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四十五章:曾经堕胎

第四十五章:曾经堕胎

 热门推荐:
    程思雨立即赶到谢初蕾家门,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却发现大门压根没有锁上,这令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详的预感直涌心头,她推开大门冲进初蕾房门,却望见触目惊心的一幕。谢初蕾正拿着戒刀往自己手腕上一点的位置割了一刀又一刀,血淋淋的一幕深深印在程思雨的眼眸中,喉咙像被棉花堵塞住一般作不出声,初蕾在自残,她竟然在自残!

    程思雨大脑像缺氧般空白两秒钟便恢复理智,箭步往前甩开谢初蕾的刀,厉声呵斥道:“你疯了吗谢初蕾,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要如此作践自己,发生什么你告诉我,我一定陪在你身边为你遮风挡雨。”程思雨紧紧拥抱初蕾,既担忧也心疼。

    谢初蕾止不住地啜泣流泪,不时痴笑地说:“你无法为我解决任何事,我想我已经走火入魔了,我没救了,我自己也讨厌自己,你凭什么为我遮风挡雨,你真把自己当神了吗程思雨,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你说什么保护我?”她恍恍惚惚,神色茫然,一时哭泣一时又惨笑。

    “你到底怎么了,这不是你,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为什么要用尖酸刻薄的言语伪装自我,即使你再怎么抨击我,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像我姐姐一样的挚友,我一定不会离开你的,你把我叫来也是因为从心底里信任我对不对,那请你此刻敞开心扉,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好吗?”程思雨紧紧抓住初蕾的肩膀,急切地说

    “思雨,”初蕾瞬间像软下来的刺猬一样舔舐自己的伤口,凄惨地说:“我觉得我要永远失去叶辉了,失去了他我就像被抽掉了血液的躯壳一般,随时随地倒地不起,一蹶不振,好比被拔掉的花失去了土壤的养分还如何存活,因为从此再也不能汲取无穷的生命力,就好比现在的我一样,我是具行尸走肉。”

    听完初蕾的话,程思雨感到十分气愤,恨铁不成钢的怒气使她随时可能说出不理智而粗暴的话来,她压制自我,保持理智又不失严厉地说:“初蕾,分手对于你们来说不就像过家家一样儿戏吗,哪一次你们真的分成了,至于让你要死要活了吗,你知道你现在做的是什么?你在自残!你对自己的生命和身体不负责你知道吗?如果谢伯母回来看到会做何感想,你会吓坏她的知道吗?”

    “不是的,这次是真的,你不知道,最近他对我真的好冷淡,我找他他不想见我,我和他想说多几句他总是诸多借口,从前我和他说分手他一定会怒骂我说分什么分神经病冷静几天吧这样子,但上一次我和他说最近我们相处很辛苦,他竟然说好啊是你先想分手的分就分,然后就再也没有找过我也不接我电话,我现在六神无主真的不知该怎么办。”谢初蕾边说边挨靠在墙边,哭泣着说。

    程思雨仔细回忆初蕾生日那晚叶辉与夏晓冰拉拉扯扯的场景,心中不禁怀疑他们两人当真存有猫腻,但她不敢妄作推测,一来她避忌夏晓冰是她的同学,二来谢初蕾与叶辉之间的矛盾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怕是一场误会而程思雨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把这种设想告知谢初蕾,伤了他们感情不说,最后当他们和好如初的时候一定会把她看作挑拨离间的始作俑者,让她里外不是人。于是她不敢轻举妄动,唯有再三求证后证实自己的猜想,才敢告诉初蕾。

    她小心翼翼地安抚初蕾情绪说:“初蕾,先不要把事情全往坏的方向想,你也知道,叶辉一向就是吊儿郎当的个性,为人处事总不靠谱,他或许就是一段时间厌烦,过一阵子想起你的好便自动自觉出现在你面前了,你不是总和我说,长久的恋爱关系不能抓的太紧,就像抓沙子一般,握得越紧流失反而越快,不是吗?”

    “没错,我总教你,对男人应该像放风筝一样一放一收欲擒故纵,可我最怕的是我放多了他就真的走了。”谢初蕾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表情由于悲伤而扭曲了。

    “初蕾,你的自信哪去了,你要拿出从前的气魄呀。”程思雨鼓励她说。

    “你不明白,思雨,我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我已经掉价了,真的,我还怎么自信,我该怎么自信,我羞于启齿呀。”初蕾掩面哭泣。

    “谢初蕾,你好告诉我了!你到底发生什么了!”程思雨抓住初蕾双手,严肃质问。

    “没有,没有什么事,这不管你的事,思雨,求你不要问我。”初蕾转脸逃避思雨的问题。

    “不对,你一定有事瞒住我!”

    “求你不要问我,请你不要逼我思雨。”

    “好吧,我不逼你,你好好睡一觉,再也不能做傻事了知道吗,我有机会碰见叶辉我一定要找他好好谈谈,他再也不能如此任性妄为去伤害你。”思雨把戒刀藏起,转身正准备帮初蕾收拾床铺时,谢初蕾抓住她的双手。

    初蕾悠悠地,凄厉地说:“我曾经堕过胎,那是叶辉的孩子。”

    程思雨不敢相信地睁大那如同核桃般的眼睛,不可思议地摇头,她声音哆嗦着说:“你在骗我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