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三十四章:第一次缠绵

第三十四章:第一次缠绵

 热门推荐:
    这一天对于程思雨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因为是沈凌风第一次邀请她到沈家作客,听说他全家这几天都一同前往肯定度假旅游了,唯有沈凌风以工作唯有拒绝了这次家庭聚会,想必肯定是因为他想腾出时间与思雨共度属于二人世界的美好世界。

    他轻轻挽着她的双手,慢慢推开那高耸的红木大门。眼前的景象着实令程思雨惊呆了,别墅内整个装修设计只能用富丽堂皇形容,虽然自己身住的别墅相当不赖,只是与沈凌风的豪宅相比,真的是小巫见大巫。米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闪闪发亮,光泽透亮得可以当作一面镜子,那垂挂在天花板的华丽的水晶吊灯精致又玲珑剔透,放在整个大厅与这奢华又高雅的装修风格相映成彰,桌子与椅子都是选用高雅又古典的酸枝红木,沙发则是米白色的软皮沙发,茶几上摆放着一瓶娇艳又新鲜的红玫瑰,两面墙镶嵌着大大小小的圆形的拱窗,白色的缕花窗帘被秋风吹的翩翩起舞,秋天的凉意渗入,微风伴着浓郁的花香掠过程思雨的鼻子耳畔,令她彷如置身环境,如痴如醉,不得惊叹,美则美矣,且美妙绝伦,富有灵魂。

    她轻轻拉开那白色窗帘,风轻轻柔柔吹拂,午后的阳光斜照在她清秀的脸上,她深深呼吸,低呼:“好美!”

    沈凌风从背后揽着她的腰,头埋进她的肩膀上,嘴唇在她敏感的脖子上下游走,他在她耳边喘息又轻呼着:“你好美。”

    她被他弄得有点意乱情迷,她害羞又轻轻地说:“你确保你的家里人不会突然回来吗?”

    “傻瓜,绝对不会。”说着他的手小心翼翼解开她衬衫上的扣子,手掌渐渐从衣间伸入内,手指不断在衣内不定游走着。

    思雨转过头,轻轻捉住他的双手,小声又试探地说了一句:“不要在这里,我总觉得在大厅挺奇怪的,没有安全感。”

    猛然,他强而有力的手臂把她整个人抱起,伴随着她“啊”的一声,他抱着她走上了楼梯,一步步走入他的房间内,把她轻轻放置床上,随后他整个人压上了她的身子,俯身侵略般地亲吻了她,她被他的亲吻掠夺的彷如不能呼吸,喘不过气,她轻轻求饶般地低呼:“不要这样,不要…”

    他却不知是故意还是怎么,竟激动地完全听不到她的低呼般,急切地钻进了她的衣服里,熟练地解开了她的内衣,像个凶狠的强盗般侵略,双手用力的握着柔软得棉花一样雪白的物体,就在他准备要进一步行动时,程思雨顿感惊慌失措,她闭上眼睛颤抖地低喊:“不要,求你不要。”

    沈凌风那伴着喘息声低沉而性感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可以让我得到你吗…”

    她紧张地闭着双眼,又一言不发。

    他再次在她耳边低呼:“喜欢我吗,我可以做吗?”

    终于就在他准备拉下她裤子上那隐晦的拉链那一瞬,程思雨恍然大悟般地跳起来,用力推开了他。

    他惊讶地望着她,不解又迷惑地定眼望住她,困恼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程思雨警惕地询问:“你和我在一起难道只是为了上床吗?”

    “你怎么会这么想,那如果我喜欢你,我想拥有你不是再正常不过吗。”

    “但是太快了,我又不是你认识的那些女人”她委屈地撇了撇嘴。

    也对的,沈凌风顿时想用力拍自己被激情与欲望冲击的头脑,程思雨又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女人,怎么能这样对她呢,这样会吓跑她的。

    “对不起,是我忽略了,是我太喜欢你了,请你原谅我。”沈凌风抚摸着她的头,把她拉进自己的怀抱里。

    “其实是我自己的问题,因为我从前从没有这种经验…”程思雨郑重又羞于启齿地说。

    “什么,你在认真的吗?你不要笑死我啊哈哈哈哈”沈凌风边大笑边认为不可思议地说。

    “我是认真的!你觉得我在骗你吗”她生气地颤了颤手,鼓起了腮,嘟起了嘴巴。

    “你是认真的?”沈凌风再一次确认的问。

    “我是认真的!你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你是不是要我对着灯火神明发誓你才会相信我!”她急切地说。

    “我相信”他再次把她紧紧抱着,下巴贴着她的额头,低沉地说:“我觉得很幸福,我一定要好好珍惜你。”

    程思雨赖在他的怀里幸福地笑了,她忽然坐正了身子,轻轻挽着他的脖子,看着他那镰刀般又浓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炯炯有神又带点狠的眼睛,情不自禁地,她吻了他,吻他的眼睛,吻他的鼻子,吻他的脸颊,吻他的嘴唇,吻他那稀稀朗朗的胡须,她看着他,调皮的笑了。

    他捏了一捏她的鼻子,宠溺地说:“小朋友,傻瓜,小妹妹!”

    “讨厌,你当我是小孩子啊”

    “是的,你像小孩子那么可爱,我想把你当孩子一样宠,让你幸福。”

    程思雨骄纵地,撒娇般地躺在了他的怀里,紧紧揽着他,只愿时光永远停留此刻,保持不变,爱情永久。

    她起身坐正了身子,扣好衣服纽扣,走下床在房子内环顾一周,房子墙砖都以黑蓝色深色调为主,书柜上摆放着一架架军舰与飞机模型,还有沈凌风的单人照相框,全家福,外加一张他的小孩子模样的照片,照片中的他大致有五六岁,眉毛小小的粗粗的,眼睛乌溜溜的,穿着一套黑色的崭新的小西装,颈上绕着精致的红*结,男孩整个人单手倒立望着镜头嘻嘻地坏笑,整个人气质行为与那套文质彬彬的西装极为不协调,如此反常理的事情估计也只有沈凌风做的出了。

    忍不住嘻嘻大笑的程思雨掩着嘴巴指着照片,回过头来望着沈凌风忍俊不禁地问:“你以前怎么那么滑稽,哪有人穿西装倒立的啊,如此反传统的滑稽行为估计也只有你能驾驭的了,那还有没有翻跟斗,你快点全部说出来让我一次性笑死哈哈哈?”

    他闷哼一声,不屑一顾地解释道:“小时候我爸就很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文质彬彬,谈吐有礼的学者,所以总想把我打扮的像个标准的书香世家官二代般,长大了也一样希望我能完全听他吩咐遵循他的安排为人处事,不过我天生桀骜爱自由,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需要什么我自己很清楚,所以无可置疑,我是令他大大失望了,但幸好还有我弟弟这个乖乖子肯听他的话,忍受的了他的专制,做他的傀儡,像扯线木偶般被他东扯西扯,过着自己不一定十分愿意过的生活,不过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总能皆大欢喜。

    “哦…”程思雨戏谑般得拉长尾音回答他,调皮地笑了出来。

    “怎么,你现在越来越大胆了,竟敢捉弄我!”沈凌风跳下床大步迈前走到程思雨后面,紧紧地从背后揽着她的细腰,命令又故作责备地训斥道:“是不是持宠生娇,是不是活的不耐烦!”

    “我没有我没有,你弄痛我啦…”程思雨嬉笑地解释道,又一面欲拒还迎地挣脱。

    “我弄疼你了吗?”沈凌风放松了双手,微微揽着她,在她耳边喘气,低呼。

    “没有,我在开玩笑啦。”她缓缓地回过头,无辜地望着他那宛如装着一潭清水的双眸,接触到他那深邃的眼光,她感觉不能自已,整个身子瞬间就软下来了。

    他那厚实又柔软的嘴唇一下子就触碰到她的嘴唇,双手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不经意撩乱了她的秀发,他的嘴唇不断在她的脸颊间探索,吻她的唇,她的耳朵,甚至埋头在她的脖间不断吸允,他重重地喘气并沙哑地说:“我真的很想弄痛你。”说着他的手指又再熟练地解开了她衬衫的纽扣,不料思雨再次制止了他,抓住他的双手往下落。

    “对不起,我又控制不住了,我一对着你就控制不了。”沈凌风双手用力拍拍头,走到柜桶前拿出一盒古巴雪茄,拿起打火机点火,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长长缓缓地吐了一口烟雾,他俊俏又轮廓分明的脸孔在白色的云雾中显得更加迷人与性感。

    程思雨像个听话的小妇人般,默默无语地走到床边,带着歉意又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请你不要介意。”

    “不,我不会怪你,我喜欢你,就是因为你的特别,你与其他女人不一样,你是独一无二的,你是值得我爱的。”沈凌风微笑地望着她,手轻轻地帮她整理好双鬓前落下的发丝,拿着雪茄埋在烟雾中在她的额头下轻轻留了一吻。

    他拿着雪茄用力嗯在烟灰缸里,小步小步地回过床边躺下,他躺在床上敞开双手示意程思雨躺过来,程思雨瞬间扑进了他的怀里,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头顶,拨动她那如瀑布般的长发,他温柔地说:“我没有找你的这几天,你想我了吗?”

    “想,很想,想到无法呼吸,没有你的日子我觉得很孤单。”

    “傻瓜,这几天你都做了什么呢?”他悠悠地询问道。

    “你先告诉我,你这几天做了什么?”

    “怎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反问我?”他挑衅地问道。

    “就是,怎么知道你这几天有没有鬼混哼?”她撅了撅嘴,闷哼了一声。

    “这几天我都在忙工作,又要应酬客户,也要跟进项目,每件产品我都会亲自过眼的,因为毕竟是创业的初期,很多工作都需要完善,万事起头难,我必须每件事都亲力亲为的,我父亲是肯定不会给我帮助与锦囊的,事实上他也不看好我的事业,他总是想我回家里的公司帮忙,管理家族的饮食生意,但我并不感兴趣,我不想什么都靠父荫,我想靠自己的努力得到我渴望的成就。加上我也要抽点时间陪我那群“损友”嘛,我这么爱面子的人总不能让人说我怕老婆吧。”

    “讨厌,谁是你老婆了!”程思雨的脸顿时红的像熟了的柿子,她轻轻捶打着沈凌风的胸口,喃喃自语些听不清的话语。

    “现在不是,将来都会是的。告诉我,你这几天做了什么?”沈凌风十指相扣着她的手,温柔的望着她,与她的眼神对视。

    “这几天不好,我妈妈和爸爸吵架了,他们这次吵得很凶,甚至都闹离婚了,但是最终爸爸还是没有离开我们,因为,妈妈她出车祸了。”程思雨忧伤地说。

    “怎么了?不要紧吧,怎么会这样?”沈凌风紧张地询问。

    “现在没事了,手术过后一切平安。而且,我的爸爸并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他是我的继父,我的亲生父亲,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我妈她很恨我的亲生父亲,所以,她也连同讨厌我。”程思雨回答。

    沈凌风心有触动,越发的心疼程思雨,他并不知道她表面看起来光鲜,住在高雅的别墅里,穿的同样是高级的名牌奢侈品,背后却有不为人知的心酸,他本以为自己的家庭把自己压的喘不过气,每时每刻有重重牢笼让他难以挣脱,但与程思雨的状况相比,才顿时明了眼前这个躺在自己怀抱里的女孩,更需要被人理解与疼爱,他深呼了一口气,揽得程思雨更紧:“抱歉,是我提起你不开心的事了,我们不要说这些了,今后有不开心的事情都要和我分担,让我来疼爱你,让我做你的避风港。”

    “谢谢你,凌风,但愿我们能一直幸福。”她沉溺在此时的甜蜜与幸福之中,她爱他,不管前方境况如何,未来前景是好是坏,她都不管不顾,即使是飞蛾扑火,她也愿被烧成灰烬,即使要面临万丈深渊,她也不怕粉身碎骨,爱他,只要他也爱她,那么她甘愿承受无尽苦楚,即使被伤得体无完肤,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