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三十章:心中重要

第三十章:心中重要

 热门推荐:
    程思雨正等候着他,坐在旋转木马上来来回回的,只见他埋头苦找。他终于从车里拿出一部看起来起码九成新的相机,开怀地笑着跑过来,笑嘻嘻地对她说:“你看,我这里有一部相机,可以帮你拍照!”

    程思雨差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还以为他要拿什么神秘的礼物送给她,原来竟是一部相机,为了帮她拍照。她坐在马上,双眸望着沈凌风,眼神里似乎没有了聚焦点,目光朦胧,她在一个又一个转圈的来回中望着他,望着他正摆弄着相机认真地为她拍照,她似乎有一种强烈的失而复得的感觉,那种拥有的感觉不真实,很虚渺,她想着想着,却不自觉流下了眼泪。

    兜兜转转的木马终于停下了,程思雨小心翼翼地从马上走下来,慢慢走近沈凌风,“无论怎样,我今天还是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美丽的烟花,如此梦幻的游乐园,还有那让我寻回童真的旋转木马…”

    “还有更多…”沈凌风双手抱着她的肩膀,祈求的眼光凝视着她,“还会有更多,只要你点头,你问问自己的心,你是不是还在乎我…”

    程思雨迟疑又犹豫,她无意识地低下了头。在这光明璀璨的旋转木马前,沈凌风双手捧着她的脸试图让她抬头看着他,他手中拿起相机,把镜头对着自己与程思雨的方向,他调好光线与定时,对着她说:“你看这旋转木马多好看,既然你喜欢,我们今天就在这里留下我们的第一次合照。”说着,他揽着程思雨的肩,贴着她的头,程思雨也配合着快乐地笑着,对准镜头,他按下拍照键,咔擦地几张照片就定格在胶片中。

    沈凌风很自然地牵起了程思雨的手,仿佛像第一次在夜色酒吧相聚时牵起了她的手那么自然,他牵起她的手一直奔走,她看着他的双手,心中既是心乱如麻,又是甜滋滋的,她的脸又是红了一片,像个未成年的小女孩般羞羞答答,小鸟依人地跟着他身后奔跑。

    摩天轮在夜空中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旋转着,有人说,如果情侣能在摩天轮上接吻,他们的爱情可以得到永恒。

    程思雨与沈凌风一起走上了摩天轮,随着其上升得越来越高,程思雨隔着窗玻璃定眼望着天空下方,一种刺骨而心悬的痛感闯入了脑海,让她骤然深呼气,大力地深喘一口气,再缓缓呼出去。

    “怎么了?”沈凌风一把握住她的双手,关切地问道。

    程思雨下意识缩了一缩手,她想她心里还有隔阂,没能有完全的心理准备,“我有一点点畏高,一会儿就没事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你早说我就不带你上来了。”

    “我知道,你大可以随意带又热情又懂事又没有我麻烦的女人上来。”

    两人都有点斗气,一下子不吭声了。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还是沈凌风主动打破了僵局,开口说:“你到底要怎么才能气消,难道我今天这样做还不够诚意吗?你还不能感到我的心意。”

    “不是气消不消的问题,是我根本就没有信心我们能不能走下去,我们经常吵架,你发起脾气来就对我置之不理,那种感觉真的不好受,我很害怕这种担忧和焦虑是永无止境的。”程思雨幽幽地说。

    “你是指我太多女人吗?”

    “你明知故问。你明明知道我根本没有办法忍受这个,我再也没有信心你会为我而改变。”

    “你再相信我,再给我机会,我真的有在慢慢改变,我从来没有为任何人妥协过,或许你觉得我对你不够迁就,但你应该明白我的身份与性格,真的在为你改变得越来越多了。”沈凌风虔诚地望着程思雨。

    程思雨望着摩天轮的窗外,她沉默不语,观察着深不见底的夜空,被闪闪发亮的一颗颗繁星点缀着,整幅星河图呈现在她眼前,她看着惊叹着走过对面俯在窗边,眺望远方,她低叹:“真美。”

    沈凌风从她身后环抱着她,轻轻地说:“就像你一样的美。”

    程思雨回过头转向身后的他,他深深地,认真地,严肃地说:“我是认真的。从前我以为是因为你没有对我千依百顺,因为你有挑战性,因为你特别,因为你不听话,因为你纯洁,所以我对你有那种不一样的感觉,我以为这只是比好感多出一点的喜欢,所以我并不畏惧分手,当我在你小区门口离开的那一天,我以为我没有所谓,但是过了那天,我开始想起你,想你那天真又纯真的笑,想念你的善良,想念你的纯真,想念你的脸庞,想念你的一切一切,我才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你在我心目中越来越重要,我不想就这么与你结束。”

    程思雨听着他的一番肺腑之言与深情表白,又是一番感动,眼眶不自觉充满了泪水,眼前又是被泪雾迷蒙一片,她甚至不能看清眼前沈凌风的面容。

    她头脑发热,整个人感到朦朦胧胧,她一时之间无法思考,说不出话,只感觉嘴唇一热,有一片柔柔软软又热乎乎的像棉花糖般的东西贴上了她的嘴唇,让她紧张,让她疯狂,让她妥协,让她顺从,让她,甜甜蜜蜜,感受柔情蜜意。

    一番热吻过后,程思雨挨靠在窗边,挨靠在那隔着玻璃的迷漫夜景之上,她恬淡地一笑,富有感情又富有诗意地说道:“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痛楚,我既是在爱中被痛楚缠绕着,何苦逃不开这爱情的重牢,挣脱不掉这爱情的苦楚。我爱你爱的伤心,又无法抛开一切的原则与自尊去爱你,但是我倔强又执着地念头中,且不能忘怀你,更不能完全去拒绝你,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要去爱上你,但我在感性上强烈地渴望你,我到底是怎么了,我是犯贱了吗?”说着她感到羞愧与苦恼,双手掩住自己的面孔。

    沈凌风把程思雨的双手放下,深吸一口气,凝视着程思雨,“这不是你的错,真的,我知道我自己不是好人,更不会是一个好情人,我潇洒,我不顾他人,我自私,唯我独尊,我随性,我想怎样就怎样,我甚至是一个很坏的男朋友,我不够关心你,对你也不够好,对你忽冷忽热,对你若即若离,因为我自己根本不清楚自己的心意,我害怕自己被困着,我怕自己会失去了自由,我怕自己或许是失去了爱的能力。”说着说着,他握着程思雨的双手,握得更紧,深深地说道:“只有你可以让我慢慢改变,只有你可以救的了我,我是向你求救来的,请你帮帮我,请你让我找回那久违的爱的能力吧,请你给我多一点包容与耐心,我愿意与你在往后的岁月里学会爱与包容,好吗?”

    “好的,这当然好,你今天对我做的一切,为我放那么美的烟花,为我包下整一个游乐场,如果我还不感动,那我一定不曾爱过你!”程思雨掉下了眼泪,啜泣地说道:“如果我还不能原谅你,那我想我以后也会后悔的,我害怕自己后悔,如果你爱我,我又怎么能失去这样爱我的人,我原谅你,我愿意与你在日后的时光里慢慢相处,学会爱的真谛,我会改自己的冲动,我一定会努力去与你慢慢磨合的,我们会好起来的。”

    沈凌风感动地笑了,一把抱着程思雨,让她的额头挨在他的肩膀上。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欣颖补习社当教师的,我记得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呀!”程思雨好奇地问!

    沈凌风得意一笑,“哼,我是谁,我想知道的事情会不知道吗!”

    “得意忘形!”程思雨噗嗤一笑。

    程思雨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越来越重了,那种重量是日积月累的,在不经意间,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这个小姑娘就这么傻傻愣愣,蹦蹦跳跳地蹿进他的心房,那副天真又没有心机的面孔,那双乌溜溜又饱含泪水的,我见犹怜的眼睛,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上,映入了他的脑海里,让他毫无防备,冲破了他的防线。

    接下来的那几天,沈凌风真的对程思雨不一样了,他每天都会打电话给程思雨,每天都会发短信和她说早安与晚安,程思雨每天在补习社上班,都会收到沈凌风派人送来的一束花,有红玫瑰,黄玫瑰,白玫瑰,蓝玫瑰,紫玫瑰,他知道,她很喜欢玫瑰。每次程思雨欣慰地手上捧起手上的花的时候,补习社的老师们和学生们都会投来羡慕的眼神与起哄,有时甚至调侃说一句,“看来我们的社花就要嫁出去了,大家可要准备好礼金啊!”每当这个时候,程思雨都红着脸蛋,怪不好意思的低呼一声:“你们不要乱说啦!”只是谁也没有发现,只有程思雨敏感地觉察,每当偶然碰上杜逸凡来接芝芝的时候,在他的眼光接触到程思雨捧着手上那束美丽的玫瑰花的那温馨一幕,他的眼神竟有一丝落寞,一丝孤独,她发现了他的异样,但她不敢胡思乱想,她想,是她太敏感了,这应该是她的第六感出错了,她不应该乱想,这都是没有的事,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