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四十章:我们去巴黎吧

第四十章:我们去巴黎吧

 热门推荐:
    程思雨收拾行李,满心期待浪漫的巴黎之旅。巴黎是她梦寐以求的城市,灵魂深处的景仰。法国远古以来被笼罩着神秘而又传奇的色彩,它是艺术的天堂,爱情的象征,永恒的传递始源,新婚夫妇的蜜月圣地。

    赵雨涵从房间柜桶底抽出一个陈旧铺满尘的的小礼盒,里面装着只明亮透彻的玉镯子,她谨慎地递给程思雨,俨乎其然说:“你第一次出远门,我现在把这只手镯交给你,它可以保你平安。”

    程思雨疑惑地瞥了一眼,不置可否地说:“妈,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封建迷信?古董玩意是收藏用的,保平安这些话都是外人忽悠你们无知妇孺,我就不信一只小小的玉镯还能扭转乾坤,决定生死呢。”

    “住嘴!”赵雨涵脸色一沉,不悦地说:“这玉镯是你外婆留给我的,很有意义,让你带上准没错,你啰哩啰嗦什么,良心还当狗肺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一个年轻女孩带着玉镯去巴黎旅游,着实奇怪,难免会引人不解。”程思雨双手搭在赵雨涵肩膀上,急忙解释道。

    “谁还管你身上带什么首饰?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赵雨涵向后狠狠地瞪了程思雨一眼,思雨心里连续打了好几个寒颤,看来母亲的温柔只是做给继父看的…赵雨涵好歹是一片好意,思雨注视那土得掉渣的玉镯,即使再不情愿,也欣然接受,而且在戴上手那刻她感觉到电流经过心房,打通了通往出口的开关,刺激到五脏六腑,摩擦产生热量,以致于全身暖意融融,沁人心脾。

    旅途出发那天赵雨涵站在门口依依不舍地望着思雨,泫然欲泣。明明只是八九天的旅游,她却表现地思雨即将与自己天各一方,因而愁眉不展。

    程思雨关切地拥抱赵雨涵,轻拍她的后背安慰道:“傻妈妈,我只是和同学去旅游玩上几天罢了,又不是一年半载不回来,我答应你回来给你买手信。”当然,她不会告诉赵雨涵与她共度旅程的是沈凌风而不是别人。

    大概赵雨涵心底深处还是依赖她这个女儿吧,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口是心非。又或许她从无察觉这份隐藏在心底里多年又隐晦的母爱,直至即将看不见之时又牵肠挂肚,患得患失,即使只是不见几天,也觉如隔几十秋。

    沈凌风和朋友们经已站在机场静候多时,程思雨拿着行李箱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他们面前,沈凌风接过她手上的行李,抚摸她因喘气而绯红的脸,递给她矿泉水,焦急又心疼地说:“怎么那么迟,不过没关系,先喝口水吧,你看你话都说不出了。”

    程思雨一边长鲸吸水一边观察同行的人群,超过一半的人均携眷出席,除了某个特别的存在例外,杜逸凡。他独自拿着行李包沉默无语,不顾身旁人群的喧哗耍闹,自顾自地半坐在行李箱上玩手机,仿佛周围的人与事都和他毫无瓜葛,与世隔绝。

    看见杜逸凡的出现,不知怎的,程思雨心里竟然浮现了安全与踏实的感觉,那是她在沈凌风身上从未感受过的,她倏然用手大力地拍打脸蛋,试图一掌拍醒自己,并为自己不切实际的吓人念头而吃惊。

    “你干嘛?”沈凌风疑惑不解并调笑她:“脑子进水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一时犯困。”程思雨心虚又尴尬地低下头,为刚才的愚蠢默哀一分钟。

    “傻瓜,登上飞机你还怕没时间睡?”沈凌风宠溺地拍了她的脑袋瓜。

    果然,程思雨在飞机睡了整整十八个小时,浑浑噩噩,头晕目眩,分不清东南西北,犹如半梦半醒。

    下飞机的时候是巴黎的下午四点,她简直被眼前美妙绝伦的景色吓惊呆了。从转角古典的咖啡店到街道苍翠的树木,无一处不令她赞叹不已。街上气势磅礴的哥特式建筑,罗曼蒂克风情的花楼,车水马龙的道路,来来往往的人群,端庄的黑白色调服装,人们高雅又极具性感发音的谈吐,这一切一切,全都迷倒了程思雨这个不折不扣的文艺女青年,她兴高采烈地拿出相机捕光逐影,左顾右盼,生怕一不留神就会错过风光迤逦。

    “傻瓜,我们先到酒店放下行李,等下出来再拍,还有八九天的时间你还怕拍不到吗”沈凌风笑咧咧地抓住程思雨的肩膀,调笑她像个不经世事的小孩子。

    “就是,风嫂跟着我们风哥周游列国是轻而易举的事。”邹俊伟搭讪着说。

    “这是什么话,我要出国旅游并不难,只是缺少伙伴罢了。没有你们风哥,我照样可以出行。”程思雨噘嘴,心中不服气地反驳。

    “小嘴还挺拗。”沈凌风坏笑地望着她。

    “好了好了,到了酒店你们再打情骂俏吧,累死了!”吴彦东满脸倦容,看着整日整夜未能入睡,他边催促一边连打几个哈欠,眼泪欲流,样子滑稽透了。

    入住的酒店是巴黎当地的五星级酒店,富丽堂皇,很有气派。无可置疑,程思雨与沈凌风同住一间双人房,她惴惴不安,心里砰砰直跳,手心冒汗。周围的空气在人声鼎沸的人群里凝固着,她却只能听到自己节奏分明的心跳声。

    沈凌风叫唤她一同进房,她竞被点穴似得双脚紧贴地面,动弹不已。沈凌风疑惑地往回走,定眼望住她说:“程小姐,进房整理行李了?还愣在这干嘛?”

    “凌风。”程思雨求助地紧抓他的手臂,凑他耳边低语:“我们要住一间房子吗?”

    “你不和我住和谁住?”沈凌风茫然不解。

    “不是还有女生吗?她们不能与我同住一间吗?”程思雨徒劳地小声辩驳着。

    沈凌风哭笑不得,无奈地望着程思雨说:“你是让我觉得你单纯还是蠢好?她们都是我的朋友们带来的,难不成男人带女人结伴同游是为了姐妹联谊?还不都是为了午夜的下半场!”

    “你怎么这么说话!你带我旅游就是为了下半场哦!”她呢喃着。

    “我不一样,我和他们不一样。”沈凌风没好气地说。

    “要不你自己一个睡一间?”沈凌风调笑她,试探她的反应:“不过我可告诉你,酒店最容易闹鬼了!”

    “讨厌!”程思雨抿起小嘴,气不打一处来。

    “我可是进房了!”沈凌风转身前行,高举右手扬起酒店的房卡。

    程思雨迫不得已地拖着行李箱随着他走。

    走进房间,程思雨下意识地拾掇衣服,慢条斯理地分类护肤品与化妆品。

    沈凌风看见她专心致志的模样,爱意油然而生。他从背后猛然环抱她,紧切而深情。他强势地转过她瘦削的身子,瞅见她不知所措而无辜的样子,竟不可自控地探入到她的口中,辗转厮磨,灼热的吻扑天盖地而来。那极具侵占性的吻使她意乱情迷,头晕目眩,整个身子恍惚瞬间被抽离了灵魂,骨软筋酥。

    他温热的手在她嫩白的肌肤上游离,正一步一步往胸口方向迫切地探索,呼吸的气息弥漫着清新的香味,摆放在窗台的玫瑰花唤醒了她的意识。

    程思雨猛然睁大眼睛,回过头推开沈凌风的身子,诧异地说:“我们在干什么?大伙都在等我们呢,收拾好行李就得下楼了。”

    “好吧。”沈凌风不满地呢喃着:“真扫兴。”然后猛地转身把她推向角落,将她抵在墙上,嘴唇狠狠地覆盖在她那樱桃般的小唇上,令她瞬间不能喘息。

    随后他稍微后退一步,得意忘形地望着程思雨惊慌又羞涩地模样,趾高气扬,调笑地捏了她鼻子一下,凑近耳边低沉地说:“晚上再炮制你。”

    程思雨茫然不解,便深思几秒,继而恍然大悟,满面羞愧。

    他们的首站定位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位于卢浮宫与新凯旋门连心中轴线上。这是一条充满诗情画意,历史久远的通幽直道,街道两旁秋风落叶,互拥寄情。夏天的时候绿树成荫,秋分时节便枫林如火。如今正是十月初日,秋风萧瑟,整条丽舍大道弥漫着浪漫的风情,飘散着秋季的凉意。

    伫立在道路四周的是法国著名的哥特式建筑,古色古香,周围遍布着各式各样的奢饰品购物店,可谓女人的天堂,繁荣与潮流的典范。女人们望着眼前惊为天人的巴黎美景赞不绝口,瞅见不远处的chanel购物店更神采飞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向身边的“老板”逞娇斗媚,哄的他们乐的不可开交。

    唯有程思雨痴迷于街道两旁那满地的橙黄落叶,迷魂失魄。秋风习习,它们穿过树林争先竞跑,略过耳边呢喃软语,不经意撩拨起她耳边的发丝,随风飘动。秋风的舞动使树林上的秋叶纷纷落下,一片片金灿灿的叶子在空中肆意飞扬,宛如一个个婀娜多姿的芭蕾舞蹈者在蔚蓝的天空中盘旋起舞,直到用尽生命力最后的一口气才愿缓缓坠落,尘埃落定。

    程思雨微笑着呼吸秋叶飘落夹带的芳香,张开怀抱,站立于这悠闲浪漫林木中,面朝车水马龙的香榭丽舍大道,手掂飘扬的金色梧桐叶,脚随起舞的落叶翩翩跹跹,她怡然地仰望蓝天缓缓睁开眼,手接片片秋叶,眉开眼笑又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是金色的天堂!灵魂的寄放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