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二十六章:处处留情

第二十六章:处处留情

 热门推荐:
    天仍然下着绵绵细雨,却是分不清是泪是雨,雨和泪连成一片,雨中有泪,泪融于雨,每颗眼泪却都是雨滴,那像雨的泪珠,像泪的雨,洒在她的心底,是如此绵延不绝,似断难断,这阴冷又寒风萧瑟的夜晚上,整条大街几乎杳无人烟,四周鸦雀无声,程思雨延着大街走了一遍又一遍,没有雨伞,没有他人的陪伴,她偶尔看见那双双对对的情侣,看着别人的男朋友为自己心爱的人掩护着打着伞,顿时心里酸溜溜的,她很羡慕,很妒忌,她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她想结束这没有尽头的一切苦涩。

    她不知道走过多少条道路,不知走了多少个脚步,她看了手机一遍又一遍,手机的铃声始终没有响起过一次,从刚才到现在沈凌风没有找过她,没有担心过她的安危。她想回家,再也不会见他了!可是她的双腿不听使唤,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就此被愚弄,她很愤怒,她感觉心口有块大石头,她无法再忍气吞声,她立刻转身走往文莎ktv的方向!

    她乘车到达ktv的门口,于是她连忙付钱过后就冲着跑上楼去找v30房,就在她推门那一刹,所有人都惊呆了望向她,她两眼瞪着沈凌风,只见他身边左右逢源,坐着两个庸脂俗粉,都争先对他奉承献媚,俯首贴身,看见这一幕,她感到整个人都要炸了,她气势汹汹走过去,质问道:“他们都是谁?!”

    沈凌风环顾兄弟们,只觉得脸上挂不住,他跋扈又不屑地抬头望着程思雨,没有好奇的说:“女人,你都看见了还问什么!”

    程思雨懵住了,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竟是这样的答复,她的嘴唇颤抖,舌头打架,她只觉生气得身体在发抖,“你和我说过你只会真心喜欢我一个的。”

    周围的人都尴尬地望着他们,有的是尴尬,有的却是在笑眯眯,有的则以看戏的心态去观看,沈凌风觉得程思雨做事实在不合时宜、不懂大体,他恼羞成怒:“你有完没完,谁不会逢场作戏,我有钱有颜值难道你还指望我天天只能守着你吗!”

    听到他的这个回答,她大失所望,撕心裂肺,她捂住脸转身就跑了出去,剩下在室内的人看着沈凌风面无表情,他虽然表面假装无事,示意大家继续玩耍唱歌,只是明眼人都看看得出他心不在焉,愁眉不展,此时邹俊伟靠近杜逸凡,在耳边说:“风少不会真的堕入情网万劫不复了吧,似乎很久没有见他会为一个女的不开心过了吧,除了何碧君…要不我讲义气帮他追回来吧!”

    “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你就不用瞎忙活插手多管闲事吧。”说着杜逸凡走去沈凌风身边,坐在沙发上,注意到他的脸色,他就故作轻松得说:“在乎别人就去追啊,我们又不会说你什么对不对。”杜逸凡轻轻拍拍沈凌风的肩膀,笑嘻嘻地说着,但沈凌风依然面目冰冷,默不作声。

    程思雨冒着雨,拖着沉重的脚步,穿过一座座昏黄的街灯,细雨在街灯的照射下彷如头上细细的飞花,伴随着夜风摇摇摆摆地降落,她从东边的地铁站走到西边的地铁站,从烛火通明走到黑灯瞎火时,直到她走到小区的门口,她看见那辆熟悉的车,那个张扬的车牌号“888”,车上的人不是谁,正是沈凌风,他把烟头扔下地,下车关上车门并用脚踩灭,他走到她面前,双手插裤袋,焦急又生气地质问:“你去哪了?那么晚你瞎溜达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半个小时了!”

    “呵,沈先生,才半个小时你就这么难过吗,那我平日等你的每一分每一秒有多难熬你知道吗,你不要假装关心我,如果你真那么心急如焚你为什么不给我打一通电话!”程思雨质问着,委屈地瞪着他说。

    “我有打的!”沈凌风语气强硬并强调地说,生气的在地上前后走了两步,“但是你一直关机!”

    程思雨疑惑地在包包里拿出手机,见鬼,原来手机刚好没电关机了,“那你来找我干什么,不用陪你身边的莺莺燕燕吗沈先生?”

    沈凌风倒吸了一口气,酒气令他情绪比往日更容易激动,“那些只是我带出来陪兄弟们喝酒唱歌的,就是逢场作戏,这样的事在我们圈子里再也正常不过了,你第一天认识我吗程思雨,你想做我的女人你就应该有心理准备,你就应该明白这些,你认识我的时候就知道我是这样的,除非你想要的是另有他人…”

    “你根本就是借口,你是太自私太要面子太花心你只想着自己不顾我的感受!”,她抢着插断沈凌风的话语:“当初你说会努力对我好的,你说你是喜欢我的,你这也算喜欢我吗,你根本就不曾向我表露过你的心迹,你不找我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叫我过去ktv,你不是因为想念我,是因为你的可笑的大男子主义,你的面子,你的尊严,你想让别人认为我随传随到对你千依百顺对吗,而且你还可以随时左拥右抱,然而我还不能有任何怨言对吗?然后我生气了你也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跑出来,只有等他们都走了,你才肯过来关心我一句,面子和我在你眼中相比,我根本就是虚无缥缈的,还有你压根就舍不得你的那片森林,你有千千万万个暧昧对象,你就像红楼梦里的贾宝玉哥哥一样有数不尽的林妹妹,你根本就是处处留情,如果你想找那张徒有虚名的女朋友,那不会是我程思雨!”

    “我真的觉得我和你很难沟通,你就必要往我身上增添那么多莫须有的罪名吗?在旁人面前你就不能学会懂大体吗?有什么非要表露出来,我真的觉得和你在一起很辛苦,总要照顾你的感受,又要怕你吃醋,还要打卡式向你报道,我真的觉得完全没有自由,早知道如此我还不如找个听话省心的女朋友。”沈凌风双手插进裤袋又拿出来,手往额头一抹,脚忍不住地踢地面。

    程思雨忧郁地,小声地,哽咽地说:“既然大家那么辛苦,那还在一起干什么?”

    听到程思雨这番话,沈凌风冷笑一番,舌头舔着牙齿,“呵呵,是你说的,你不要后悔!”,话毕他立刻走上车,加大油门,“fu”一声就驶离小区门口,直到程思雨再也看不见车的影子,她转头两行眼泪挂脸,泪珠继而滴落,她双手轻轻拭去,继续向前往家的方向走去。

    那晚的争执之后,好几天沈凌风都没有联系过程思雨,不知道现在的状态是否就算分手,并没有一个完整的交代,而那晚吵架所说的晦气话似乎也不能完全当真,思雨是真的怕自己静静待着会心乱如麻,她害怕在家会胡思乱想,于是她一人走出家门,去了她最喜欢的咖啡馆,别致的雅居,tomorrow咖啡馆。咖啡馆里是褐色系的装修,昏暗的室内灯,有欧式的烛台,碎花布窗帘,大方得体的红木,餐饮主打西餐与咖啡,还有别具一致的德国啤酒,咖啡馆有两层,不过思雨最喜欢坐第一层,因为咖啡馆经常播放她喜欢的怀旧歌曲与英文歌曲,坐在一层比较方便品味音乐,别说,现在正播放的是aheenaeaston的almostyou,这个词的意思,似乎道出了她内心的痛楚,像一根细丝在牵扯着她的喉咙到心脏,有一股热气快要从喉咙涌出来的感觉,她用手抵住额头,瞬间觉得忧愁不断,立刻点了一罐爱士堡德国啤酒。待到啤酒端上,她把酒盛入酒杯,喝了一口又一口,歌词把她唱到心碎,碎成一地:

    今天碰到一位我们的老朋友,

    她问起了你,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听说你回来好一阵子了,

    当时我一直尽力忍住泪水。

    如今,我几乎忘了你,

    我也快摆脱忧伤的心情。

    所以当你寻欢作乐,

    回来以后,

    你会发现我就要把你忘记。

    你是个内心冷酷的狡猾家伙,

    也许离开很容易,

    但是我几乎崩溃。

    他们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

    我当然明白,

    因为感觉像是永远,

    但是我却决定放手让你走。

    如今,我几乎忘了你,

    我也快摆脱忧伤的心情。

    所以当你寻欢作乐,

    回来以后,

    你会发现我就要把你忘记。

    我可以原谅你,

    很快我就会忘记我破碎的梦,

    尽管你除了痛苦,

    什么都没有留给我。

    如今,我几乎忘了你,

    我也快摆脱忧伤的心情。

    所以当你寻欢作乐,

    回来以后,

    你会发现我就要把你忘记。

    她听得浑然忘我,听得一杯再接一杯,喝了一罐再叫一罐,她想喝醉自己,她认为歌词里的女人就是她,而那个令她疯狂又不在乎她的人,就是沈凌风,或许是她的投入,她的迷茫,她的悲伤,让她无法去留意到周围的人,甚至快要晕头转向,失去意识。这时候杜逸凡和邹俊伟骤然走到她的桌前,坐在凳子上,杜逸凡拿下程思雨手中的酒杯,程思雨想抢回手中的酒吧,杜逸凡脸上露出不悦,强硬地说:“再喝你就走不出这个门口了!”

    程思雨艰难地睁开双眼,眼睛闪烁着朦胧的光,她的意识模糊,印象模糊,正当她在努力回想起在哪见过眼前的这两个人的时候,邹俊伟脱口而出:“上次你和风少在ktv吵架的时候见过啦大嫂!”哦…难怪如此熟悉,这见面方式还真有点尴尬,况且如今还让他们看见自己喝地酩酊大醉、狼狈不堪的样子,程思雨感到不好意思:“真巧,在这里也能碰见你们,还让你们看见我这副模样…”

    “大嫂,在这里喝闷酒干什么,和风少还没有和好啊?”邹俊伟自然地拿起啤酒倒入新的酒杯里,喝上一口,再继续说:“他就是这样的,人比较倔强啊,还有点内向,不容易敞开心扉,你都不晓得你那晚走了,他有多不开心。”

    程思雨不相信又质问地说:“他也会因为我不开心吗?我想也许是因为面子吧,就算他不开心又怎么样,他也不会跑出来追我,他让我过去找他也是因为面子而已吧,他这样对我还算是爱情吗?”

    邹俊伟若有所思而言:“你也要面子,他也要面子,这样子下去不行的哦!”

    “他已经十天没有找过我了!我数着!”

    听到这里,邹俊伟忍不住扑哧一笑,“第十一天他肯定就找你了!”

    “不会,我很清楚!”

    “那你去找他啊!”

    “不去,我不会再委曲求全!”程思雨坚定地说。

    这时杜逸凡凝望着程思雨,心里觉得眼前这个女孩真有趣,生气的样子也是带点纯真的可爱,他缓解气氛地说道:“对待喜欢的人不需要计较那么多,我和凌风是好兄弟,我就像他大哥一样,我最了解他了,他这人做人处事就是不按章路出牌,不熟悉他还真的无法理解他的心路历程的,但他这人心地真的不差,对他多点包容心,他其实也是不够成熟而已,你不要那么小气嘛对不对…”

    “对啊对啊!”邹俊伟忍不住插嘴:“我很少见啊风为一个女的这么不开心过,除了啊风的前女友何碧君,你就是唯一一个啦!”杜逸凡本想示意邹俊伟不要往下说,不料邹俊伟这一根筋地只顾着说的龙飞凤舞,完全没有留意到。

    “为什么会分手?”程思雨追问道。

    “那是因为她认识了新欢,听说比风少还要有钱,而且你知道的风少有时候脾气却是不好受,于是那女的就提出分手了,当时风少也是挺伤心的,但没过一会就整个人脱胎换骨般,像没了那一回事,成就了今天的少女杀手!”邹俊伟说。

    杜逸凡瞪了邹俊伟一眼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到底是劝和还是挑拨离间啊,不懂说话就不要出声!”

    原来如此,原来沈凌风也曾经真心爱过人,难道是那个神秘的前女友伤害了他,所以他变得不会爱了。她忽然觉得好妒忌,好妒忌何碧君,妒忌她可以让沈凌风伤心难过,可以让他改变,让他“脱胎换骨”。

    “不要想那么多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送你回家吧。”杜逸凡拉开凳子起身,示意他们一同离开。

    那晚杜逸凡开车将邹俊伟送达回家后,再送程思雨,杜逸凡开的是奔驰s系,果然和沈凌风这样的富二代能玩到一起的,还只能是富二代,归家路程中,杜逸凡见程思雨一言不语,他主动打破沉默:“我见你也不像是经常出来玩的女孩子,怎么也会去酒吧这种地方的?”

    “因为,我平常也是经常呆在家中,上班去补习社帮小朋友补习,下班了就没事干,生活挺枯燥的,所以就想去见识见识,顺便感受气氛。”程思雨惬意又无辜地说着,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一笑。

    “难怪,见你第一眼,你给我感觉就不一样,你的气质很好很特别,是那种特别脱俗的美,凌风有你这种美丽又真心的女朋友真是他的福气。”杜逸凡说。

    “哈哈”程思雨掩着嘴巴不好意思地笑了,“你真会说话,这样称赞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只是说实话,你不用谦虚的,酒吧这些地方不适合你的,还是少去,你回去好好睡一觉,不要想那么多,多多包容凌风,他其实就是也有点少爷脾气,给点耐心。”杜逸凡边说边笑着两肩又耸又扭。

    “谢谢你,谢谢你们,今天安慰我,也教我这么多,我和他的事就顺其自然吧,我也无法期待太多了,怎么说,谢谢你们。”程思雨微笑着又感谢地说,等到到达家门,她便与杜逸凡挥手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