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七十九章:跳江

第七十九章:跳江

 热门推荐:
    沈凌风早上回来公司的时候发现昨晚那束蓝色妖姬依然安然无恙地躺在大门口,只是经过一夜的微风拂拭,难免变得憔悴衰残,黯然失色,他视而不见地走过又停下了脚步,回头往回走,蹲下身子捧起那束娇弱的蓝色妖姬,带回办公室。一上楼他就吩咐徐秘书帮他找一个漂亮花瓶把剩下的花束插起来,徐秘书虽然来的日子不长,干起活来倒是认真细致,让人称心如意,已有些许枯萎的花束经她摆弄一番,显得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正在办公室整理文件的时候,眼睛干涩他便朝面前的花束一望,立刻觉得心旷神怡,悠然自得,只是转念一想,又回望到过往,愁思不禁缠绕,只好轻轻叹了一口气,挨在椅背上陷入深思。此时徐秘书敲门,经批准后进来告诉沈凌风昨晚的女人又在大门口等他,希望他能下去一趟见她一面。沈凌风拨开窗边的窗帘,向楼下望果然看到了何碧君的身影,脸色瞬间冷了,眉头深锁,他示意让徐秘书出去,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回到办公桌上批阅文件,不让任何人进来打扰。

    大概一小时后敲门声又响起,沈凌风不耐烦地喊着:“不是叫你不要打扰我吗徐秘书!”

    门陡然被推开,风风火火进来的不是谁,正是何碧君,她披着一头亮丽的褐色卷发,身穿一条紧身的玫红色裹臀裙,显得凹凸有致,性感极了。“你进来我公司干什么?这里是工作的地方”沈凌风冷淡地问。

    “给我十五分钟,我只要十五分钟就够了。”何碧君坚定地说着。

    他犹豫片刻,说:“好,跟我出来。”在何碧君跟着沈凌风出去的一刹那,几乎全公司的人都惊呆了,他们无一不感到不可思议,谁也想不到竟然又会在公司里看见何碧君的身影,尽管这个女人在从前的日子里经常出入,但这都是从前的事情了。

    何碧君跟着沈凌风走到公司对面的桥上,面对着江边和络绎不绝的马路边,仿佛一切又回到从前,她摸着他的手肘说:“你还记得吗,以前你无论多忙,总是要拉着我到桥上聊一会天,见我一面亲我一下,然后又逐电追风般地赶回公司工作,像个小孩一样,一样可爱。”

    “我早已经忘记了。”沈凌风面无表情地回答。

    “你没有,我知道你还爱着我,直到今天你仍然放不下我。”她虔诚地看着他的眼睛,眼睛燃起了火花。

    他冷笑一番,故作不屑地看着她说:“何碧君,你未免对自己太自信了,我并没有你想的这么痴情,要等一个放弃我的女人这么长时间。”

    “如果你已经忘记我了,为什么还要捡回我买的那束玫瑰,为什么还要把它插起来,你根本就忘不了我。”何碧君一瞬也不瞬地望着他说。

    他怔了一怔,无力地辩驳:“我只是觉得就这样丢了太浪费了,对同样有生命的花是一种亵渎。”

    “既然你对花也如此怜悯,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绝情,你对花好歹也有感情,那对我呢?”何碧君哀求地说。

    “花不会离弃我,你呢?”沈凌风几乎是喊着反问她,怒目圆睁,整个眼睛快要突出来都是红血丝,“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她抓着他的手紧紧不放说:“十分钟,就十分钟。”沈凌风松开了她的手,说:“好,你说,说完就走。”

    “以前我和你分手说过很多伤害你的话都不是真的,我怕你不死心所以要故意伤你的心,那段时间我知道你为了我们的爱情做过许多努力,我很感动,但我也很累,你母亲根本就不同意我们,她找我说过很多难听的话,我忍受了很多但没有坚持下去,我的自尊让我选择了离开你,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这是我一生中做的最后悔的事情,离开你之后的每一天,我的心都要碎了。”何碧君欲哭无泪,悲痛地诉说着。

    “你是因为那个男人比我更有钱才离开我的吧。”沈凌风看着她讪笑说。

    “并不是这样的,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我为什么要回来找你,他已经向我求婚了,我要是为了钱直接嫁给他就好了,怎么还会回来见你呢。虽然我这样做也对不起他,但是没办法,和你分开了这段时间我才更加明白对你的爱有多深,即使将来要在你家受气也没关系,即使要被你母亲嫌弃折磨也没关系,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够了,其他什么的完全不重要,所有的痛都不及失去你的痛的十分之一,我绝对无法忍受你将会属于另外一个女人,只要能够回到你身边,我什么都愿意。”她静静地望着江边,苦笑着流泪说。

    “你明知道我快要说服我的家人了,已经成功了,而且我母亲不是你说的那种人,绝对不是,她是一个善良的人,她一生人操劳忙碌都是为了家人你怎么这么看她,她亲口和我说答应我和你的婚事,而你,你却要在我们付出这么多努力就要收成的时候亲手摧毁这一切,是你放弃了这一切,你根本不会知道那段时间我有多煎熬。”沈凌风激动得热泪盈眶,仰起头不让眼泪流出。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有多难受,我就有多痛苦。可是现在不一样,我什么都不怕,我只怕永远失去你,我只怕你再也不爱我。”她哭泣着说。

    “你已经失去了,我不会再爱你。”沈凌风痛定思痛地说。

    “不会的,不是真的。”何碧君哭喊着说。“我走了,忘记我吧,我也忘了。”沈凌风狠下心,转头就走。

    “不要走,你一走了我会死。我会跳下桥。”何碧君说。沈凌风当作听不见继续往前走,只听到何碧君在背后追赶着然后摔倒的声音,他紧张地向后望,看见她坐在地上扭伤了脚,想立即跑过去扶起她,却忽然停住了,然后狠下心来熟视无睹地回过头去离开。然后再过一会,他听到了有人跳江的声音,心即刻一沉,眉头紧蹙地转头往后看见桥边只剩何碧君的一只鞋子,他惊慌失色,飞奔冲去桥边跳下江去把搜寻,最终把何碧君救了上来,然后把她带去台北别墅休息。

    看着何碧君为了他自杀死里逃生后熟睡的模样,他的心软了,动了恻隐之心,她,还是那么的艳丽,妩媚,和两年前的她没有变过,身上仍然充满着轻而易举就令他疯狂的细胞,他抚摸着她的脸蛋,心不禁痛了。

    等到她在床上醒了,坐直了身子,茫然地望了望周围,欣慰地笑了,“这里还和从前没变,周围都是你的气息,还有我的味道。谢谢你,救了我,我就知道,你不会狠心扔下我。”

    沈凌风凑近床边望着她说:“你怎么这么傻。”

    “我说过,为了你,我什么也愿意,我死也不怕。”她投进了他的怀抱,然后吻了他的唇,慢慢地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几乎不能自控的他还是推开了她,“你以后不能再做傻事了。答应我。”

    何碧君摸了摸他疲惫的脸微笑着说:“我答应你。我会等你的。”

    沈凌风迟疑地,吞吞吐吐地说:“你不要等..我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你说什么,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是谁,你很爱她吗”她声音颤抖地说着,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你不需要理会。”沈凌风说。

    一瞬间她又强颜欢笑说:“没关系,只要能够当你的朋友我也心满意足。能够默默呆在你身边就够了。”

    沈凌风看着她,又看了看手表,摸了摸她的额头说:“你在这里休息,我有事先走了。”

    忽然之间,她紧紧抱住了他的腰哭着求他说:“你不要走好吗,就当是可怜我,在这里陪着我好吗,没有你在我身边我睡不着。”

    沈凌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想到程思雨这会正在餐厅等他一同晚餐,但这边何碧君刚为了他不顾自己生命,死里逃生,他又怎么忍心拒绝她这个请求呢,于是他出于往日的情分答应了她的请求,握着她的手看她入睡。

    等到何碧君睡着了,他小心翼翼走到阳台里打电话给程思雨。电话那边的程思雨说:“凌风,你什么时候来啊,都一个小时了我好饿。”

    “思雨,对不起,公司这边临时有点急事走不开,下次再约好吗。”沈凌风故作淡定地说。

    “但是...我们好一阵没见了。你公司的事真的很急吗?”程思雨有点失望,但也懂得善解人意。

    “是的,你乖,我过两天一定找你好吗?”沈凌风有些心疼她,有点内疚。

    “好吧,你忙吧,我自己吃,努力工作,我能体谅你的。”程思雨体贴地鼓励他。

    对不起了,思雨。我以后一定要对你更加好。沈凌风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