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六十四章:高烧

第六十四章:高烧

 热门推荐:
    程暮云翻开餐牌,递放至沈太太面前,她下意识提起手挡挡,客气地说:“不客气了程先生,我刚喝完两杯咖啡,现在肚子还是饱的。”她说完自己笑了起来。

    “澳,对啊。看我这是什么记性。”程暮云清扫额头往上一点头发,讪笑着打趣说。

    “一直就想和你见一面的,也没来得及和思雨说,这孩子没心肝,怎么有空也不来我们家玩玩,沈伯母可是老念叨着凌风多把你带回来。不过缘分这回事就是奇妙,今天即兴来喝杯咖啡,也能看见程先生一面,真凑巧。”沈太太掩掩嘴角眯笑说。

    “伯母,我是怕打扰你们,也不知道你们方便不方便,才一直没敢常去拜访你,凌风也没有把伯母的话告诉我,不然我一定第一时间去探望你。以后我会做的更好的,请你原谅我。”程思雨牙齿咬着嘴唇,活像个委屈的小媳妇。

    “伯母明白的,也不是要责怪你,年轻人嘛总要外出拍拍拖,见见外面的风景,老是宅在家里哪有什么意思。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就是开开玩笑,逗逗你,你不要放心上,只要你对我有这份心就行了。”沈太太说。

    程思雨像个被教育的小学生一样全神贯注地聆听,思想与精神自然不敢有一丝怠慢。

    “思雨这孩子我了解,她是个孝顺长辈的好孩子,只是在感情方面比较独立,很少与我们沟通,加上恋爱的经验缺乏,所以在处理人情世故的问题上,方法难免会有欠缺。还望沈太太你平常对她多多包涵,替我好好教导她。”程暮云轻拉面前咖啡杯子,用手在杯盖上轻敲两下,又抬头看着沈太太淡淡地说。

    “像程先生这样优秀的人教出来的孩子,自然是不一样的。我在心里把思雨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因为她是我儿子喜欢的人。”沈太太浅浅地笑着,大方得体。

    “听闻程先生是力威汽车公司的老总,分店是遍布全国,生意是做的越来越好,我们身边的生意人都有听说过你的名字,真是久仰久仰。”沈太太恭恭敬敬地说。

    “沈太太,你太过奖了。”程暮云不好意思地回应说,脸上却掩不住暗涌的得意。

    “哪是,是你太谦虚了。不过如今程先生膝下无子,怎么不和你的夫人追生一个儿子呢,莫非是怕夫人身体不适?您真是一个疼爱妻子的好丈夫。”沈太太不经意地提起。

    “澳,其实我本来有一个儿子,只是很不幸,他很小的时候就生病离开我们一家了,而我现在,对子嗣什么的并不在意,只要孝顺生男生女都一样。”说这话的时候,程暮云内心有点心虚,脸上透出了一丝难过与牵强。

    “不好意思,程先生,我无意提起你的伤心事。这么说,我们思雨以后可要承担掌管起家族生意的责任了。”沈太太试探性地望了一望程思雨。

    思雨与程父瞬间沉默了,程思雨尴尬地笑笑说:“我对做生意并不在行,也没有那种头脑与兴趣。”

    “兴趣是可以培养的,不懂可以学。你可是独生女啊,要以家族利益为重。”沈太太一腔教导的口吻对程思雨说。

    “伯母,要帮你叫多一杯咖啡吗?”她想借机转移话题。

    “喔,不用了,我准备走了。”抿抿嘴巴,转向程暮云说:“程先生,有空的时候来我们家吃个便饭吧,顺便把你夫人也带上,我们好联络感情。”

    “好的,只是我的妻子最近身体一直不适,可能不是很方便。”程暮云尴尬地说。

    “没关系,你们什么时候来我们家都欢迎。”沈太太始终保持着大方得体的招牌式笑容。

    那天晚上沈太太回去后就叮嘱沈凌风,两天后是她的生日,要把程思雨带来与沈家一家一同外出吃饭,沈伟霆在一旁聚精会神地翻开报纸阅读,没有发表意见也没有表示反对。

    沈凌风虽然感到意外,但内心愉悦极了,满心欢喜地答应,也没有问太多原因。

    经过郑斯嘉身边的时候,她在他耳畔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恭喜你啊,丑妇终于要见家翁了。”

    沈凌风狠狠瞪了她一眼,又恢复笑容说:“真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也得提醒你一句,嫉妒容易让本来就丑恶的女人变得面目可憎。”

    “沈凌风,你不要太得意了,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快活的。”郑斯嘉咬牙切齿地说。

    “呵,走着瞧,你以为你是谁。”他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嘴角鄙夷,就擦肩而过。

    她无声地握起了拳头,强忍着情绪,额头上的青筋止不住张牙舞爪地在表皮暴露无遗。

    两天后的下午,沈凌风又再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程思雨的楼下,用手机拨通她的电话,告知她今天是自己母亲的生日,要带着她与沈家人一起吃饭。程思雨匆匆拾掇一番,略施粉黛,选了一件浅紫色的丝绸连衣长裙,匆匆出门。

    车上程思雨望着窗外的风景不言不语,看起来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在想东西出了神。沈凌风望着她机灵地笑了,搭讪一句:“怎么了,小朋友在想什么想的出神。”

    程思雨撅起了嘴巴,低下头不说话。

    “怎么了,耍什么小孩子脾气呢?”沈凌风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瞥了她一眼。

    “今天是你妈妈的生日,你怎么不提前说呢,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你看我连收拾自己的时间都没有,也没有选好要穿什么衣服,连礼物都还没有买,这样实在太狼狈了。”程思雨不悦地埋怨道。

    沈凌风宠溺地笑了,拍拍她的头说:“还以为你在担心什么呢,原来是这个,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至于穿什么,根本急不用担心,你穿什么他们都会喜欢的。”

    “你又不是他们,你怎么会知道”程思雨睁大着眼睛嘟囔说。

    “我妈你肯定是不用担心的,她是一个慈爱的母亲,我喜欢的人她都会接纳与包容的,至于我父亲,他是个最麻烦的人,但他这次并没有反对母亲让我带你一起吃饭,证明他并不反对我和你事,更何况你是那么乖巧的一个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喜欢。”他自信地笑着说。

    “并不见得。”程思雨不认同地说。

    “什么意思?”沈凌风疑惑不解。

    “我并不认为你的母亲会完全接纳与包容你喜欢的人,我觉得沈伯母她好精明,深不可测,总是话里有话,我很怕她。”程思雨说。

    “思雨,你这么说话我不喜欢,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妈有哪一次看见你不是和蔼可亲,好声好气的。”沈凌风嗔怪着。

    “那...那只是表面。”

    “她生日都让我带你一起吃饭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你根本不懂。”程思雨支支吾吾道。

    “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明明是挺高兴的一件事被你说成这样,真扫兴。”沈凌风语气里夹杂着怒意,脸上紧绷着,神色严肃起来。

    程思雨垂下头,没有说一句话,偷偷地看了凌风一眼,又回过头,然后小声地向他说:“对不起,我承认刚才是我的不对,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沈凌风握住方向盘,全神贯注地望着前路,并没有理会程思雨。

    手机铃声陡然响起,沈凌风拿起手机按下接通键,不一会儿说:“知道了妈,我们正在去的路上,很快就会到的,你们等等。”

    程思雨又再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望着窗外的树木与车辆,凝望平坦的大地从容不怕地匆匆后退。

    沈凌风抚摸着她的手说:“好了,不要闹别扭了,你不要想太多,笑一笑,我还是很喜欢你的。”

    程思雨抬起头望着沈凌风噗呲地笑了。

    就在车里气氛转回融洽的时候,程思雨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接过电话,那边传来了琼嫂的声音急切的声音说:“小姐,你快点回来,太太她一直高烧不退,大概是因为昨晚她一个人整晚站在花园里吹风的缘故,但我想带她去医院她也不肯去,说不想活了,打给先生电话也是一直忙音,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琼嫂你刚怎么不说啊?怎么到现在才发现的。”程思雨焦急地问。

    “太太今天早上在房间里呆了一天,我中午把饭呈上她房间的时候她就说想多睡会,叫我放在一边,直到方才我再上楼看太太的时候,摸她的额头才发现烫的不行啊,她一直嘀咕着说没人管她了不想活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啊小姐,你快点回家一趟吧!”琼嫂说。

    “好的,我马上回家!”话毕,沈凌风眉头一皱,问她:“你说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凌风,我妈高烧不退,现在她不肯上医院,我得立马回家。”

    “刚怎么没事的,而且不能先让佣人送她去吗,发烧应该没什么大碍的,吃个药打两针就没事了。我妈今天生日,在那边一直等着我们过去吃饭呢。”沈凌风说。

    程思雨蹙起眉毛,抿起嘴巴,眼睛睁大着质问地望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