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三十八章:红酒会所聚会

第三十八章:红酒会所聚会

 热门推荐:
    杜逸凡离开静雅书店后就赶到欧曼红酒会所,今晚沈凌风组织了一个红酒局,理所当然也邀请了他到场。

    酒宴上,大家都在乐此不疲地喝酒。其他人早已到场,桌子上堆满了一个个晶莹透亮的酒杯,竖满了一支支高档珍贵的拉菲。不过,如此奢华的消费只是他们的生活常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沈凌风拿起一支九二年的拉菲站起来,取下瓶口木塞后,他往酒杯倒下醇馥幽郁的红酒,酒满后他举起酒杯对着所有人说:“兄弟们,今天大家尽情地喝!不醉无归!”

    “好!干杯!”大家不约而同地举起酒杯碰杯,一饮而尽。

    他们每人身旁都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美女,美女对于他们来说是酒局上必不可少的陪衬品。他们身旁的许多女性有起码十分之九都不是正式女朋友,而更多的只是他们必要时带出来充场面的调剂品,甚至是解决生理需求的“特别朋友”,他们皆以不羁放纵爱自由标榜自我,不愿真正付出感情,贪图刺激享乐。

    杜逸凡深知一切,但所幸的是,他们除了在感情上吊儿郎当外,对兄弟却是义重情深,更不会为求利益不择手段,虽不会是合格的情人,但心地还算不赖。

    沈凌风是杜逸凡最好的朋友,沈凌风对杜逸凡也是毕恭毕敬,常以大哥称呼杜逸凡,这除了杜逸凡与沈凌风两家是世交外,杜家的社会地位比沈家都要崇高,况且杜逸凡为人处事与社交手段、生意技能都比沈凌风要成熟沉稳得多,所以沈凌风对杜逸凡尤为尊敬,甚至能称得上是崇拜。

    邹俊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望着杜逸凡说:“逸凡,你怎么常年都不带一个女朋友过来给兄弟们见识见识,是不是把女朋友藏起来怕被我们抢走。”

    邹俊伟又拍拍胸膛地保证:“你放心,兄弟们都不是这样的人,就算他们是,我也肯定不是。”

    “去你的!”其他人听见后都纷纷大声起哄着。

    “没有,你们说到哪去了。”杜逸凡笑呵呵地说道。

    “杜公子到底有什么要求,说出来我们为你运筹帷幄,肯定给你选出一个称心如意的窈窕淑女。”坐在对面的欧伟昊也一同插把嘴。

    “你的那些放浪形骸的不三不四女人就算了,我们大哥喜欢的可不是一般女人,一般货色绝不能进他法眼,他愿意,我还不愿意呢!你的那些存货就不要说出来丢人现眼了,你说,你的那些女人不是lucy就是lily,除了上的了大床哪一个能进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的,”沈凌风走近揽着杜逸凡的脖子,笑嘻嘻地说。

    “风哥你的新女朋友今晚怎么没出现,是不是又分手了?要换画了吗?”吴彦东好奇地问道。

    “呸呸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风哥那么喜欢程小姐怎么会分手。”邹俊伟一边搂着他的暧昧朋友,一边嗔怪着。

    “别提了,烦死了,又吵架,头都要痛!”沈凌风忽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点起一支古巴的雪茄,心烦意乱地说道。

    “又吵架,你这个女朋友怎么这么多事,我看还不如何碧…”正当吴彦东要继续说下去时,邹俊伟对他瞪了一眼,他才发现沈凌风的脸色一沉,拉的老长。

    “哈哈哈,要不要我帮你拉程思雨过来,她要是不肯,我就把她打晕抬过来会所。”吴彦东尴尬地自圆其说,试图热化气氛。

    杜逸凡拍拍沈凌风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凌风,做男人气量要大,不要和女人计较太多,女人是要疼的,对着自己喜欢的人不要计较太多得失和面子。”

    “我知道,可是,我总不能与她的观点保持一致,她也常常不能理解我的想法,我是真的喜欢她,又不知道怎么去喜欢她,我怕我随便做一件小事都能令她伤心难过。我真搞不懂些女人为什么要与自己的脑袋过不去,硬是要绞尽脑汁地研究出一些莫须有的烦恼折磨自己。”

    “对待女人需要细心,她们做许多事情就是为了验证自己的另一半是否真心,对自己是否在意,假如你能把握好这个分寸,与她们相处的时候多照顾她们的感受,设身处地为她们设想,那么又怎么会吵架呢。凌风,你就是太以自我为中心了,遇到真心喜欢的人不容易,是想念她就大声告诉她。”杜逸凡劝说道。

    “逸凡,在为人处事与关心别人这一方面,你永远都要比我胜出。”沈凌风敬佩地望着杜逸凡,就像在望着自己崇拜的偶像一样。

    “所以,我们凡哥到底要的是怎么样的女朋友,我真的很好奇。”苏世杰激动地说。

    “对对对,到底是什么女人,我们包房里有没有哪几个适合?”邹俊伟这位搞笑担当又再语出惊人。

    “去你的”沈凌风把手上的纸巾往邹俊伟扔去。

    “我想,我要的是一个善良单纯,气质脱俗,带点任性,又天真烂漫,重情重义,又真心爱我的人。”杜逸凡悠然地说。

    “这种女人有啊,风哥女朋友就是活生生的模板。”邹俊伟大声地喊道。

    “去你的!”全场的人都在起哄,哄堂大笑。

    “你不要挑拨我们感情!”沈凌风自己也笑个不停,往杜逸凡身旁坐下,右手放长搭在杜逸凡的肩上,紧紧贴着杜逸凡力证情深不变。

    杜逸凡自己倒是觉得尴尬又有点心虚,装作满不在乎地开玩笑说道:“风嫂好是好,只可惜名花早已有主,只怪我没有这个福分了。”他再转身对着沈凌风说:“你可要好好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不要漠不关心的,不然这么好的女朋友多得是色狼虎视眈眈。”

    “你放心,我对自己有信心,对她也有信心,而且我确信,她只爱我一个!”沈凌风得意洋洋地说道。

    “得了得了,全世界都知道你驭妻有道”邹俊伟滑稽地说道。

    “对了,风哥的盛风公司近况如何,我听朋友说风哥现在捞的可是风山水起了,既有父亲这个强大后盾,又有自己引以为傲的一片天地,真是羡煞旁人”苏世杰又拍起了马屁。

    “哪是哪是,不过不失,如今世道不景气,我的公司还能勉强站的稳脚,也算是一点安慰了。”沈凌风故作谦虚的说。

    “那凡哥的广告公司呢?”有人问道。

    “每年稳赚几百万是常事了”

    “东哥的家族时装产业都闻名全台湾了…”

    “对对对”

    “你的呢?”

    “令堂身体近况如何,听说他最近有一些大project.”

    “我父亲正打算狙击恒泰公司呢,他们实在太跋扈嚣张呢,不给他们一点颜色他们真不知天高地厚!”

    …

    这个晚上,餐桌上的食物琳琅满目,拉菲从十支变五支,从五支直到清零,每个人都喝的酩酊大醉,只有杜逸凡浅尝辄止,保持一贯地清醒,他喜欢微醺的感觉,可以放空思想,但又不会烂醉如泥,山公倒载。他拒绝失去理智的自己。

    他们谈的话题有家常琐事,事业问题,相互吹嘘对方成就,但也绝对离不开女人与钱,谈到兴起之时甚至有人喝的神志模糊,整个人站到桌子上手舞足蹈,仿佛在即兴表演一场大龙凤剧场一样。

    等到他们喝到意兴阑珊的时候,有人搂着身旁秀色可餐的女人继续下场找乐子去了,有的人冒险开车风驰电掣。而杜逸凡一手扶着踉踉跄跄的沈凌风,艰难地把他抬上车子。

    而沈凌风却迷迷糊糊地躺在杜逸凡的车子,一时大笑,一时又不说话,而就在夜深人静、鸦雀无声之时,沈凌风断断续续地低呼着程思雨的名字:“思雨、思雨、思雨。”

    或许是酒精的后劲太强烈,以至于沈凌风完全忘了自己是如何回到家,如何拿出钥匙,如何走上房间躺上自己的床上的。他轻轻拍打着自己快要爆裂的脑袋,艰难地拿起闹钟一望,原来已经凌晨三点了,夜色撩人,他不可自控地想念起程思雨。

    他头晕目眩,东倒西歪地走下床,走到了电话旁,他拿起话筒想要拨打程思雨的号码,却又想到如今已经深夜三点了,她大概已经睡了吧,现在这个时候打过去实在不妥。

    他整个人挨靠在沙发上,甚感烦心倦目,他又再点起了一根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用力地呼出来,仿佛闲愁万种都能随着眼前的云雾烟消云散。

    她,还在生气吗?她可以原谅自己吗?他真的要向家里人坦白他们的事情吗?可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毕竟只有三四个月,他真的不想在大家感情并不稳定的时候就告知双方的家长,而且,他虽然喜欢程思雨,但他暂时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如今的他更爱自由,或许是上一段感情的伤害改变了他,又或许是如今灯红酒绿的生活感染了他,无论如何,他现今完全没有准备在短时间内组建一个家庭,而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虽然真心喜欢程思雨,但心里明白,他对程思雨的欢喜并未升华为爱,谈论婚姻,言之过早。

    愁思缠绕,他终于理解程思雨常挂在嘴边的那一句话: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往常他还取笑着她过于多愁善感,自找麻烦,可现在却是深有体会,怅然若失。

    他又再拿起话筒,却再次放下,他若有所思地望着身旁的电话,又再吸了一口烟,仰望天花板,愁眉紧锁,伸手一抹额前的刘海,闭上双眼。

    “嘟嘟嘟”就在此时,电话倏然响起。沈凌风立刻拿起听筒,急促地说了一声:“喂。”

    对方的话筒却沉默不语。

    “喂,是思雨吗?”

    另一边的话筒还是默不作声。

    沈凌风真准备负气地放下听筒,那边的话筒终于说话了:“凌风,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