱歌。

    十分钟过后,程思雨见还没有动静,再打电话给凌风,“你来了吗,我真的冷。”

    “思雨,你再等多会,我真的走不开,要不你过来么?”那边传来沈凌风慵懒的声音。

    “沈凌风,你实在太过分了,你是在耍我对吧!”程思雨忍无可忍把电话挂了,她很生气,这阴冷的天气让她饱受折磨,见鬼,她凭什么要对他百般忍耐,她越想越生气,于是再打了一个电话给他:“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在哪!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是觉得我好欺负吗,凭什么,你太过分了!”

    “思雨,我真的喝醉了,我很想你,你过来好吗?”沈凌风祈求地说。

    听到这句话后,程思雨的心本来也是软了,瞬间像有股暖流涌入心窝,但在电话那头吵吵闹闹的声响中,她却忽然听到几个吵闹的女人声,“在干嘛啊凌风,一起过来唱歌啊,人家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和你唱情歌的,怎么约了我又打电话给别的女人聊天呢,什么意思呢!”程思雨顿时怒火中烧,挂断电话,一脚踢飞了地下的汽水灌,实在太过分了!难道真的像别人说的那句,男人是不能惯的么,是她收起她的小姐脾气对沈凌风太迁就了吗,他凭什么可以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她越想越委屈,于是忍不住热泪盈眶,心里一酸,两行眼泪流在眼下,再想到最近的日子自己的忍让,还有这几天沈凌风的敷衍,他的反复无常,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放声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