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六十二章:需要孩子

第六十二章:需要孩子

 热门推荐:
    几天后忍不住闯进谢初蕾家里打探个究竟,心里悬着的大石终于落地,还记得在谢伯母眉飞色舞打开门后看到的喜乐融融的一幕,就知道一切雨过天晴,不出所料,他们又和好了,叶辉没有违背自己说过的话,确确实实登堂入室向初蕾负荆请罪,还一反往常地对谢伯母百般讨好,左一声岳母大人地叫,右一声妈地喊,哄得初蕾与谢伯母心花怒放,再加以三寸不烂之舌,解释地滔滔不绝,足已令初蕾前些日子的阴霾通通烟消云散。

    准备开始午餐之时,熟悉的轿车停驶声音从楼下传入思雨的耳畔,她拨开米色碎花落地窗帘往楼下一楼大门口的方向望去,瞅见继父程暮云打开车门,习惯性地左手插裤袋右手挽公文包徐徐走近。她随意收拾容貌与衣着拾级而下。琼嫂眼看先生回来,即兴奋地转头对楼上方向大喊:“太太,先生回来了,先生回来了。”

    听闻消息赵雨涵心头哆嗦不停,手颤抖地抓住胸口的衣服,紧张地不知所措,忙乱摸起梳妆台上的梳子,一下又一下顺着头发机械地梳,看着镜子上憔悴与苍白的自己,恍惚被鬼吓坏了一般,无力地抚摸自己已不再光滑的微微起伏如沙地的脸,惊悸地睁大眼睛,小小的泪珠无声无息地从眼角溢出,她茫然失魂地打开粉饼盒,频繁地往脸上扑粉,扑了一次又一次,以图遮掩脸上的残破与岁月的摧毁。

    满带笑容地走下楼,雨涵望着程暮云小心翼翼地说:“暮云,你回来了。”

    再一次受宠若惊的程暮云不再感到惊喜,首当其冲触及大脑神经的只有惊吓,他见识过赵雨涵在柔情种种后的歇斯底里,也体会过她疯疯癫癫后的声泪俱下,绝对比直接劈头盖脸给他一顿臭骂更为痛苦,就好比是温柔地抚摸脸颊又突如其来地抽他一巴掌,喂他一口砂糖又搅杂一口粪土,舒适安全的避风港实际隐藏数把锋利无比的刀,叫人回想起来心有余悸,仿佛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一半是绚烂明媚的天堂,另一半却是雷电交加的地狱。

    “嗯”应付地回应一句,走到饭厅坐下。

    琼嫂把饭菜按顺序摆在桌面上,经过程暮云时笑面嘀咕一声:“太太等你回家好久了,这几天每天亲自下厨,嚷嚷着要做你最爱吃的菜怕你回来没有胃口,你看今天摆在桌面上的也是你最爱吃的菜呢。”

    程暮云下意识地瞥桌面的菜式一眼,清蒸桂花鱼,酱油鸡,鸡杂炒韭菜,蜜汁叉烧,五柳炒蛋,确实都是自己爱吃的家常菜,于是心头一软,表面冷漠,内心防备卸下一级,淡淡地说:“回自己家不需要这么隆重。”

    “要的要的,只求你原谅我。我知道自己的错了。”赵雨涵拉开椅子坐在程暮云隔壁,又喊一句:“思雨,吃饭了。”

    程思雨在与程暮云隔开一个位子的位置上坐下,拿起碗筷不做声地夹菜咀嚼。

    “这几个菜都是我亲自下厨的,全部都是新鲜进口的材料,还有配料都是我托人在国外买的,每天都准备了好久好久,你得给我点面子尝尝。”赵雨涵一脸笑意,一边说着一边把菜夹去程暮云碗里。

    “谢谢。”程暮云无所适从地接过,望着她尴尬地笑笑。尝试一口后,觉得确实可口,嘴角上扬惊喜地说道:“真好吃,你的厨艺还是很好。”

    “真的吗?那你多吃点。”赵雨涵眼里闪耀希望的光芒,捧着腮激动地说着,一味往程暮云碗里夹菜,好像眼前这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只是五六岁的孩子一般,害怕他吃的不够,当妈的得对他手把手悉心照料。

    “雨涵,你别这样,我自己可以来,更何况厨房这种油烟瘴气的地方还是少进,对你身体不好,这些活留给琼嫂做就行了,你说你抢了琼嫂的活她还能干些什么?”他打趣道,原为了活跃气氛。

    赵雨涵陡然低下头不作声,程暮云慌了,摇摆她的手问:“怎么了,我又说错话了吗?”

    望着父母,程思雨心有不悦,实际内心不愿意看见自己的母亲在继父面前唯唯诺诺,卑恭拘膝的没出息模样,可是难以接受并不代表不能理解,她很能理解赵雨涵,粉退花残的年纪与弱不胜衣的身体,悲喜交集的大起大落心理,又有谁能够忍受,谁还愿意去背负一个十足的累赘,所以她不怪程暮云,男人能够做到他这个份上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也不能瞧不起赵雨涵,她只是在抓住生命力的唯一一根可依附的稻草。现实迫使程思雨从容,摆出一副云淡风轻地模样,此刻眼里依稀只有美食,会发生何事均与她无关。

    “你是觉得我做的菜味道不好吗?莫非你还在生我的气?”赵雨涵失落地低声声。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想多。”程暮云喘一口气,疲惫不堪,安抚地拍拍雨涵的后背,继续若无其事地吃饭。

    “吃饭吧,别说那么多了,我想爸爸工作也累了,早吃完早点休息。”程思雨插话说。

    “大人说话你小孩子不要随便插口。”赵雨涵神色严肃,不耐烦地呵责道。

    程思雨不再说话。

    过一会儿,赵雨涵试探性地对程暮云说:“暮云,你觉不觉得,咱们别墅里住的人太少了,人丁单薄,缺少点人气,特别是阳气,夜里我一个人在大厅独坐的时候,总是觉得冷,透不过气。”

    “我觉得还挺好的,不是还有琼嫂与思雨陪你吗,我也不是天天不在家。”程暮云不在意地说。

    “你一个月在家的日子能有几天,不是加班就是应酬,要不就是出差,思雨这孩子也大了,女大不由人,儿女大了自然会有她自己的世界,难道我这个做母亲的还能绑住女儿天天陪伴自己谈心里话吗?琼嫂毕竟是个外人,又怎么能和自己人相提并论呢?”赵雨涵又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来。

    停下手中的碗筷,扶着额头,他烦闷地转头看赵雨涵说:“那你到底想怎么样,雨涵,你直接说吧。”

    “算了,我还是不说了。”她闭口生闷气。

    “你说吧,我不会怪你。”程暮云脸上又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我在想,自从正宇死了之后,我就一直放不下过往,每天活在自己的回忆里折磨自己,所以才会变成现在神憎鬼厌的性格,但这都不是我想的,我控制不住自己啊,好讨厌自己,所以我想,如果我有一个孩子,而且是个儿子,把他当成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甚至是正宇投胎后转世的二代,那么我一定会好好待他,好好爱他,有了他,我的人生一定会幸福起来。何况,你的公司也需要继承人不是吗,思雨是个女孩子,不精通汽车制造这方面,自然不能接手,但是我们有了儿子就不一样了,我和你才四五十岁,还可以栽培他二十多年,等到我们七十多岁养老的时候,就可以放心把公司交给他打理了对不对,这也是解决掉你的后顾之忧啊。”赵雨涵满怀希望地,取悦地对他说,眼神里满是期待。

    程暮云倒抽一口冷气无奈地笑了,他望着赵雨涵没好气地说:“领养的孩子能和自己的孩子一样吗,领养的孩子能和我们的正宇相提并论吗?他怎么能够代替我们自己的儿子?你认为让我把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就这么拱手相让给一个和我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儿子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雨涵,求求你有空就多看看书,要不就约朋友或者是张太太还是何太太外出坐坐,晒晒太阳,也了解了解现在这个社会的变迁时事与发展形势,不要老是瘫坐在家想些有的没的吓人的荒谬想法,我已经开始老了,真的禁不起你这种精神摧残。我饱了,出去走走。”说着提起衣服往门口走。

    “暮云,你不休息吗?”赵雨涵站起身,像个受委屈的媳妇一样怯怯地问。

    “不需要了,我现在也睡不着。”程暮云压抑地回应。

    “我知道,又是我的不对,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想法会令你烦扰,我只是在极力弥补我的错误,想挽回与你的感情。”赵雨涵茫然失措地解释道。

    “我没有生气,你回去休息吧。”程暮云说。

    “你难得回来?又要走吗?”赵雨涵控制着情绪强忍着眼泪说。

    “唉!”听见此话,程暮云又感到烦恼至极,挥挥衣袖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见程暮云的离去,赵雨涵又再控制不住地捂着脸啜泣,一阵“呜呜”地哭声,刺痛了正坐在对面的程思雨的心。她站起身,向赵雨涵的方向走去,想过去握住母亲的肩膀安慰,却迟迟伸不出手,自从上次弄丢了正宇的百日照片后,一道重重的栅栏就拦在母亲与自己之间,尽管母亲之后也一直在向自己示好,企图修好母女之间的感情,但是有些话,说出了就收不回去,有些行为,做多了就积小成多,绝望都是一点一滴的失望积累而成的,程思雨再也不奢求能够让赵雨涵去爱自己,也不愿意再心存侥幸心留期待,免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最终摔得越痛。

    赵雨涵忽然抬起泪流满面的脸,可怜兮兮地望着思雨,眼里满是期待与寂苦,思雨面有难色地不敢回望她的眼神,随手拿起桌面上的一包纸巾放在赵雨涵的面前,就匆匆跑出门外。

    顿时,赵雨涵那因随着岁月流逝也没有老去的眼睛失去光泽,黯然失色,她握着拳头全身发抖,一口闷气顶住喉咙像火烧一样地燃起熊熊火焰却怎么用力也咳不出来,她感觉全身痉挛,心脏因伤心与悲愤强烈地抽搐着,她大喊一声:“啊”随手横扫桌面的餐碟与碗筷,心力交瘁,终于不能自控地泣不成声。

    琼嫂闻声急忙跑来握住赵雨涵的手询问何事,她什么都不愿说,只是口里来来回回地说着,啜泣着,呐喊着:“为什么都要这么对我?为什么都不愿意原谅我,为什么你们都不理解我?是我想这样的吗?你们不懂吗?谁能理解我内心的痛苦!!”

    程思雨走出家门外,看见坐在轿车里的程暮云打开车窗,手指夹住香烟吞云吐雾,脸色愁眉锁眼,好憔悴。她走到程暮云的车窗边,他斜睨一眼无力地说:“有什么事吗孩子?”

    “爸,我们可以出去坐坐谈一谈吗?”程思雨说。

    程暮云疑惑地望着程思雨,若有所思,一分钟后,回答她说:“好吧。”

    程思雨坐上了车子,车子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