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五十八章:海边

第五十八章:海边

 热门推荐:
    今天是星期二的日子,程思雨上补习社的晚班。如同往常下班时分如期而至,她微笑宠爱地与孩子告别,对一同上班的老师点头打招呼,只是在低头垂睫收拾书桌的一刻,对沈凌风的思念依然却上眉梢。每当闲暇静下心来神游时,脑海总是一闪而过他最后离开的神情与愤怒,是那么的决绝,那么的失落。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收到他的音讯了,没有一通电话,没有一封信,程思雨只是任凭自己在每个夜晚辗转反侧惴惴不安陷入即将失去他的恐慌与哀伤中,也不愿主动去向他求和,她再也不想卑微到在尘埃中乞求他的爱,不愿置身在一半火水一般甘露的地狱与天堂交界里忽冷忽热的痛苦中搜寻他对她爱的凭证与足迹。她累了,她想被爱,她想得到他的在乎,如果风能够传达她的心声,整个树林都会把这个孤单的秘密笼罩至他的耳畔,树叶会盘旋在耳边绕出一个小小的心形,翩翩起舞在他明媚的双眸前。

    半个月过去了,他依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无声无息,仿佛从前他给过她的温暖与音容笑貌,还有那如大海卷浪般澎湃的爱只是梦一场,昙花一现,但早已成过眼云烟。就这大半个月的时间,或许,他已经忘记她了,或许,他找到何碧君了,或许,他有新欢了,或许,啊,她的心在痛。

    倚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紧蹙眉毛,大脑里的神经在缠绕打架抨击她脆弱的脑膜,倏然站直身子,倒一杯热水舒缓大脑与冷静思想。这时几个未走正等待家长接送的孩子嬉笑玩耍地走到她面前,调皮又神秘兮兮地说:“老师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看见什么了?”程思雨捧着茶杯对着水吹凉,好奇地微笑着说。

    “我看见一个大帅哥!!!”婷婷惊喜地说。

    “对呀对呀好帅呀!”小朋友们起哄着说。

    “帅哥?奥,是不是杜叔叔呀?”估计是逸凡来接琪琪了,这些小不点真是人小鬼大的,比老师还要花痴呢,程思雨望着这群天真烂漫的孩子哭笑不得。

    “谁是杜叔叔呀?”

    “琪琪的表舅父呀!”她挽着孩子们的肩膀说,只要一对着孩子们,她就能无时无刻变得无忧无虑。

    “应该是,好像是,大概就是了,大家都说琪琪有个帅舅舅!”孩子们齐声应和道。

    “真是的,要是你们把这门心思放在学习上老师就安心了,让我下楼看看。”程思雨讪笑道,往前走两步走下楼梯,孩子们也在身后跟着走。

    缓步走至门口,逸凡二字正要脱口而出,不料映入眼帘的不是杜逸凡,而是,她朝思暮想,魂牵梦萦又爱又恨,恨得想一口吃掉的沈凌风,本能的反应令她脸色一变,转身不愿望他。

    “老师老师,帅叔叔拿着好大好香的玫瑰花呀!”小朋友们在身后起哄道。

    她才微微侧过头,倔强地用余光偷偷凝视,他手捧一束鲜艳的红玫瑰与香槟色玫瑰簇拥而成的花束,脸上挂着憔悴却带点孩子气的阳光微笑,他走上前发自内心的诚挚地望着她的双眸说:“思雨,我想你已经冷静完了,现在可以原谅我了吗?”

    所有的愤怒与心麻都被这一刻的见面与轻柔细语化解,她的心窝顿时被热气沸腾,喉咙堵塞,热泪盈眶即将泫然泪下,他的身影,他的面容,他的微笑,他的求和,都是他期待已久的,上一刻还被他们也许会曲终人散的离情别绪纷扰,下一秒就如她所愿,沈凌风再次拿着鲜花活生生地站在她的面前,乞求她的原谅,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他终究是爱她的,他不会离开她,他们应该是离不散的璧人。

    她只是稍微做做样子地逞强说:“你的冷静期还真短,只需要两个星期吗,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要不我再给你延长期限,让你多半个月想清楚。”

    沈凌风走上前,一手捧着鲜花,一手紧握她的双手说:“不要口硬心软好吗,我知道你想我,对我承认吧。”

    “是的,但我更怨你,让我一再置身愁丝缠绕借酒消愁的境地,你怎么能沉得住气,我一直在等你,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煎熬。”她的眼泪不争气地掉下,双肩耸动呜呜咽咽地说。

    沈凌风抱住她戏谑地说:“傻瓜,小朋友都在你身后呢,你哭成这个样子,要他们怎么看待你,师威全无了,到底谁才是小朋友。”

    “都怪你!”她擦擦鼻子娇嗔说,又尴尬地望一眼身后的孩子。

    孩子们倒是一点都不害羞,反倒戏弄他们笑着说:“老师你们是在谈情说爱吗,大帅哥与老师做羞羞的事,抱抱。”说着小朋友们在模仿他们刚才的行为代入角色扮演。

    程思雨双手叉腰严肃地说:“你们这群小鬼,不能学这个哦!”

    沈凌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糖,分给小朋友,摸着他们的小头颅说:“叔叔买了糖果给你们。”

    “谢谢帅叔叔!”小朋友们争相拨开糖果地包装纸津津有味地品尝起来,口里还不望说一句:“老师你们继续,不碍事。”差点让程思雨翻白眼晕倒。

    她刻意与他保持距离,略带严肃地说:“都怪你,你哪个地方不好去,偏在这里,影响孩子对我的印象,而且,我只是碍于刚才那个尴尬地场面才接受你的道歉,但我的气还没有完全消。”

    “程老师,你真严肃。我还不是为了给你惊喜吗?那好,我们等会离开补习社,再慢慢补偿你好吗。至少你看看这花,喜欢吗?”他把花捧在她面前,目光如炬地望着她期盼她的回答。

    “喜欢。”程思雨低头羞涩小声地说,接过他手中的花,欢喜地凑过鼻子闭眼闻玫瑰浓郁的芳香。

    老师们正摩肩接踵一个接一个从课室门口走出,目睹眼前一幕大声地说:“哇,这又是哪个大帅哥呀,还有那么大束那么美丽的鲜花,羡煞旁人呀程老师。”

    程思雨尴尬地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