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四十八章:结婚周年

第四十八章:结婚周年

 热门推荐:
    另一边厢,午夜时分的程家灯火通明,在悠然打开家门的一瞬,程思雨定眼望入室内,对赵雨涵坐在整桌嘉肴美馔前,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下巴抵住手臂愁眉锁眼的一幕瞠目结舌,她没料到,此时此刻母亲竟依然未眠。

    她手挑钥匙淡然走近,低声询问:“妈,你怎么了?”

    “不关你事。”赵雨涵目不转睛,纹丝不动回应。

    程思雨大概能猜到事情原因与走向,试图缓和气氛与抚慰母亲的心,故作轻松地说:“妈,现在时候已不早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留到明天心平气和地商量,现在我带你上楼回房休息好吗?”

    “我叫你不要打扰我你别不识好歹。”赵雨涵强忍怒气,压抑声音说。

    程思雨深吸一口寒气,不敢再发一语,生怕逗留多几秒随时触发母亲敏感的神经,引起纷争,于是手跨皮包踮起脚轻声上楼,不时向后望去,内心不禁为还未回家的继父暗自担忧。

    大概再过了半个小时,程思雨走出房间经过走廊,听到大厅门口钥匙插口的声音,手扶栏杆探头听声,眼朝下望,望见继父程暮云略带醉意地走进厅内,望着脸色惨白的母亲温和且疑惑地问:“你怎么还不睡?雨涵。”

    赵雨涵埋怨地紧盯程暮云,抬头眼泛闪烁的泪光,嗔怪说:“你忘了吗?”

    被她如此一问,他更一头雾水,茫然不解,瞅见餐桌上丰盛的食物,便苦思冥想,绞尽脑汁般回忆,最近的事情与工作着实太繁琐,充斥他整个生活与头脑,工作的中的大事小事带来的压力与肩膀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时常令他喘不过气、神情不属,一不留神患上一个健忘的症状,回忆的柳絮东飘西荡,拼凑不起完整的片段。

    “我们的婚姻,在你眼里,还有一席之地吗?”见程暮云抓耳挠腮也说不出所以然的样子,她心灰意冷地质问。

    听见这句埋怨的话他才恍然大悟,引咎自责,走近赵雨涵并坐在她对面,手握她的双手讨好而微笑地说:“雨涵,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怎么可以忘记如此重要的日子,可是我现在记起来了,是我们结婚二十周年对不对?”

    “你现在才记得吗?”赵雨涵低头垂眼,冷漠地质问。

    程暮云用手按住赵雨涵两肩,眼睛诚恳地凝视她,轻拂她脸颊两绺发丝,低声细语:“最近的工作实在繁忙,每天都有数之不尽的应酬,身心疲惫得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是我不好,你看我要怎么做才可以原谅我?”

    见赵雨涵依然沉默不语,虽感到一丝厌倦,但也尽力抚慰,程暮云打起精神敞开笑脸说:“迟到没关系,最重要是我现在就在你面前,我们还是可以庆祝周年日,现在我们开始吃大餐。”

    “其实也没关系,反正从前你也没有记起过。”赵雨涵还是一盆冷水泼到程暮云头上。

    此刻悄然无声,两人一声不吭,程思雨站在楼上的角落担忧地望着楼下的两人。

    见程暮云倏然像泄了气的皮球,赵雨涵语气软了下来,温和地对他说:“我现在去把饭菜热一热,等会我们一起吃好吗?”

    “好。”程暮云又笑起来。

    赵雨涵小心翼翼拿起饭菜往厨房里走,细心地把菜肴放去微波炉叮热,等一切就绪她又拿起一碟碟走出走进,霎时开心地宛若天真的少女,端起盘子整齐摆放至桌面,拿起打火机点燃两座欧式蜡烛台,分别放在她和程暮云的位置,关起客灯,整间房子顿时黑灯瞎火,只剩余烛台那两点昏黄的星火颤颤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