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八十一章:窗边的一角

第八十一章:窗边的一角

 热门推荐:
    眼望沈凌风愤然离去的背影,程思雨心急如焚,立即拿起手机拨打他的电话,却没响几秒便被挂断。这令她心烦意冗,垂头丧气地望着地面,不停地用鞋头磨蹭着踢地,内心纠结不已。

    “venus,这是怎么了?”杰克一头雾水地望着程思雨说。

    “杰克,你怎么会和凌风说那些话呢?”程思雨的双眸夹杂着些质问的眼神看着他,焦躁不安地说。

    “venus,我实在抱歉。你是指哪句呢?”杰克满脸疑惑不解,嘴角紧抿着,显得有点局促。

    “你为什么要叫他待我好一点?你知道吗,这样子就等于侧面告诉他我曾经向你抱怨过啊!你要让我情何以堪啊?”程思雨尽量压抑着肚子里的怨气,想让自己表现得大体平和,奈何话语冲口而出便顺带感情的急速提升,越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她相信此时此刻的自己看起来有些失误,至少与常态大相径庭。

    “我没想过会这样,ve

    us,我只是希望能以一个朋友的角度给他一点建议,是因为不想再看见你伤心惆怅,全是为了你们感情和睦。你应该明白这一切都是出自我的好意,你们肯赏脸来我的餐厅我很高兴,所以便送了你们红酒和菜肴,你有见到场上除了你们还有哪一桌有这样的待遇吗?”杰克脸上漾起一丝失落,愧疚地解释着说:“我没想过我会好心办坏事,我向你道歉。”

    程思雨望着杰克那双诚挚的蓝色眼睛,心底却掠过一丝疑惑,有时候猜不透他是真的受西方文化影响表现出来与中国人情世故背道而驰的坦率,还是别有心机而伪装出来的无奈。无论如何,她都明白杰克确实曾经对她表露过爱慕之情,也许真的如沈凌风说的一般,是她的处理不够妥当,于情于理,作为一个有男朋友的女人,她都应该和他保持几分距离。她转头对他客气地微笑着说:“杰克,今天真的很谢谢你的款待,但是我和凌风的事情都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私事,希望你以后不要再为我们操心了。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等等,让我送你吧。”杰克在背后喊道,于是摸索着裤兜拿出车钥匙来。

    “不用了。”程思雨转头,面带难色地说:“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我的男朋友已经误会我和你了,他现在很生气更不愿意理我,我还怎么能坐你的车回家呢?你待我好,帮我找兼职,我很感激你,真的,可是也许,我们应该保持一段距离。”

    杰克嘴角勉强地勾出一个弧形,苦笑地说:“好的。”

    第二天早上,沈凌风一如既往地回公司上班,心无旁骛地醉心工作,直到中午时分被一个黑影阻挡了眼前的视线,才察觉何碧君已经出乎意料地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并站在他的面前。他抬起头诧异地望着她说:“你怎么来了。”

    何碧君妩媚一笑,双手稍稍按在桌子上,身体自然地往前倾说:“想和你吃午饭,赏脸吗?”

    “碧君,我在忙工作。”沈凌风显然没有这个兴致,仍然直视电脑,目不转睛。

    “再怎么忙也应该学会照顾自己,你还是和从前一样没变,一工作就没日没夜地拼命,我很担心你。”何碧君关切地看着他,言语里盈满担忧。

    他顿然停下了正忙碌的双手,迟疑地看着她,有些犹豫带点动容。

    “就吃一顿饭吧,我们聊一会就走,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了一个上午了,如果你拒绝我的话,我会很伤心的。”何碧君说。

    “一个上午?”沈凌风一瞬间睁大深邃的眼睛,眉头微蹙。

    “是的,你上班没多久我就在楼下等了,怕你中途走了,但也不敢上去打扰你工作,所以一直楼下等。”何碧君用手略过耳后的一缕发丝,低下头脸泛绯云,眉梢挂起不经意的小心翼翼。

    看见往日风情万种,自信骄傲的她在他面前委曲求全,谨小慎微的姿态,他并没有从前预期已久的痛快,也没有想象中的胜利感,取而代之的竟是油然而起的心疼,他怔了一怔,情不自禁地说:“你傻啊。”然后站起身来,淡淡地说:“走吧,去吃饭。”何碧君高兴极了,笑出了一朵冶艳的红玫瑰。沈凌风立刻吩咐李秘书联系以往他和何碧君常去的高级餐厅,给他们留下一个靠窗边的位置,那是从前何碧君最爱约他共餐的座位。

    坐在窗边,何碧君定眼望着沈凌风,不经意触及她的目光,沈凌风尴尬地闪躲,他干咳几声说:“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她悠悠地摸了摸茶杯,思索片刻略有感伤地说:“我太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近距离望你一眼,我想仔仔细细地把你看清楚,好缓我多年的思念之苦。”

    沈凌风默默无言地对她回眸,不知该说什么,听而不闻地低头提起杯子啜一口茶,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无声胜有声。

    顷刻,何碧君又开口说:“一开始赌气离开你的时候,我和毅豪在一起远走异国,刚到伦敦那段日子我真的觉得很轻松,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因为我再也不用陷入爱你的煎熬中,不用再想该怎么讨你家人的欢心,不用想如果有一天你为了家庭而向我提分手我应该怎么办,我太怕受伤,所以自私地提前离开。可是日子没过多久,我就被无穷无尽的空虚寂寞包围着,每天面对着纸醉金迷和富丽堂皇的奢华生活,心里却没有一丝的满足,即便毅豪对我真的很好,可是我心里真正爱的人却是你,有好几次我都很想和他说清楚好让自己快点回来找你,可是一看见他这么真心真意地待我,到嘴的话又说不出口,直到最近这段日子我才能狠下心鼓起勇气向他表明自己的立场,他很激动并且不能接受,可是我仍然执意于此,因为我爱的是你,我再也不能违背自己的心。”

    沈凌风眉头紧蹙,突出的喉结抖了一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已经于事无补,但我只想和你说说我的心里话,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没有其他意思。”何碧君从容淡定地说,脸上看不见一丝情绪的波澜。

    他看了她一眼,便扭转了头望窗外的风景,心里五味杂陈,有种复杂的悲伤充斥着心脏欲欲跃试从喉头涌出,他按捺住自己抽动的嘴角冷淡地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不出所料,她早就能猜到他的回答,她莞尔一笑说:“没关系,我不介意做你最好的最特别的朋友,只希望能在你需要我的时候默默地呆在你身边关心你,我并不会奢求太多的。”

    “你认为我们还能做朋友吗?”沈凌风眼神里夹杂一点逃避,不置可否地问。

    “为什么不可以,难道你不敢和我做朋友吗?还是你怕一面对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的身体一点点向前倾,一点点地逼近他,凑近了他的脸,有点挑衅地看着他说。

    他怔了一怔,故作轻松地讪笑说:“我有什么不敢的。”

    “那请你不要再推开我了,给我一个朋友的身份弥补我的过错,只要你需要我,我随传随到。”何碧君倏然握住了他的手心,看着他深情地说,眼里一半是清澈的湖水,一半又是熊熊的火焰,看得沈凌风不是滋味,全身都如电流般地酥**麻。

    他刻意保持冷静,心里举棋不定,口是心非地说:“这样对你不公平,这样对你没好处,即使连我自己也不能否认,你早就已经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里。”声音却越来越小,摇摆不定。

    “我心甘情愿啊,我只想做你的朋友,只要能远远看你一眼就很满足了,我不求回报不介意付出的,只是这么小小的要求你也要狠心拒绝我吗,我不会给你压力的,拜托你不要这么绝情好吗?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漠,求求你!”她睁大了眼睛恳求地看着他,卑微地祈求着。

    他抿着嘴唇,心却融化了,轻轻地抚摸她细嫩的脸,不由自主地叹息,却充满了宠溺与眷恋,“你真傻。”

    窗边的一角两人正痴痴地看着对方,浑然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浓情蜜意轻易洋溢眼底,宛如是窗旁的一道温馨雅致的风景,沁人心扉,只是怎么也预料不到在窗外不远处正有一个人默默地看着他们,心都碎了一地。程思雨刚好在中午的时间找上盛风公司,想要向沈凌风解释清楚,却听到公司里同事们的风言风语,言语中阴阳怪调,于是询问了和自己平常有几句话聊聊的李秘书,软磨硬泡并保证守口如瓶之下,得知沈凌风携同前女友何碧君前往餐厅,便心乱如麻得立刻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