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八十二章:苦涩

第八十二章:苦涩

 热门推荐:
    晚上,沈凌风收到程思雨的信息。两人在车上沉默不语,气压有点低。

    “你有话就说。”沈凌风简明扼要地说。

    她憋着气小声地嘀咕:“你真的误会我和杰克了,我们只是朋友。”

    “那你倒是挺讲义气的,真在乎你的朋友。”沈凌风说话阴阳怪调的,颇有几分讽刺意味。

    这种反应倒令程思雨真的生气了,她自觉问心无愧,与杰克关系清白,再想起中午窗边一幕更是怫然不悦,更有底气地理论起来:“杰克为人比较热情,不太懂中国交际关系中的人情世故,和你说了几句客套话,你便这么不依不饶地挤兑我,我都和你解释过我和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你还是不给我好脸色看,那你呢?”

    “客套话?你什么意思?”沈凌风讪笑地反问道,

    “你这一整天到哪去了!”程思雨止不住地质问,声音逐渐提了上来。

    “我当然在上班。”沈凌风咧起嘴角冷笑,理直气壮地说。

    “只是在上班吗?”她再问一次。

    “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不行?”沈凌风无奈地呼了一口气,拿起打火机点燃一根烟,口吐白雾烦躁地望着她。

    “你中午去哪了?”程思雨把声音压低,低得只能听见双方的呼吸声。

    沈凌风皱了皱眉头,惊讶地说:“你跟踪我?”,语气里显然夹杂不满。

    “我需要跟踪你吗?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就不要光明正大地做出来。”她冷冷地辩驳。

    “我做什么了?我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了吗?”沈凌风瞪大眼睛直直地盯住她反问,话语显得很冲。

    程思雨沉默不语,沈凌风看着她神色里逐渐弥漫的悲伤与渗透的苍白,于心有点不忍,心虚地放软了语气,半生气半开玩笑地口吻调侃:“一定是办公室里搬弄是非的人说三道四,你看我回去非把他们揪出来不可,让他们尝尝青椒炒鱿鱼。”

    “与其他人根本无关,问题在你这。”程思雨依然用冷冷的眼神质问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他躲开她的眼神,面无表情地望着窗前一片昏灰,天空骤然下起了雨。

    “她真好看。”程思雨吃力地吐出这四个字,竟感到莫名的自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凌风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了,仍然垂死挣扎。

    “你不要再装了好吗,我都看见了。”她不满他一次次的逃避,再一次把事情挑明,模棱两可的交流方式一向是她最为讨厌但却是沈凌风玩得炉火纯青的把戏,只是这种含糊其辞的心理战术也需要识趣的对手配合,遇上寻根问底的女人无论再怎么身经百战也必定破功。

    无可奈何,他只好例行公事般向她解释,“我只是和她吃了一顿饭,仅此而已。”

    “如果只是单纯吃饭聊天,有必要把别人的脸捧在手心吗?”程思雨难以置信地反驳他。

    沈凌风瞬间哑口,意识到自己难辞其咎,便有一丝恼羞成怒,晦气地说:“你都怀疑我了,我还要怎么说。”

    “我在等你解释。”她的语调开始变得压抑地尖锐起来。

    “我不想和你解释。”沈凌风回答。雨越下越大,空气却仿佛凝固,让人在幽闭的车间窒息得难受。

    她两眼眨也不眨得直勾勾看着沈凌风,两颗亮晶晶的葡萄投射的幽深的光芒令他不敢直视,局促不安,“你能不能不要瞪着我。”

    她感觉自己的心哗啦啦地下起了雨,雨珠却从眼眶里仿佛珠帘般滴落,她收回了眼神,乏力地、刻意拉开距离说:“你根本给不了我安全感,是我自视过高。”

    “你又来了,别胡思乱想了。”沈凌风不知该说些什么,除了这一句苍白无力的话语。

    “你还爱着她,别人都说前任是挥不走抹不掉的阴影,她一回来,我就知道完了,不是你完了,是我完了。”程思雨望着窗外猝不及防下起的滂沱大雨,怅然若失地喃喃自语。

    “我爱的是你!我不爱她!”沈凌风愤怒地大吼着,也仿佛在用沉重的声音掩饰着一些跃跃欲试的东西,害怕有一些东西一直尘封在心底处忽然跳出来把自己吓一跳,他用力地关上车门,猛然站立在这飘风急雨之下,任凭狂风肆意地吹打,旁若无人地徘徊,看着有些气急败坏,但却不会狼狈。

    程思雨摇下车窗,朝外吃力地喊:“你干嘛,外面在下雨,你快上车。”

    沈凌风听而不闻地面朝天空肆意淋雨,仿佛要置身一场大雨中才能熄灭自己的心火,这时程思雨撑起雨伞下了车,着急地走到沈凌风面前用伞遮住了他,“有什么话上车再说吧,别要着凉生病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又回过头说:“既然你不相信我,就不要理我了。”

    “我们两个人坐着好好说清楚不行吗,我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想听你认真的解释,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互相沟通互相尊重不是吗?你用这种方式来回应我是为什么,你到底在逃避什么?”程思雨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大声一点,不至于被这嘈杂的雨声全然遮盖。

    一听到解释两个字更让他心烦意乱,他甩开程思雨的雨伞,大声地喊了一句:“我为什么要解释!”

    她顿时呆了,目瞪心骇得不说一句话。

    “我讨厌你的不依不饶!你好好问一问自己,和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你拴住我要我解释要我说清楚有多少次了,你那么不信任我到底和我在一起做什么,我是测谎机来满足你变态的审查癖好吗?原本以为迁就你可以换的一时平静,想不到你变本加厉,越来越烦!”沈凌风好似一下子爆发自己积压的不满般,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大声。

    听完他一番怨言,程思雨便是一肚子的委屈,她真不能明白,明明是他的问题,为什么说得比她还要激动还要愤怒,明明刚刚和前任纠缠不清的就是他,“你觉得我真的喜欢胡搅蛮缠,自讨苦吃是吗,我也想信任你,我也不想吵架,但我做不到,是因为你的表现让我没有办法平静,如果你和她没有问题,为什么要说谎骗我,为什么不能坦白,为什么不能说清楚?”

    “就是因为我不想像现在一样和你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讨论得没完。”沈凌风烦躁地说。

    “那都是因为你回避的态度。我看见你摸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神那么温柔那么不舍,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没有棱角没有刺,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的一面。”程思雨大声的说着,一串串雨珠垂着她的刘海顺延流下。

    “我都说了,我爱你。”沈凌风无力辩驳,更显得言不由衷。

    程思雨低下头,沉默了片刻试探性说:“你说你爱我,那你...你还会见那个女人吗?”

    这次轮到沈凌风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作出回应,因为就连他自己也搞不清自己的想法是什么。

    此刻两人就在这场急切的大雨中沉默着,僵持着,胶着着。

    再过了一会,程思雨好像瞬间明白了些什么,她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卑微,心灰意冷,她淡淡地说了一句:“上车走吧,我累了。”

    半个小时内,两人在车上没有说过一句话,连个眼神的交流都没有。沈凌风感到很烦躁,简直烦躁死了,现在倒宁愿程思雨可以开口骂他,甚至骂个不可开交也总比冷若冰霜好,他太了解她了,只要还愿意搭理他,那就是还能哄,如果一声不吭面无表情,多半是失望透了。其实迄今为止,他觉得自己还是挺喜欢程思雨的,毕竟她和自己认识过的那些女孩子真的很不一样,不能说她是最美丽最艳光四射的,但她真的是鲜有的清丽脱俗,楚楚动人,那种美是无法形容的,就是那种即便苍白至极虚弱至极你仍然能够在那片没有血色的苍白里看到那渗透出来的如白纸一般雪白的纯情,凄美。尽管许多时候这种纯情也曾经令他感到无趣,平淡,但最重要的是她对他的那一颗纯粹的真心,给了他避风港般的温暖和无限的关怀,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繁华盛世里,真心已经是一种很奢侈的东西,而他也早已经厌恶了那些只是为了钱去讨好他的人,包括女人。每当看见她那午后春风一样的笑容,四周就仿佛弥漫着一股心旷神怡的丁香气息。一想到这些,他就觉得自己对不住她,毕竟他确实是瞒着她去见碧君了,并且不止一次,想对她道歉,但是话到嘴边,又梗塞在喉头里怎么都出不来。

    雨渐渐小了,转而变为阴阴的绵绵细雨,就好像程思雨的心情一样,苦苦的,涩涩的,阵阵揪起的疼痛。

    车在程思雨的家门口停下了,她淡淡地说:“我到了。你赶紧回家把衣服都换了吧。”

    沈凌风依然默不作声。

    “我走了。”就在她正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被沈凌风按住了门把。

    “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和碧君见面的,但是我和她真的只是普通谈话。”沈凌风解释道。

    程思雨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但明显消了点气,语气放软了,又试探性地问:“那你可以不再见她吗?”

    沈凌风又再沉默了,他沉默了,他又再沉默了。

    她的脸上瞬间没有了血色,她明白了,没有说一句话拉开车门走了,走的很急,甚至没有给他留下个流连忘返的背影。

    沈凌风没有继续解释,也没有去追,即便看见程思雨失望离开的样子感到心乱如麻,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连他自己也不能够保证可以不再见何碧君,即使他能控制自己不去找她,却不能保证自己能拒绝不见她,更何况,他连自己能不能控制去找何碧君,也不能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