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五十六章:见异思迁

第五十六章:见异思迁

 热门推荐:
    此时沈凌风再次伫立在夜晚萧瑟凛冽的北风中,冬天已经悄悄来临,晚上的冷空气降落,从七点半开始直到现在,已经接近十点了,就这么穿着黑色的厚风衣像块木棍似地傻傻等待两个小时,烟头的灰烬由长变短,悄无声息地跌落在他亮丽透光的黑色皮鞋上。他再一次撇了一撇手表,用力地丢掉手上的烟,再用脚将它狠狠地踩熄灭地上,好似要把所有的怨愤愤怒都发泄在这可怜的烟头上。

    慢慢地,在他触目所及的范围内,望见了一个手捧红玫瑰的苗条纤瘦的身影走近,身影由模糊渐渐转变清晰,可以肯定,那就是程思雨,呵,她可终于肯出现了?知道我等她等的很苦吗?怎么她手拿玫瑰,面带笑容,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她在这几天与他分别的时光依然过得怡然自得,心情丝毫没有被他左右。

    就在他气熏熏准备上前质问他的时候,竟然看见一个庞大的身影追赶在程思雨身后,那是一个外国人。

    对,这人长得很熟悉,似曾相识。没错!这个洋人就是在巴黎搭讪程思雨的那一位,怎么他会在这里?加了msn还不够,竟然还要锲而不舍地追寻到台北来!简直是岂有此理,竟敢觊觎他沈凌风的女人。

    一想到这些,沈凌风觉得自己十分可笑,陡然冷笑,嘴角透出一丝鄙夷。

    杰克追到程思雨身后,大声喊着:“venus!”

    她呆呆地回过头。

    “你的书忘记拿了,还在我手上呢。”

    “对啊。”她恍然大悟地敲自己的后脑勺说:“瞧我这人总是慌慌失失丢三落四的,连教课的书都忘了。”

    “下次小心一点,我走了。”杰克小力地拍拍她的额头便转身离开。

    程思雨接过书本,思想梦游,独自低头径直地向家门走近。

    一走到门口,便又看见沈凌风,触碰到他炽热的眼神,除了内心止不住的兴奋与紧张,手捧玫瑰的她还感到心虚,于是回避他的眼神,一时之间不敢望他。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她没有想过沈凌风会再一次站在她的家门等候。

    “程小姐,你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的。”他话里有话嘲讽地说。

    “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她对他的话语感到不满,愤愤地回答。

    “难怪你忽然像变了个人一样,连说话哄你的机会都不给我。原来不是因为你对我的忍耐有多苦,而是因为你根本已经见异思迁。你朝三暮四,一和我吵架就约个外国人出来解闷。我一直以为你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原来天下乌鸦一般黑。”沈凌风强忍怒火地质问她,脸上写的全是满满的怀疑与愤怒。

    “你可以说我做的不够好,你嫌我不够聪明我也可以忍。但请你不要侮辱我的人格,我和杰克是今天才见面的,他和我说在台北发展教育行业,想约我出来向我请教经验,而这束花是他买来答谢我的,完全不是像你想得如此龌龊不堪,我和他只是普通谈话,清者自清。”程思雨义愤填膺,极力为自己辩白。

    “呵呵,他连你叫venus也知道,我怎么不知道?”沈凌风围着她走了一圈,眼光也一直停留在那束花上打转,不屑地说:“男人会有这么简单吗?你不就是在自欺欺人,他从法国追到台北实在勇气可嘉,持之以恒,连我也不得不佩服他,还想出以教书来搭讪这种烂招,不知所谓。”

    “沈凌风,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但你会对我的英文名字有兴趣吗?你有过问过我的事业吗?你对我根本一无所知。也请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吗,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和你身边的朋友一样,一天到晚只想着怎样去骗女孩子的感情,肤浅地叫人难以理解。”程思雨反驳他。

    沈凌风内心的怒火燃烧,并不相信眼前这个刚硬的女孩子竟是几日前还对着自己撒娇卖俏,奉献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的女人,他失望地说:“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我朋友又做了什么了?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你不要一竿子打沉一船人。我在你家门口等了你两个小时,换来的却是你和另一个男人的卿卿我我,我为你愁眉不展,你却大张旗鼓地和另一个男人去私会。”

    他的话语像利剑一般深深刺痛了她的内心,眼泪一下子涌出,她带着哭腔伤心地说:“我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傻傻站在这里让你羞辱,就像一只绵羊一样被你一层皮又一层皮地狠狠扒下来,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以,那你就走,就算你是我的男朋友,就算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你也没有权利这样批斗我,贬低我,伤害我。”

    沈凌风不可思议地抬头瞅程思雨,不能相信柔顺的程思雨竟会说起让他离开的话,他不可思议地盯着她说:“既然你已经变心了,既然你已经不再爱我,那大家再多说也没有意思。”

    “我没有,我根本就没有变心!”程思雨喊着。

    “有,你有。”沈凌风大声嚷着。

    “你走,我不想再看见你,你想走就走,你想怎样就怎样!”

    “好,我会走!”沈凌风走到程思雨面前,一把*去她手里的红玫瑰,猛得摔在地上往死里踩,踩得面目全非,花瓣淤黑,全为碎片。

    然后他开着车像支脱弦的箭一般绝尘而去。

    程思雨看着地上散落四周的花瓣,内心有说不尽的愁苦,倒不是说她在为花惋惜,说实话她对这些花并没有很深厚的感情。她只是伤怀,心里遍布地敏感的神经全为沈凌风瑟缩和颤栗,她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对她如此粗暴与无礼,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不信任她。难道他对她就像她对他一样,相互之间没有真实的信任感与安全感,大家根本没有完全了解与融合彼此,只是盲目得因为爱情而强行靠近。难道她不应该把自己交给他吗,是她太草率了吗?他们这次会分手吗?想起这里她心又强烈地刺痛。她不明白,她真的完全不明白,也不想去深究,不敢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