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三十三章:车祸

第三十三章:车祸

 热门推荐:
    程思雨有点为难,她认为母亲不应该没有继父的允许就跟到公司去,而且以母亲的性格肯定会引发一场风暴,到时候只怕搞得满城风雨,最终定会恶化他们的夫妻关系,雪上加霜,所以她不支持赵雨涵的作法,但是赵雨涵一副迫不及待、咄咄逼人的架势,让她陷入矛盾之中。

    赵雨涵站起来,跺了跺脚,大声地,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地向程思雨大吼:“我叫你下楼开车,你是不是聋了。”

    “妈,你冷静点听我说,你现在情绪太不稳定了,去公司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先平复一下心情,过了今晚我和爸爸好好谈一谈好吗?”程思雨诚挚地,认真地,祈求地说道。

    “好!你不肯开,我开!”说着赵雨涵走出房门,往程思雨房间走去准备拉开柜桶把里头的车钥匙翻出来。

    程思雨立刻跟着赵雨涵,试图拉住她不让她乱来,拉拉扯扯中,程思雨便妥协了带着哭腔说:“妈!我答应你,我带你去,但你要答应我你要冷静,你不要乱来,妈,你一定要做到这一点。”

    “好。我答应你,我会冷静的,我会压抑自己。”赵雨涵正了正身子,往梳妆台拿了一把梳子梳顺自己刚因为拉扯与争吵而混乱的发髻,她颤抖地双手触碰着镜子里自己模糊的影子,不禁重复又重复地喃喃自语:“冷静,冷静,冷静…”

    程思雨启动车子后便载着母亲以一百公里时速在马路上飞扬,速度之快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电影《头文字d》的毒,车技一步登天,达到了质的飞跃。车子驶到公司时,全部职员已经提早下班到达举办公司宴会的酒店了,经程思雨三寸不烂之舌,短时间内已经从保安人员口中打听到宴会便是在荣亨酒店举行,于是她便立马掉头,又以一百公里时速在马路上飞驰。

    车子到达酒店没停好赵雨涵便几乎箭步下车,一拐一拐地迈进,速度之快让人几乎看不出她的腿不方便,其实她的腿有时候行走很正常,有时候又似乎很严重,程思雨一直认为脚疾是她的心理作用,是她对外界封闭自己的借口。

    推开礼堂大门,赵雨涵便被工作人员拦着,她厌烦地说道:“我是你们董事长程暮云的太太,你们是不是新来的,怎么不懂规矩,信不信我让你们饭碗不保,给我滚开!”

    只是没人相信她的话,纷纷拦着甚至抬起她的双腿准备要把正在大吵大闹地赵雨涵抬出去,赵雨涵不断挣扎着,整个人都被拉扯地成一个大字型了。此刻千钧一发之际,程思雨冲上前来拉开他们,赶紧护着赵雨涵,她终究是疼自己的母亲的,她愤怒地喊道:“你们有什么权利这样对我妈?”

    赵雨涵趁机往门缝一瞟,隐隐约约看见程暮云正牵着一个女人跳舞,谈笑声风,此幕更让她勃然大怒,仿佛不要命的几乎整个人往门上撞,门外的纷扰似乎让宴会中的人有所觉察,程暮云示意让音乐停止,然后正步往门外走,他拉开门,看见衣衫不整与头发零零散散的赵雨涵,还有一脸尴尬与愕然的程思雨,他竟瞬间感到无地自容,他小声又愤怒地说:“你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给我立刻回家!”

    赵雨涵挣脱掉正拦着他的工作人员,推开程暮云,她拖着沉重的步子吃力的走进礼堂,堂内的工作人员望着她感到诧异,她狠狠地盯着刚与程暮云跳舞的女人,她由上往下地对她打量着,眼神里充满着敌意。

    程暮云与程思雨随后快步跑上来,程暮云用力握住赵雨涵的手腕,愤怒又压抑地说:“你给我回去,不要再在这里胡闹了,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了!”

    “怎么,怕我打扰你与情人会面调情啊!”赵雨涵声音故意放大音量,围着那个女人转了一圈,定眼望着,眼里尽是挑衅与不屑的眼神。

    那个女人一脸无辜与不解地望着程暮云。

    程暮云再用力把赵雨涵拉回来,大声地说:“你是不是疯了,她是我的合作伙伴张董,她对我们公司发展很重要的,你能不能给我回家!!!”说完他连忙向那个身份为张董市长的女人道歉。

    “我不相信,如果你们的关系真的那么纯粹,为什么你要找她当舞伴,她没有丈夫吗,为什么她要当我丈夫的舞伴,如果你们不是有什么猫腻,你怎么会那么抗拒我?”赵雨涵依然不依不饶地问。

    “张董今天是尽友谊之道当我的舞伴的,你可不可以不要说这么多不经脑子的话,你现在给我离开,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我求你。”周围的员工都众说纷纭,交头接耳,有的甚至是看笑话般地观影这场闹剧,程暮云感到脸面落地,甚至恼羞成怒。

    “我不走,我偏不走。”说着赵雨涵就走向围观着的职员,开始说个滔滔不绝:“我嫁给他的时候他说过无论我变得贫穷与否,容貌是否会改变,健康或是疾病,他都会永远对我,但现在他嫌我人老珠黄了,手脚不灵活了,他就对我不屑一顾,开始对外面的花花世界留恋了,果然家花不及野花香,他早就把我们家当客栈了,早就忘了我这个糟糠之妻了,所以就留恋这朵野花。”她愤然转身手指向张董市长。

    张董事长面露难色,被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她强忍着怒火镇定自己,走向程暮云,假装平静地说:“程董,今天这种情况我想我也不方便再呆在这里了,希望你可以和程太太解释清楚,好好照顾她,我就告辞了。”

    “怎么,你这就想走,门都没有!”赵雨涵见张董事长准备离开,便捉住她的手不让她前行。

    “你他妈发什么神经!”程暮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再也不顾及他人眼光,他高举起手,一个巴掌“啪”就落在了赵雨涵的脸上,她一时站不住脚,整个人坐在地上。

    程思雨整个人大惊失色,她“啊”的一声过去把赵雨涵扶起来,对程暮云说:“爸,我知道妈是过分了,都怪我拦不住她,你有什么气就对我发作好了,何必对她动手呢,何必这样大动干戈?”

    “到底是谁在逼谁。”说完程暮云又上台拿起麦克风向全体宣告:“今天宴会取消,今后我会找机会好好补偿大家。”说完程暮云往台下走,走到赵雨涵面前,郑重其事,神情冷漠,看着她想看着一只怪兽,没有感情,甚至是绝情地说:“我们明天去律师楼办理离婚手续,我不会再让步了,我心意已决。”

    “不!暮云你原谅我,是我不对,我向张董事长磕头,我可以道歉,我什么都愿意做。”赵雨涵说着真的准备跪下磕头,张董见状赶紧躲避,惊慌失色地说:“天啊程太太,请不要这样,我受不起啊,我和程董真的清清白白,只是合作伙伴啊。程董,你快快劝劝程太太,夫妻之间没什么解决不了的啊!”

    “简直俗不可耐!”程暮云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拉着张董就向前走。

    思雨再次扶起赵雨涵,抹去她脸颊的眼泪,关心又痛心地说道:“你是怎么了,你怎么变成这样,我宁愿看到从前充满刺的你,如今你怎么像一只受伤的老虎一般,你的锐气呢,我的母亲不是这样的,妈,你振作点,就算爸爸离开了你,你还有我啊。”

    赵雨涵狠狠推开程思雨,“你走开!都是你的错,都是你,我已经没有幸福可言了,爱我的丈夫已经不再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礼堂中的人群已散去,颇有一种曲终人散的意味,只剩下他们母女二人两两相望,赵雨涵忽然用那不利索的腿急匆匆地跑了出去,程思雨连忙跟住出去。

    程暮云坐在车上正准备驶离,没有看到车后方的赵雨涵一直在追,就在这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仿佛一切声音都被人流中的鼎水之沸掩盖,赵雨涵在追赶的途中,不料被一辆汽车“砰”一声撞到在地,人群迅速围观,有在看热闹的,有在报警的,有在惊叫的…

    程暮云与程思雨把赵雨涵送进了医院,医生把他们挡在了手术门外。程思雨哭得脸上妆容一片模糊,泪流满面,程暮云抱头蹲在墙角,懊恼自责,一直自言自语:“都是我的罪过,我不应该提离婚的,她精神有问题,我应该多包容的,我是个罪人,该死的是我,天啊,如果雨涵死了我该怎么弥补,一定不能有事一定不可以,不可以,如果她活过来我一定不和她离婚,我会留在她身边…”

    六个小时的手术是如此漫长,像过了一个世纪般难熬,终于在听到医生打开手术门开口的第一声:“手术很成功,患者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有些事情,偏偏是命中注定般,总在到达尽头时又出现转机,也许就是命运把他们栓在了一块,任谁拼命挣脱,也逃脱不掉,不到最终结束的时候,谁都无法提前退场。

    赵雨涵在病房睁开第一眼看见程暮云紧紧握住她的手心,满脸愁容,眼睛泪水方才干涩那一刹那,她欣慰地笑了,她喜出望外,又仿佛意料之中。这是她用生命挽回的婚姻,既可怜又可悲的手段,只是别无他法,因为这是她生命里唯一的救命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