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四十二章:巴黎风情

第四十二章:巴黎风情

 热门推荐:
    梦醒时分于微凉的早晨,程思雨轻揉眼睛,睡眼迷蒙。她瞅向身旁那个落枕熟睡的男子,深邃粗犷的轮廓,挺拔的鼻子与浓密长翘的眼睫毛都散发着浓厚的男子性感气息,真的好一张桀骜不驯的高冷脸孔,不是现代人喜欢的清秀小白脸小生,却是一张饱满男性魅力的不羁脸,酷毙了!

    好像一个韩国明星来着,叫什么呢?澳!是近几年韩国电视剧《医家四姐妹》里的韩载锡,很有男人味!

    她悠悠伸出手,轻轻触碰沈凌风的眼睛、嘴巴、鼻子,小心翼翼移动手心,聚精会神地凝视着那张不羁的脸孔不禁傻笑了起来,眼眸闪起了亮晶晶的小星星。

    怎料沈凌风倏然挪动了身子,反手揽紧她的肩膀,使她动弹不得。她惊惊颤颤地闭上双眼,又睁大眼睛,注视着沈凌风,他缓缓睁开双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她。他炽热的眼神令她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心理防御机制促使她下意识地闭上双眼,将头埋进他的胸膛里。

    “傻瓜。”沈凌风抬起她的头,捧着她白净可人的脸蛋,情不自禁地痴痴吻着。

    “快点起床,接着还有行程呢。”沈凌风调皮地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一脸坏笑。

    程思雨坐正身子,茫然地望向窗外,若有所思。窗外风和日丽,绿树成荫,一缕阳光正从窗外投射进来,从窗帘缝间溜入房间,照亮整间卧室,熠熠生辉。

    拾掇一番与共进早餐过后,他们开始启程。

    他们游览著名的埃菲尔铁塔,它是法国的文化象征之一,也被法国人称为最爱的“铁娘子”,于1889年建成,矗立在塞纳河南岸法国巴黎的战神广场,高耸入云,高300米,天线高24米,总高324米。

    乍眼望,远处的埃菲尔铁塔金光闪闪,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槟色的光芒,绚丽夺目。

    程思雨埋头摆弄手中沈凌风给予她的相机,生疏地拍摄照片,并不断摸索功能,直到捕捉到某个完美的风景与光线的配合,她欣喜若狂地按下快门,“咔擦”一声,一段美丽回忆与唯美画面就此定格于时光的隧道里。

    接下来他们走到一间雪糕餐厅门口停留,于是程思雨与同行的几个女孩子均指着玻璃柜里的雪糕垂涎三尺,全部人纷纷入内寻觅位置坐下。

    她们一共选了十个不同口味的雪糕,待到雪糕端上满桌之时,眼看桌面琳琅满目,五彩缤纷,女孩子们便斯文大方地拿起勺子小心翼翼地吃起一口又一口,津津有味地咀嚼品味。

    正当程思雨吃雪糕吃得浑然忘我而狼吞虎咽一刻,沈凌风要命地拿起照相机将她此刻糊涂又与他人格格不入的狼狈的可爱样貌一键定格,她机灵地转动眼珠子,余光发现后连忙遮脸低声嗔怪道:“该死!你耍赖,竟然不告知一声便拍下我丑照。”

    沈凌风望着相机不吭声地微笑,没有继续理会程思雨,仿佛她的小声怒骂与抱怨对他来讲只是不值一提的小孩子耍脾气和求关注,毫不违和反而习惯成自然了。

    顿时,一个外国的游客走上前来,脸上白皙嫩滑,眉毛漆黑,眼睛炯炯有神,鼻子挺拔,整体散发出完美明星气质,果然外国人帅起来只能用惨绝人寰形容!

    他走到程思雨面前,魁梧壮阔的身躯瞬间挡住她眼前辽阔的视线,她疑惑不解地抬头注视他,若有所思,第一感觉便是眼前这人宛如一名风流倜傥的绅士。

    文质彬彬的他竟伸出右手并以一口东倒西歪的中文问候她:“你好,美丽的姑娘,我叫杰克。”

    程思雨目瞪口呆地盯住他,一时之间竟吐不出半个字。沈凌风见她瞠目结舌的模样,便用力踢她一腿,便“啊”的一声喊了出来,茅塞顿开。

    她缓缓与他牵手并迟疑地说:“你好,我叫思雨,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忙吗?”

    “假若你愿意帮我一个忙,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什么!”程思雨差些把口里的雪糕吐成一地。

    “我并没有恶意,只想认识如此美丽的你,我们在法国相遇也是一种缘分,你可以给我你的msn吗?”外国人直接又诚恳地说道。

    “这个…我…”程思雨迟疑地望着沈凌风,等待他的回应。

    “风哥,有人泡阿嫂,怎么办?千万不要太生气。你说一声我立马赶走他”吴彦东在一旁起哄道。

    沈凌风沉默不语。

    程思雨定眼望着他。

    半刻他才说一声:“随便好了,我没有所谓的,只是加个msn罢了有什么大不了。”

    程思雨听着内心酸溜溜的,况且外国人站在一旁等候,她不好意思拒绝便拿起手机,加上了他的msn。

    此时沈凌风怒视他们,脸色陡然沉了一地,冷笑一番,嘴角不屑地扬起。

    沈凌风的朋友们自是十分了解他,默不作声,低头假装波澜不兴。

    唯有程思雨傻傻得心中无数,硬是往枪口上撞,待外国人走后便开声问道:“怎么了突然都不说话了?”

    “说什么,你还不花时间与你的外国朋友好好沟通,要沟才能通。”沈凌风不屑地冷笑。

    程思雨只感觉莫名其妙,不可理喻,自是憋着一肚子气,但不好当着众人发作,只好藏在心里,沉默应对。

    后来的几个小时里,沈凌风都对她不理不睬,昂首阔步,虽依然紧牵着她的手,却没有说过一句话,全程厌世脸,冷若冰霜。

    邹俊伟见此情此景,便想化解尴尬,瞅见程思雨手腕上带起了玉镯便故作玄虚,大惊小怪:“哇,风嫂怎么带玉镯了,这是风哥给你的传家之宝吗?”

    沈凌风微蹙眉毛,疑惑不解。

    “你在开什么玩笑。”程思雨没好气地解释道,笑着说:“这是我妈妈给我的玉镯,她说旅程带上它可以保平安与快乐。”

    “明了明了,伯母真的用心良苦。风哥你听到吗?”邹俊伟明知故问。

    “你认为我耳背?”沈凌风边走边冷漠地说。

    邹俊伟自然懂察颜悦色,机灵得很。

    回到酒店已是晚上九点,众人提出一同打火锅喝啤酒,外加参与真心话大冒险游戏,全体兴高采烈地期待,纷纷表示赞同。

    苏世杰往每一个杯子倒完啤酒且分予众人,再将瓶子摆放于桌面上,旋转一圈,瓶子一直转一直转,最终瓶口在正对着陈以桐的方向停下。

    苏世杰八卦地问道:“说实话你和俊伟上了没?”

    程思雨对此问题脸红耳赤,心想怎么能问女孩子如此不矜持的问题。

    “上了。”出乎意料陈怡桐竟风轻云淡地说出这句话。

    “哇!”众人齐起哄。

    “那你们现在到底什么关系?”苏世界喋喋不休地追问。

    “这已经是第二个问题了,不作答。”陈怡桐微笑地说。

    这次轮到邹俊伟转瓶子,瓶子转向了沈凌风的方向停下。

    邹俊伟不怀好意笑嘻嘻地问道:“风哥和大嫂那个了没有?”

    程思雨满脸通红地望着沈凌风,他低眉垂眼,欲言又止。

    “喂?有没有啊请回答问题。”邹俊伟追问。

    “一看他这怂样就没有!”齐衡讪笑说。

    “谁说我没有,当然有!”沈凌风不服输地应和着。

    程思雨大吃一惊,面露难色,料想不到沈凌风竟当着众人面前说出有违事实的话,先要转身就走,又顾及他的面子,何况他们朋友之间开玩笑互损成习惯了,一走了之难免显得自己小肚鸡肠。

    杜逸凡察觉程思雨不悦,插口说道:“凌风,玩笑不要随便开。”

    沈凌风往隔壁瞟一眼,正觉程思雨鼓起了腮,闷闷不乐,便知自己口出不逊,立刻候补一句:“才怪呢!我很尊重女朋友,我们得慢慢来。”

    语毕,程思雨才放下心头大石,呼出一气。

    “澳,情场骗子何时浪子回归的。”众人哄堂大笑。

    “你们可不要乱说哦!谁是骗子。”沈凌风故作冷静地解释道。

    “谁不知道你沈公子骗走无知少女何其多。”齐衡开玩笑说道。

    程思雨疑惑且心生怒意,质问地望着沈凌风,想要他一个答复。

    他却熟视无睹,缄舌闭口。

    “所以说如果风哥果真想要骗你还不是股掌之上的事吗。”吴彦东揽着身旁的浓妆女子挑衅说道。

    “对啊对啊何况你当初一直苦追风哥。”苏世杰搭讪道。

    程思雨大吃一惊,从未料想沈凌风竟一直在背后吹嘘自己,脆弱的自尊心令她感觉被羞辱。

    沈凌风却漠不关心,杜口吞声,完全没有要帮她解围的意思。

    程思雨内心难以忍受,抖然站直身子,面如土色地说道:“我身体有些不适先告辞了,你们玩的开心点。”

    “你干嘛?”沈凌风怔了一怔,微微一扯她的衣袖。

    她并不理会转身准备离去,沈凌风见状依旧纹丝不动,与她较量上了。

    “都怪你们啦。”在场的女孩子异口同声说道。

    这时杜逸凡走出座位追上程思雨,拉着程思雨的手说:“大家都是开玩笑的,你听完笑笑就算了不需要理会,他们说话就这样,损人的时候无底线,但他们只是贪玩并没有恶意,绝不是针对你,你现在离开了只会破坏和凌风的感情,造成裂痕。”

    “你没看见他刚才那副样子吗?那种态度,甚至也不愿意追出来留住我,难道为我放下面子就那么难吗?还有在雪糕店的时候...算了我实在无言以对。”程思雨委屈地说道。

    杜逸凡双手往她肩膀一放以示安慰,耐心劝说道:“他就这种牛脾气,你与他相识之初早已明了,两个人在一起总有一个要作出让步与忍耐,最重要是你们大家都爱对方,心中有爱,芸芸众生中找到一个你爱他,他也爱你的人真的很难,你想因为一口气而破坏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吗?等到真正失去时你们两个都会后悔。”

    程思雨听后自觉其言之有理,顿时气消了一大半。

    她悠悠地说道:“你这个做好兄弟的都要比他紧张,总帮他说好坏,有时候我都在怀疑到底和我在一起的是你还是他?”

    杜逸凡听后怔住,尴尬不已。

    程思雨立即解释道:“我只是打个比方假设而已,没有其他意思的你千万不要误会,是我语出狂人了。”解释后又觉自己在此地无银三百两一般欲盖弥彰,无地自容。

    杜逸凡无所谓地笑了一笑,轻松地说:“我并没有放心上,傻瓜,回去吧。”

    程思雨跟着杜逸凡走回大厅,邹俊伟立马用力一拍沈凌风说:“风哥,风嫂回来了,你快哄回女朋友。”

    沈凌风见程思雨回来,语气软下,拉开旁边的凳子拍拍凳板说:“别生气了,说吧。”

    程思雨少有得意地笑了,坐了下去。

    “你不知道刚你走了风哥整个人失了魂一样,什么魄力都没有了。”邹俊伟手舞足蹈说起。

    “又是这句话啊。”程思雨掩嘴忍不住笑。

    “就你贫嘴。”沈凌风嗔怪。

    “还有一次转瓶,这次定的规矩就是转到谁就要选一个人亲脸一口,除了身边的伴侣哦!”吴彦东提议道。

    “这规矩思雨会不会接受不了。”杜逸凡说道。

    “没关系,只是亲脸,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主要看凌风的意见。”思雨回想自己刚才的失态,决定帮自己挽回形象,树立一个小鸟依人的形象。

    “这次真的没所谓,亲脸而已,都是自己兄弟绝对信得过。但亲嘴就万万不能!”沈凌风义正言辞。

    “呸呸呸谁敢让风嫂和其他人亲嘴,不怕让你打死啊。”吴彦东起哄道。

    吴彦东转了一圈瓶子,凑巧至极,瓶口果真指着程思雨停下。

    程思雨略感尴尬,犹豫不决,瞅见每个男身边的伴侣都向她投向敌意的眼光,让她倒吸一口寒气,背脊略冷。

    “要不你亲逸凡吧,反正逸凡身边没女朋友。”陈怡桐淡淡提议道。

    “对对对,要不逸凡吧!”其他女人也一同说道。

    程思雨对沈凌风投向询问的眼光,只见他向她摆弄一个ok的姿势,一脸放心。

    程思雨便起身走到杜逸凡隔壁,不知不觉地在他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便微笑对大家着说:“可以了没有,就当我谢谢逸凡方才劝说我时教导我的道理,让我收益匪浅。”

    沈凌风举起酒杯敬酒,对着杜逸凡感激地说道:“逸凡,谢谢你。”

    逸凡站起身举起酒杯回酒,不知是酒精微醺的作用还是内心的翻涌,竟满脸通红,但仍然谈笑自若,心中却百感交集,看着波澜不惊,其实泛起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