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六十八章:杰克的关心

第六十八章:杰克的关心

 热门推荐:
    杰克致电给程思雨,约她中午下班后在附近广场的一棵树下一同吃快餐,他们任职的培训班距离不远。

    程思雨如期而至,望见杰克早早到达目的地,并正拿着饭盒等候,笑眯眯地把饭盒递给她说:“我帮你买了个叉烧饭,不知道你们中国人爱不爱吃。”

    “谢谢你杰克,我口味很杂,什么都爱吃哈哈哈。”程思雨说完又咧开嘴哈哈大笑起来,顺势接过饭盒坐在杰克隔壁。

    “ve

    us,你的性格很好,我很喜欢,相信很多人也会喜欢和你相处的,总是窝在培训班里浪费你的才干和资源了,你应该多走出去见识见识,不要只窝在小地方里。”杰克一副热心肠地建议,厚道地说。

    “我也有想过,只是一时间要我辞去工作,我也不舍得孩子们,况且老板娘和同事对我都不错,我在这里工作,还是挺开心的。”程思雨思索了一阵,便说。

    杰克吃了几口饭,就把饭放下,摆起了一款过来人地姿态耐心地说:“做人要目光长远,不走远一步怎么就知道自己不会在更远的位置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蓝天呢,等将来成功了,就可以在打下的江山运筹帷幄了。”

    “哇,杰克,想不到你这么雄心壮志,令我刮目相看。”思雨略带惊讶与敬佩地望着杰克,豪爽地说。

    “不然你还以为我来台湾只懂吃喝玩乐,嬉皮笑脸哦?”杰克得意又故意地调侃着。

    “不敢不敢杰克大哥。”程思雨摆出敬佩的手势,略略地笑起来。

    这时杰克换成一种工作的态度,一本正经地说:“和你说正事呢ve

    us,我朋友是一间外贸公司的老总,最近因为工作要到上海出差,需要带翻译陪同,凑巧公司里的翻译都特别忙,放不下手头上的急件与项目,所以想要找个临时的专业而且能够吃苦耐劳的翻译,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你,已经和他提起你的名字了,希望你可以找个时间去他公司走个面试,就是宏威外贸有限公司,你应该听说过吧,酬劳绝对是不低的,干得好说不定还能转正呢。”

    程思雨欣喜地望着杰克,雀跃地对他说:“这间公司挺出名的,我听过,可是我不是名校出身,他愿意请我吗?”

    杰克点头笑了笑,像望着一个无知的对窗外世界充满好奇心的小孩一样解释说:“当然,只要你有能力,到哪里都能发光发热,前提是你得过了面试,不然玉龙大帝也没有感情讲。”

    “哈哈,是玉皇大帝!”她被杰克滑稽的成语组合和带点外国风味的中文语调弄得捧腹大笑,前仰后合说:“杰克,我现在才知道你这么这么厉害,平常只知道你有几分姿色,殊不知你是个有抱负而且人脉广的人呢。”

    “你现在才知道呢,我美丽的小姐。”杰克挑起了眉毛骄傲地说,一点点的虚荣心不经意间得到了满足,“不然你以为我只是长得英俊。”

    “你别臭美了!”程思雨轻轻推了一推杰克一把,戏谑说。

    “那你得定好个时间面试,我好和别人交代。”杰克说。

    “要去几天呢?”“加上周末三四天,你不是有年假吗,提前请个年假加上周末,请一两天就ok了,很方便的,当是给自己一个磨炼”

    “好的,那我明天去面试吧。”程思雨合上手掌,下决定说。

    “ok。”杰克说。

    “难怪无端和我说抱负,原来是要引导我去面试,用心良苦,不过谢谢你。”程思雨调皮地抿着嘴唇,撅起嘴巴扬起下巴娇嗔地说。

    “虽然我们见面不多,但我能感觉到你的聪明和美丽,我相信自己的眼光,a

    dbelievei

    you。”杰克回应道,咯咯笑了。

    然后两人又沉默了一会,拿起各自的盒饭细嚼慢咽,过了一阵子,程思雨捧着饭盒,手里端着勺子,忽然望向前方来来往往的行人与川流不息的车辆发呆,眼里闪现几分惆怅。细心的杰克察觉到她的情绪欠妥,便关切地问:“怎么了,吃着盒饭也能发呆,想什么呢?”

    程思雨愕然了一下,强颜欢笑地说:“哪有,你想多了。”

    这时杰克笑眯眯滴望着她,调侃地说:“是不是想你的帅气男朋友啦?见过他两次了,有型地很呢。”

    一听到男朋友这个敏锐的词语,止不住地愁绪又不声不响弥漫她洁白的面颊,紧抿的嘴角都仿佛宣泄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抑郁。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早知道我就不提起他了,你你...当我没说话。”瞅见程思雨面露难色,霎时心生尴尬,连忙使用那斜歪变调的中文语腔,硬生生地搬出一句道歉的话语。

    “这不是你的问题,jack。”程思雨朝他咧开嘴巴笑,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饭。

    “假如你不介意,可以和我说说。”见思雨的反应还属平稳,便试探性地询问地,他的确也对她的事情颇有兴趣,尤其是在恋爱方面。

    “和你说了你就能懂了吗?”程思雨埋怨性地斜昵他,不以为然地说。

    “那当然了!”杰克不服气了,竟被一个二十二岁的小女生质疑,直接说:“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程思雨还是一声不吭,关注的点依稀都落在那盒普普通通口味一般的叉烧饭上。

    这样冷漠与充耳不闻的表现显然使他泄气了,只能当作是自讨无趣,无奈地说:“那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了。”

    停顿片刻,她转头瞥向杰克一眼,感觉自己甚于冷漠,冷水浇头一般地打击了他的热心,心头生起了内疚,语气瞬时软了下来并且倾诉般地说:“其实,我和他经常吵架,我很爱他,但是总感觉很难去融入他的家庭,他的生活,他的圈子。”

    “他不和你谈论关于自己的事情吗?”杰克留心听着,疑惑地问。

    “很少。”程思雨摇摇头,失落的说:“很多时候,我只要见不到他,就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在什么地方,他也不会主动向我交代。”

    “那有什么要紧的,你可以问啊。”杰克不解地说。

    “我不想问,他会嫌我烦的,会嫌我咄咄逼人,嫌我不够得体,嫌我不够谅解。其实他已经对我比从前好了,我已经满足。”程思雨有种自我安慰地说服自己。

    “ve

    us,你不可以认为对方已经比从前进步,就不敢要求更多,做的不好就是不好,真的爱你他就会包容你并且为你改变,难道说一个偷一百块钱的贼,变成一个偷五十块钱的贼,他就不是贼了吗,当然我不是说他是贼,只是打个比喻。一段关系里如果永远产生偏颇,一方付出甚多而另一方不懂回报的话,这段关系一定不能维持下去。你们之间要学会沟通。”杰克苦口婆心地发表着自己的见解,一边又拍拍程思雨的胳膊以示安慰。

    “其实他对我还是不错的,我感觉他也是爱我的,只是有时候我们对待事情的看法与做法法迥异,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个孝子,而我认为他的母亲不会喜欢我,总觉得他的家庭是横在我们之间一座不可跨越的高山,即使我披荆斩棘,千辛万苦,恐怕最终只会磕得头破血流,撕心裂肺。”程思雨淡淡地说道,夹杂着一丝忧虑,就好似在预言一件即将要发生的灾难但仍然保持着侥幸的心态。

    杰克皱起了眉头,乐观积极的心态让他无法理解她这种在他眼里属于杞人忧天的惆怅,说:“怎么会呢,你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他的母亲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她缓缓地抬起头,转向杰克看了他一眼,眼神里依然盈满失落说:“杰克,你不明白。但是谢谢你,和你说了一会话,我心情已经比刚才要好了。”

    “ve

    us,你放心,如果你被抛弃了,我第一个冲出来做救生圈,充当你的护花使者,我相信以我的条件还是能够给你长面子的。”杰克自知自己不知晓事情前因后果,很难去判断爱情的对错与评论过多,况且在他的观念里,爱情从来就是合则来不合则去,纠缠太多只会陷入泥泞中越陷越深难以自拔,拿得起放得下并及时止损才是他对爱情的态度,但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与处事方式,不会因为谁的一言一语就会轻易改变,所以只能希望尽量让她愉悦,缓解气氛,于是又开始嘻嘻哈哈不正经地调侃她起来。

    “去你的!”程思雨明显被他的爽朗感染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吃完饭临告别之际,杰克再叮嘱一次:“记得按时去面试,千万不要忘记了,不然我朋友肯定要质疑我的看人眼光了。”

    程思雨咧开嘴巴笑了笑说:“知道啦,你放心,我记性好得很。”

    刚转过身子,杰克又在她身后吆喝一句:“喂,记得要乐观点,有什么问题要直说,要沟通,不要总是忧心忡忡的,不然肯定要像林黛玉一样熬出病来的!”

    杰克的声音洪亮且有穿透力,引起了行人的注意,惹的好几个人路过了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他们俩,令程思雨怪不好意思的,她有点尴尬又欣喜地说:“知道啦!走啦!”

    离开一段路程后,她正打算走路回家,今天的天气清爽干燥,途径街道有种被冬风洗礼的舒适,使她原本平和的心情泛起了小波浪的涟漪,那种对生活忽然充满憧憬与希望的涟漪。

    就在此刻,手机顿然响了起来,本能让她下意识往包包匆忙翻找,生怕自己可能会错过凌风的来电,可是翻出手机定眼一望屏幕,不是那个熟悉的名字,而是一个令她出奇并且料想不到的人——杜逸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