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四十四章:眺望巴黎夜景

第四十四章:眺望巴黎夜景

 热门推荐:
    程思雨刚从天台下来,便看见沈凌风挨靠在大堂沙发上,悠悠地望着她,若有所思地说:“你去哪了,我找不到你,打你手机也不接。”

    被他如此一问,满肚子的苦水欲言又止,只是再三思考,着实不妥。凌风与逸凡是那么好的朋友,难不成还有道理告诉他自己的女朋友刚往天台上走向自己最好的朋友道谢而反被冷嘲热讽的事实吗,她太清楚沈凌风的脾性了,虽不会有所猜疑,毕竟自己的人品与性格还是值得让他信任的,只是心中肯定会有所不悦,罢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温柔地微笑说:“方才我回来的时候突然感到口渴,就走去茶水间倒水,不知怎么的突发奇想跑上天台,只为了一睹巴黎的夜空与我们台北相比是否略胜一筹,你知道的,我脑子里经常天马行空,数不尽的思绪万马奔腾。”

    “傻瓜。”沈凌风捏着她的鼻子,做作样子地拍她额头宠溺地说:“就知道你是一个小朋友,想看夜景和我说一声就是了,用得着窝在这个小天台里吗?笨死了。”

    “什么?”程思雨睁大乌溜溜的眼睛,手拉着他的手,踮起脚好奇地问:“难道你要带我去哪个好地方吗?”

    “当然!我那么聪明,你等我一阵我安排人备车。”沈凌风得意地说。

    “又是一群人一起去呀?”程思雨撅起嘴巴小声嘀咕着。

    “不是,我们两个人。”沈凌风凑近她耳畔低沉地说,一股弥漫的热气在她耳边来回盘旋,忽冷忽热刺激她那遍布脑颅周围的神经线,“我知道你等不及了。”

    “讨厌!你好恶心!”程思雨猝不及防地面红耳赤起来,顿时忸怩不安,小力地捶打沈凌风结实的胸膛,却反被他强势地抓住双手,视线与他深沉又乌黑的眸子相接,那些隐蔽而心荡的小情愫瞬间无处遁形,暴露无遗,她在他面前总是无法伪装自己对他的爱意,情绪无时无刻不被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他们两人伫立在大堂中央,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

    “走,带你看巴黎看星星。”沈凌风揽着她的肩往门口走,两人开心地甜笑着。

    此时杜逸凡早已从天台上赶下来,站在大堂的楼梯口好一阵子,冷若冰霜地望着正走向门口的一对恩爱璧人,天作之合,不由自主落寞地笑了。

    笑自己是个傻瓜,自作多情的不是谁,正是他自己。她是他好朋友、好兄弟的女朋友,又怎么会因为他的一席话而愁眉不展,谁还稀罕他的解释与道歉?是他不够理智,平常在职场上游刃自如的自己怎么变得迷迷糊糊,悠游寡断。思雨只能是他的朋友,现在是,以后都会是。他必须重拾理性,同样理智地对待每一种感情。

    司机把车子开到圣心大教堂便停下,沈凌风牵着程思雨的手小心翼翼地走下车,她跟随他的脚步悠悠踟蹰一同走到大教堂前。

    “这里可以看夜景看星星吗?”程思雨笑嘻嘻地看着她,眼眸闪耀的星星折射在他的眼睛里。

    这座伫立在蒙马特高地的圣心大教堂,建筑风格标新立异,融合罗马式与拜占庭式元素,由上往下看,它那与天相接的洁白的大圆顶别具一格,大圆顶下有一座*的耶稣祈祷雕像,正气凛然,四周遍布四个小圆顶,相得益彰。教堂正面有三个拱形的大门,两侧便有两座骑马的的雕像,锋不可当。

    站在圣心大教堂前方的平台便可俯瞰整个美丽的巴黎,一望无际的夜景尽收眼底。程思雨一眼望去,瞅见前方星星点点的房屋密布,数排房屋形式各异连成一幅璀璨绚丽的夜景图。她兴奋地笑逐颜开,踮起脚跳起来像只小鸭子般拍起手掌。她高兴地圈住沈凌风的脖子问:“你好过分,明知道有这等好地方应该早带我过来”

    “好的东西总要压轴出场的,傻瓜。”沈凌风嘴角微扬,眉毛上挑,得意地望着她。

    “喜欢吗,我厉害不厉害?”沈凌风咧起嘴开怀地笑,笑得神采飞扬,好令人心动。

    “厉害。”她由衷地赞扬他,脸上晕红了一片,因为被微风吹拂而显得越发迷人。

    “凌风,今天多得有你,不然我母亲的手镯…”不等程思雨说完,他用手按住了她的嘴巴,轻淡而有力一说:“我和你不用说这些,有我在谁敢伤害你。”

    话毕,程思雨调皮又高兴地笑了。

    随即沈凌风揽着她的肩凝视远方的风景,颇有诗意,他淡淡地开声:“你看见了什么?”

    她用手拂开额前的发丝,愉快地说:“我看见很多房子,很多有两波屋顶的房子,它们的身上都自带霓虹灯,像夜空中的繁星一样闪闪发光,光耀夺目。右面高高地矗立一座大灯塔,天边镶嵌了一轮洁白的明月,正向整个巴黎的楼房投射柔和的的光辉,赶早白天的烦恼,洗礼整个巴黎的喧嚷,让它恢复了黑夜的宁静。”

    他们相依相偎眺望眼下巴黎的夜景,与此同时,她内心窃喜,暗自构想未来的的蓝图,憧憬生活的无限美好与远方的诗意。

    风缓缓吹动,徐徐飘来几分凉意。耳边传来路边悠悠扬扬的萨斯风乐音,伴随着风声呓语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辗转。恍然一条闪闪发亮的钻石钥匙项链在程思雨的眼前晃动摇曳,促使她定眼望着前方的项链,小心翼翼触摸,茫然不解地望着沈凌风。

    沈凌风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嘻嘻地说:“喜欢吗,这是我专程为你挑选的。”

    “你?你什么时候买的?”程思雨睁大眼睛喜出望外地问道。

    “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我第一眼瞅见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

    “谢谢你。”她感动地哽咽着,瞬间红了鼻子,热泪盈眶,双手颤抖地捧着项链,眼泪滴落在钥匙链坠上,闪闪发亮。

    沈凌风捧着她的肩膀转过身子,宠溺地望着她,眼里尽是柔情,会心一笑揉乱了她的头发,凝视她说:“傻瓜,这么容易就感动了?哄你真的很容易,不费吹灰之力。”

    “怎么,难道你还送过项链给很多女人?”她撅起小嘴,吃醋地望着他。

    “当然不是,我不会轻易送项链给女人,除非是我心上的女人。”沈凌风郑重的说。

    沈凌风的一席话融化了她的心窝,她走近沈凌风,埋首贴在他的胸膛上,双手圈住他的腰紧紧拥抱,幸福地说:“谢谢你,我很幸福。”

    “我要用这把钥匙把你锁在我的心里。”他说,顺势将项链戴在了程思雨的脖子上。

    她抬起头望着他俊俏的脸孔,故作不满地说:“你好霸道哦!”

    “我就是这么霸道,你已经难以逃脱我的鼓掌中,你喜欢吗?”沈凌风凝视着她,眼里的浓情蜜意快要将她淹没。

    “喜欢,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她握住脖子上的项链灿烂地笑着。

    她捧着沈凌风的脸,柔软的吻覆盖他的嘴唇,他颇有默契配合地回应她,两人就在这广阔无垠的圣心大教堂前旁若无人地忘我拥吻着,沈凌风也仿似调皮般地越吻越下,以致于程思雨不得不整个身子弯下,快要站不稳脚才把她抱起,嬉言笑语,任天旋地转还是山崩地裂,也分不开彼此。

    霎时“咔擦”一声的相机快门声音惊动了他们,程思雨惊讶地望着眼前拿着照相机的胡须男人,不解地问:“你在干嘛?”

    胡须男人从相机里拿出自动冲洗的照片递给她说:“我是一个摄影爱好者,方才遇见你们在教堂前的这一幕十分唯美温馨,于是不由自主的按下快门拍下眼前的风景,现在把这张照片送给你们,祝福你们长长久久,永远幸福。”说完便离开。

    程思雨接过照片,看着照片里连接吻也要玩耍的二人,幼稚至极,忍不住调皮地窃笑起来,她望着沈凌风,沈凌风也向她对视一眼,两人终于不可自控地咧嘴而笑。

    九天的巴黎旅程完美结束,因为这次美好的相处,程思雨与沈凌风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锦上添花,他们越来越了解彼此的脾性与习惯,懂得去依赖与关心对方,程思雨更是收起自己平常幼稚的小脾气,一直努力去做一个体贴懂事的姑娘。

    她相信两人在一起需要互相包容互相体谅,她需要用自己的热情与关怀去慢慢感化沈凌风这座表面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山,确信她的真诚与情终有一天能彻底攻破他的心房,完全闯入他的内心,占据他整个心灵,事实证明她在一步一步成功,沈凌风确实是对他越来愈好,而且开始懂得关心与体贴她,一切事情都看似在向美好的方向发展,顺水行舟…

    回国后的第三天,依然在收拾行李中的程思雨接到了谢初蕾的电话,那边传来了惨烈的啜泣声:“思雨…你在哪…可以陪陪我吗,我好难受,再也憋不住了,我再不找人说话快要疯掉了…”

    “怎么了?初蕾?发生什么事你慢慢说。“程思雨心被悬了一地,她急切又忐忑地问。

    “你过来再说好吗,现在不要问,你过来,求求你。”谢初蕾哀求地说道。

    “我知道,我会过去的,你冷静点初蕾,听话…”程思雨安慰道。

    “你不用说那么多!要是你不想过来就算了!”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喂喂喂,初蕾!!!”程思雨愕然。

    谢初蕾情绪从来没有如此失控,一定是发生了十万火急的事情,才会令她心乱如麻。程思雨果断扔下家里的一大箱行李向谢初蕾家中赶去,生怕她会做出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