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五十七章:嫌疑第三者

第五十七章:嫌疑第三者

 热门推荐:
    程思雨径直走到叶辉桌前,耸立的人影挡住他的视线,他怔怔地抬头望见那兴师问罪的脸孔,不,正确的来说,是代人问罪,他瞠目结舌,愣了一刻开口说:“你...你怎么在这?”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而不是你问我。”她反问道。

    叶辉摸不着头脑,吞掉口中的薯条,用纸巾擦干净嘴上残留的番茄酱,站起身子激动地说:“你跟踪我?!”

    “你少自作多情了。你又不是我的男朋友,我凭什么要跟踪你,不管你相信与否,我的确在这凑巧遇见你了,可怜我的好姐妹在家为你寝食不安,你却与小三在外偷情幽会。”程思雨一手拍在桌面上,打抱不平地说。

    叶辉急了,眼里冒火,大声嚷道:“你别胡说八道好吧,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在偷情,左眼还是右眼,我出钱带你去看白内障。”

    “你不要狡辩了,那你说,她是谁?”程思雨伸手指了指正坐他对面的犹如一只受惊小白兔的夏晓冰,只见她脸色惨白,惴惴不安如坐针毡的样子,还真有一股“我见犹怜”的气质,撇开闺蜜情谊评价,夏晓冰确实要比初蕾优胜,不说别的,就她身上那股柔媚劲,逮谁谁都逃不掉。

    夏晓冰求助地向叶辉瞥了一眼,他对她使劲挤眉弄眼。程思雨察觉出便打断他们说:“叶辉你在眨什么眼睛,又想耍什么花招吗?”

    “不是的,思雨,你误会我们了,叶辉是个好人,不关他的事呀,你可不要错怪好人。”夏晓冰焦急地解释道,脸上因紧张而涨的通红,呼吸瞬间变得紧凑起来而不止地咳嗽。

    意识到自己的过于咄咄逼人,而夏晓冰看着可怜兮兮的,又是他们三个人的同学,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小三这种不见得光事情的人啊,思雨有点自责且收敛了气焰说:“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倒是可以相信你们,但请你们把事情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吧,初蕾可是已经怀疑叶辉在外面有女人了,整个人的精神都很紧张纠结,情绪一点就得燃。”

    “思雨,出来一下。”叶辉揽着思雨的肩膀走出雪糕店,窃窃私语道:“你倒听我解释,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她被男朋友抛弃了,我见她可怜又是以前的同学,就陪她出来散散心安慰安慰她。”

    “她可怜又关你什么事,初蕾可怜才应该是你的责任,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初蕾为你牺牲多少了?”思雨咬着牙齿,齿缝间透出愤怒,一手把叶辉推去墙边。

    叶辉扶着墙,站直身子,脸色略带不满撅着嘴巴说:“你们这些女人只懂得帮自己姐妹声张正义,但从来不问事情缘由,不问青红皂白就指着我鼻子骂一通。这对我公平吗?初蕾的性格你还不清楚吗,强势骄纵,控制欲强,我因为爱她可以忍耐她,但人的容忍总有极限的吧,弹簧弹力再好也总会有断的一天吧,上吊还要歇口气了,她总得让我有喘气的时间吧?”

    “可是你这喘气的时间也太久了,初蕾为了你都不知今后能不能有孩子了,你不会是念完经不要和尚,得了便宜还卖乖吧?”程思雨瞪大眼睛愤怒地追问他。

    “你说的是什么话,把我当作什么人呢?”叶辉躲避程思雨的眼神大声嚷嚷道。

    “那你到底打算要怎么安置初蕾,你什么时候要和她结婚?”

    “我没有说不娶初蕾,我现在不是没钱嘛,事业还没有成就,稳定下来后我肯定会娶初蕾的,她得再给我一点时间啊,我们才二十二三岁不是吗?再过一两年我肯定把她接回家做叶家媳妇的。”叶辉一手扶着墙,一手抚着脖子滔滔不绝地说。

    “好,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夏晓冰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别岔开话题。”程思雨继续逼问道,不顾来来往往行人逗留在他们两人身上的眼神。

    “她啊!是一个有夫之妇的情人,据说是婚前有和那男人在一起,后来男人为了有钱女人把她抛弃了,与现在的妻子成婚,然后婚后又回头找晓冰说是忘不了她想重温自己的爱情来着,晓冰心软就答应了,这段时间男人妻子发现了他们之间的猫腻,和男人打闹一场,所以又抛弃晓冰,连续受同一个男人的伤害两次,你说哪个女人能承受这种打击啊?这不有天我发烧去医院看病碰见憔悴的她,就关心问候两句,然后就知道她这个悲哀的故事了。我不就看她又傻又可怜才安慰安慰她嘛。”

    动了恻隐之心,但依然半信半疑,程思雨说:“安慰要吃别人雪糕哦?”

    叶辉摔摔头无奈回答:“你说你们这些女人就跟算死草一样,度量这么小,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性格嘛,那我以后碰都不碰她的东西还不行嘛!”

    “你别怪我这么想你,你这人太油嘴滑舌不靠谱了,如果不是初蕾那么爱你割舍不掉,我才懒得理你了。”程思雨白了他一眼说:“你说的当真?”

    “哎呀千真万确,你就相信我吧大小姐!”叶辉抚着头说。

    “好吧,我看她也挺可怜的,就暂且先相信你,但你得与她保持距离,当下得快点去照顾初蕾,初蕾这次真的很伤心,你也太狼心狗肺了这么久不给她一通电话。”程思雨说。

    “好好好,你怎么说怎么做,不过你得答应我,这件事不能告诉初蕾,不然她肯定又要闹的。”叶辉祈求道。

    “好,但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要再频繁与夏晓冰联系,别人的爱情生活你帮不了也管不着,如果再让我发现你和她关系密切,我一定要告诉初蕾。”程思雨严肃地告诫叶辉,决定先帮他隐瞒此事,内心却是矛盾交织,于情她应该告诉初蕾自己的所见所闻,可是于理,她毕竟是初蕾与叶辉两个人之间的外人,朋友的爱情自己是不便过多搅合的,如果晓冰真的与叶辉两人清清白白,而她却冲动地在初蕾面前告他们一状,搞不好到最后她成了罪人,好心办坏事,初蕾也不领她的情一同责怪她,还会影响她们多年的友谊。

    所以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思雨最后还是决定先静观其变,不要打草惊蛇,况且夏晓冰看着也不像是个会说谎话的人,她看起来是多么的柔弱,没有还击之力。还是默默关注叶辉的一举一动,一有什么不妥就立马告诉初蕾,再帮她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