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六十七章:公路上的争执

第六十七章:公路上的争执

 热门推荐:
    午饭开始之时,每人都在饭桌上毕恭毕敬地开动,看似相敬如宾,家庭和睦的沈家,实际缺少了家的温情与舒适,整个饭厅都弥漫着凝重的气氛,给人窒息的压迫,仿佛每人都在使用官方语言与客气语腔沟通交谈,嘴里吐出一字一句都得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推敲。某个时刻甚至给人一种不寻常的错觉,这不是在家,而是在公司,在谈论会,在宴会,这令程思雨开始明白,为什么沈凌风的表面看起来总是冷若冰霜,那是因为长期在拘谨的生活环境下浸透与成长,心里逐渐形成一栋与人相隔的牢固大门,需要加倍地付出与关爱,才能在模糊的雾霭中摸索到一把打开那栋大门的钥匙。

    短暂的共餐体验就显而易见感觉到凌风的弟弟沈凌轩在家中很是得宠,属于外表阳光嘴巴乖巧的人,常逗得沈家二老满心欢喜,其老婆郑斯嘉给人感觉热情懂处事,总能在关键时刻说着灿烂的好话锦上添花,也能在严肃的时刻急中生智化解尴尬与僵持,而关系最差的莫过于沈伯伯和沈凌风了,每当沈伯伯发表言论之时,凌风都甚少搭话,而凌风笑脸说话之时,沈伯伯大部分的时间不是一脸严肃默不作声,就是在一旁打压不屑,数落着凌风的种种缺点,就像在批评一个不可雕的朽木,而又处处与他作对什么都干不成的乳臭未乾小毛孩一般。所以更多的情况是他们各不搭理,极少交谈,因为接触的时间越长,两父子为了不同的三观和生活方式吵起来的概率就会越大。

    但程思雨倒没有觉得沈伯伯像沈凌风口中所说的一般恐怖,不可理喻,虽然霸道跋扈但起码是个性情中人,值得一交,中途还好几次提醒沈凌风夹菜给程思雨,对她的态度倒也算是大方礼貌。反倒是总在一旁一脸笑吟吟的沈太太反而令她头皮颤栗,瑟瑟发抖,只要看见她的笑容和锋利的双眼,心底里总不能自控迸发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令她如坐针毡,想要逃离。

    离开沈家的道路上,沈凌风平静地单手握住程思雨的手,一边手握方向盘专心观察前方道路,一边怡然自得地说:“你看我没骗你吧,早说了只要你肯在我妈面前认个错,以她温柔的个性一定会原谅你的。”

    程思雨别过头看窗外的景色,没有理会沈凌风的话语。

    “喂,搞什么了你个小丫头,没有听到我的话吗?”沈凌风斜瞥了程思雨一眼,手调皮地摸摸她的头,扰乱了她头顶的头发,零散飘拂起来顿时像早上刚起床蓬头盖面的家庭主妇。

    她不吭声地拍顺头发,抿着嘴巴,嗔怪地望着沈凌风一眼说:“你觉得沈伯母真的原谅我了吗?”

    “难道不是吗?”他紧蹙眉头,不解地问。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明白呢,难道你没搞清楚她刚才的话里有话吗,这是在换种方式教训我,并且得让我提前知晓沈家家规好让我早日顺从,把我从一块璞玉雕刻成美玉,从一匹野马驯服为良马。”程思雨闷闷不乐地回答他说,显得有点担忧。

    “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最近得了一种病?”沈凌风沉下声音说。

    “什么病?”“多疑病,被害妄想症!”“你!”。她顿时吐不出一个字来,一股闷气就这么梗塞在肺腑里冲不出喉咙。

    沈凌风紧闭着嘴唇,神情严肃地说:“我妈明明就对你很好,很包容,为什么你总是要找她的茬。”

    “你认为我是这样的人吗?在你心中我就是这么无理取闹吗?”程思雨微张嘴巴,惊讶与不满地问道。

    “老实说,有些时候我还真的觉得是。”沈凌风赌气地说。

    “我估计你是没有听到你妈在对我说不要弄虚作假借花敬佛吧?”程思雨也生气了,可还是压抑着怒火,委屈地说。

    “我听到了,但这有什么问题,我妈还不是随口一说,有找你麻烦了吗,她在我面前可是总夸你,倒是你,在背后使劲地说她坏话。”沈凌风说。

    “我...对,都是我太小肚鸡肠,敏感过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我爱你,又怎么会故意与沈伯母作对呢,我只是敬畏她,太害怕她不喜欢我。现在你把我说得不可理喻,斤斤计较,这样你满意了吗,我就是这么奇怪!”程思雨停止和他辩论,坐在副驾驶上别过头去,望着窗外被凛冽北风呼啸而成的一棵棵萧条树木匆匆往后退。

    沉默了片刻,两人都不作声响,像赌气般地冷落彼此,连窗外的喧嚣也掩盖不了车内此刻的尴尬。

    再过一阵,这次沈凌风先低下头,抛开所谓的大男人面子,主动和程思雨缓和语气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很早就和你说过,麻烦的是我爸,我爸是个很霸道十分蛮不讲理的人,而我妈个性温柔,经常夹在我和我爸之间做磨心,充当调解我俩的中间人,但尽管如此,我妈也从来没有过一句怨言,对这个家尽心尽力,这样好的女人,你还会怀疑她对你不友善吗?思雨,收起你的敏感与小心思,有些时候心思细腻对事情的发展起不到任何一丁点的帮助。”

    听到这样的话语,本来已经开始消气的程思雨心里又不舒服了,心里琢磨着刚开始的他不是说过爱自己的柔情似水与多愁善感,怜惜自己的脆弱与迷惘忧伤吗,怎么从前的优点如今在他的口中吐出来就变成了多余的缺点了,曾经有本书上说过当一个男人不在爱一个女人,从前在他眼里的优点都会一步步沦为能够累计致命的缺点,这令她心底凌乱与酸楚,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迸发出一句明知道说出来肯定又引起没完没了的争吵的一句话:“我并不觉得沈伯父像你口中所说的蛮横无理,只是他严厉苛刻,望子成龙,许多时刻人与人之间都存在反射原理,他之所以对你没有好脸色,很大原因也是因为你没有尊敬过他,不思考自己本身的问题,更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只懂反驳,我承认你有自己的头脑与想法,生意也搞得有声有色,但你太自我与偏执,一不留神很容易作茧自缚,聪明反被聪明误,沈伯父比你有人生阅历与跟社会接轨打交道的经验,也许真的有些道理能接受与采纳的呢,而你只顾着甩脸色,一口否决,一点都不尊重他,我想他对你绝不是看不顺眼,只是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的爱。”

    话音刚落,她就开始后悔自己口中吐出的这句话,胆怯地观察沈凌风,看着他的脸色由红转为青绿,眉毛紧促为粗大紧致的一字,嘴唇紧闭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情绪失控。

    程思雨示弱地伸出双手触碰沈凌风的手臂,摆出求和的姿态。而这明显不受用,沈凌风冷冷地回应她一句:“恨铁不成钢,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一无是处吗?”

    她焦急地解释道:“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是沈伯父也是为了你好,只是在某一方面的观念与思想与你不契合,而长辈的阅历总比我们要丰富,对待事情的看法或许会比我们年轻人通透,总有些地方值得我们借鉴,我只是这个意思,并没有觉得你不好,真的,你在我心里很优秀,是我用词不当。”

    “算了,说再多或许都是掩饰,在你没有经过思考之下说出来的话也许才是真实的想法。”沈凌风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冷冷地说。

    “不是,这不是我的想法,是你敏感了。”程思雨不断解释道。

    这令沈凌风感到不耐烦,沉下声音压住随时都要冲出脑海的怒气说:“你再说话就自己走回去吧。”

    出乎程思雨的意料,并没能想到会在他的口中猝不及防迸出这么的一句话,直接冲破她最后忍耐的防线,倏然冷漠地说:“请你停车。”

    沈凌风有丝惊讶地转过头看着程思雨,又继续若无其事看向前方说:“自己用脑子想清楚再说话。”

    “我叫你停车!”她的声音明显提亮了,带着怒意与不满地望着沈凌风小声地喊。

    沈凌风即刻重重地踩下刹车,车子因为惯性在路上压出一条胎痕,发出吱吱的叫声,两人身子也因为惯性与速度的快止不住地往前倾,头脑瞬间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程思雨打开车门,又轻轻地关上。沈凌风坐在车上倒呼一口气,恼怒地瞪着程思雨说:“你确定不上车,要自己吹着风走回家对吧?”

    程思雨不说话,站在地上一动不动。见她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要上车的意思,他冷笑着说:“很好!”,然后紧紧握住方向盘,猛烈地踩死油门,车子呼地一声绝尘而去,消失在荒野公路上飘飞的滚滚沙尘中。

    大概行驶有一阵子,不安的情绪又充斥在沈凌风的内心里,心里想的全是程思雨伤心的脸孔,更生怕在这一条人烟稀少的公路里,万一出现几个不法之徒对程思雨图谋不轨该有多危险,而且从这里到思雨家的步行路程少说都要一两个小时,在这种地方丢下一个女孩子走了是不是一件太过分的事情呢,想着想着内疚的心情就占满了他整个头脑,猛然急转方向盘,调头沿原路快速驶回,等到驾驶回原地时,却发现程思雨已经不见了,一路上更见到她的踪影,这让他急了,心乱如麻,继续踩着油门往前行驶,开了大概五六分钟,终于在前方公路旁坐立在矮小的围栏后面的大石上,看见了坐在石头上的一位女子的落寞身影,沈凌风摇下车窗,凝视着她纹丝不动的脸颊,面无表情,不知其喜,不感其悲,瞅见她并没有因为他的回来而喜出望外,惊喜若狂,让他很没有面子,他努力维持着自己愤怒的模样,声音冷漠地说:“上车。”程思雨依然别过头去望着远方枝桠交错的大树,没有理会他,也没有看他一眼,只是鼻子一抽一抽,看着像在啜泣,又好似不是,这彻底激怒了他,他用力拍打方向盘,车里响出“卟”的一声喇叭声响,但程思雨仍然视若无睹,纹丝不动。

    沈凌风焦燥地撩拨前额的头发,赌气地说了一声:“好!”,然后深深地踩下方向盘疾驶而去。

    只是这次驶离了大概半分钟不到,他就立刻后悔了,在心里狠狠地怒骂自己,怎么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呢,他是求和的,自己的面子又有多重要呢,思雨是个女孩子,自己是个男人应该多让让她,怎么又在她面前大声嚷嚷呢,这种态度换谁也下不了台阶的。于是挂下了后退档,一直后退车子驶回原地,庆幸的是,她没有走远,依然坐在那个地方。这次他摇下车窗,平复心情态度缓和地说:“别生气了,上车吧,你也不想被风吹成雪条吧。”

    这阵子他才发现,程思雨垂下脸颊挂满了两行清晰的泪水,脸孔因为啜泣而涨得通红,两行泪珠像珍珠一样一颗颗地落在她柔美的浅紫色裙子上,令他悔恨交加,心里就像棉花别紧搓一团的揪痛一样,他立马熄火拔下车钥匙,走出车门,跨过围栏走到程思雨面前蹲下,用手温柔地擦拭她的眼泪说:“不要哭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丢下你的,但是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听到这句话,程思雨猛地一下抱住他哭着说:“我真的觉得你很好,刚是我表达错了,你相信我,那是我言不由衷,你在我眼里心里都很好。”

    “我相信你,真的相信你了。”沈凌风轻轻拍她的后背安慰她说。

    她轻轻推开他的肩膀,凝视他的眼睛哭着说:“你知道吗,刚才你把车子开走的时候,我真得很害怕,我害怕你真的会离开我,我害怕我们真的会分开,我的心很乱,乱的说不出话,我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比爱自己更多。”

    “我相信你,我也爱你。”沈凌风感动地把程思雨紧紧拥在怀里,温柔地抚摸她的头发。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回到程思雨的家门口,临下车前,程思雨望着沈凌风,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我以后一定会多听伯母的教导的,我们以后不会再为这种事情吵架了。”

    “嗯。”沈凌风温柔地笑了,宠溺地拍拍她的头说:“不要想那么多,晚上和你通电话。”

    程思雨甜滋滋地笑了,下车后有点落寞地目送着沈凌风的车子驶远,心里又油然而起说不清的惆怅与落寞,她想,她没有安全感。她想,她不能失去他。

    夜晚十一点的时候,程思雨一直坐在床头拿着手机等沈凌风的电话,再过了一个小时,手机依然没有响起,再望望床头柜上的电话,也没有声响,就这么渐渐地,在分针与秒针滴滴哒哒地行走间,在时间不声不响地流逝中,在朦胧柔和的灯光里,她睡着了。

    直到手机的声音响起来了,她倏然醒来,惊喜地拿起手机,屏幕显示的不是沈凌风的来电,而是他的一条信息,上面写着:“今天太累了,我先睡了。改天找你,晚安。”

    看见手机的信息,心里失落,立刻在回复上打字:“你还生气吗?”再思索几番,又觉不妥,便全部删掉,回复一句:“好的,要休息好一点,爱你。”不到一分钟手机又传来了沈凌风的回复:“爱你。”

    看着这窝心又快速的回复,程思雨笑了,但很快脸上又转而显露出一丝怅惘,一丝寂寞,与今夜的月光极为相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