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们隔着悲伤的海 > 第八十三章:爱情是毒品

第八十三章:爱情是毒品

 热门推荐:
    数天没有在补习班碰见程思雨,杜逸凡正疑惑着,凑巧听到老师们课间闲聊,才得知她生病请假了。他给程思雨打了一通电话,就开车往她家的方向驶去。

    她坐直了身子,掖了掖被角,欢喜又带点客气地说:“我只是头脑发了点热,不小心烧了起来,现在烧也退了,倒是你关心我,还特地来我家看我,有什么事在电话里里问候一声不就好了嘛,还得让你这么麻烦故意跑一趟。”

    他云淡风轻地笑了,说:“想探病是一回事,倒是和你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不晓得你最近如何,顺便过来碰一碰面。”

    她点点头,有些惆怅,“还能怎么样,就是老样子啊,不好不坏,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惊喜就是了,没有惊吓倒是万幸了。”

    “嗯?”杜逸凡端详着她,说:“怎么说话这么悲观呢?最近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

    她颔首低眉,脸上闪过一丝落寞:“反正也不会有太多人关心,在乎,不是吗?”

    “难道我不是人吗,你大概忘了有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你面前,他有血也有肉,不是鬼。”杜逸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她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转脸一说:“很抱歉,我知道你关心我,只是我自己有点沮丧。”

    “是你期待的人没有来,对吧。”杜逸凡看透一切。

    心事一下就被搓中了,她低着头沉默不语,杜逸凡总是轻而易举地看穿她,仿佛天生就具备洞识人心的能力,观人于微,她在他面前确实藏不住自己。“你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就像大哥哥一样,可是,我不应该和你说这些事情,你也不会有兴趣知道的,毕竟你是一个这么忙的人,事业才是你的重心,我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不足挂齿,不想要劳烦你,不想让你费心。”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很关心你。也许我应该明白你的意思,凌风知道你生病了吗?”他说。

    “他不知道,我也不想他知道。”她摇头。

    “你们又怎么了,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他你和我说过什么,如果你不愿意他知道,我不会说半个字。”他轻轻地靠着椅背,眼光停留在程思雨的眼前。

    她沉思一会,说:“前几天我和他吵架了,就是在那个时候淋的雨,后来就生病了。我看见他和以前的女朋友坐在餐厅的窗边,很是深情,很是动人,他对她是那样的温柔,捧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神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于是我找他,想要一个解释,可他非但不愿意,而且就在我问他可不可以不再见那个女人的时候,他竟然沉默了,他沉默了,那样就表明他做不到,他的心里还有她,而且比我更重要。即使那个女人怎么伤害过他,他还是那么爱她,就算她的男人不只他一个,他还是忘不了她,而我呢,我为什么要这么在乎,我的心里只有他,但是他只有我吗?我看不透他的心,这样卑微的爱,根本就没有意义,。”

    杜逸凡站了起来,若有所思地踟蹰几步,转头看向她说:“你大概的意思,我想我是懂了。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但大致的中心内容我是掌握了。其实很简单,问题的根本就是你的安全感和信任,你对自己不够自信,对你们的关系也太患得患失。”

    程思雨皱了一皱眉头,试探地说:“何以见得呢?”

    “你有没有听说过,手里握住一盘沙,你握得越紧,沙子反而流失得越快。”他说:“你不信任他,也不相信你自己,你不相信他会真心爱你,也不相信自己值得被爱,这种疑虑心阻挡在你们的感情中间久而久之会演变成一个庞大的定时诈弹,随时爆发便会粉碎掉你们的感情,这钟状况是危险的,不安全的。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凌风并没有主动找过何碧君,甚至他也一直试图推搪,但两年多的感情是时间日积月累而成的基础,不是一下子就能抹杀掉的,或许就是因为他内心的旧情使他一直存留一点怜惜之心,无论是对弱者,还是对自己从前身边的人,他也做不到过于绝情,毕竟在我认知中的沈凌风,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虽然这与他的外表并不相符。”

    “可是这不是从另一方面表明,他对她还是有感情,她在他心里还是有一定的地位吗?他们之间的回忆也是难忘的对吧。”程思雨问。

    “有感情并不代表他的心里还有她。常人即使对一只养了数年的猫猫狗狗都会有像亲人一般的感情,更何况是对人呢,但这并不重要,这种感情起不了重要的作用。回忆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回忆并没有任何力量,除了让人在夜深人静怀缅时得到一些感触,并不会写进人生未来的蓝图,你明白吗?过去就是过去了,纠结过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你要做的是给时间大家冷静,给时间让他处理好这段关系,要相信他,也要相信你自己,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但凡是哪一个男孩子遇见你,也不会舍得放掉你的,对你发脾气,不也是能说明他对你的依赖吗?”

    程思雨不自然地和杜逸凡对视一眼,又转开眼神,小声地说:“真的是这样吗?”

    “没错,你要信任对方,只要你足够信任,你就会找到你想要的安全感了,一段平稳的关系才会令人舒适”他淡然一笑,肯定地说。

    “我明白了。请您不要告诉凌风我今天和你聊过的事情,也不要告诉他我生病没有上班了。”她低着眉头,稍有顾虑。

    他看出她的想法,安慰她说:“你放心,我是个有分寸的人,你知道的。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不愿意让他知道你生病了。”

    她凝思着,神色有点惘然,深深地说:“我不希望再因为一些外力的原因与他糊里糊涂的和好,这样的台阶也许会是一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害,我希望他是经过思想的挣扎深思熟虑确定了自己的心意,确定我是他的未来再来找我,毕竟我们的中间确确实实存在着那么一个人,而那个人现在离我们的距离很近。”

    “好吧,你们小女生的心思是真的难琢磨。”杜逸凡看了一看手腕上的表盘,走到程思雨面前,轻轻拍她的肩膀说:“你好好休息,我走了,公司还有事。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明白,你是一个值得珍惜的女孩子。”

    程思雨凝望着他,一瞬间白皙的脸蛋晕染了绯红,不自觉欣然地笑了起来。

    赵雨涵拿着两杯伯爵茶进来,与正准备离开的杜逸凡迎面而碰:“怎么这么快便走了,不先喝杯茶吗,还想着留你吃个便饭。”

    “妈...”程思雨诧异地望着赵雨涵,表情奇异得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杜逸凡礼貌微笑点头,接上赵雨涵的茶啜一口,“伯母的茶真不错,一尝就知道是上等货,只可惜我今天有事,就不留在这里吃便饭了,改天有机会我一定好好和你一同品茶。”

    “好,年轻人去吧。”赵雨涵说。

    杜逸凡走了。程思雨睁眼看赵雨涵,撅起嘴巴说:“你今天有点奇怪。”

    “我有吗?”赵雨涵提起眉毛,恢复了往日的凌厉。

    “当然有”,程思雨斩钉截铁地回答:“我好少见你对一个人的态度这么友善。”

    “我脾气倒是真坏,却不至于天天都要发疯,我疯也是因为有人气我。”赵雨涵背对着她,话语略显阴阳怪调。

    程思雨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我知道,你话里有话,想说我毁了你一辈子,你的丈夫是个伪君子骗了你一辈子。”

    赵雨涵转过身子,气急败坏地往床边捡起一个枕头向她扔去,"狗嘴吐不出象牙!“,转眼又一脸认真地问:”刚才那个小伙子是谁吗?“

    ”他只是我的朋友,你别想多了。“程思雨抱着枕头打了一个哈欠,想借此示意自己累了,好让母亲离开,显然赵雨涵不受这一套。

    ”我看他倒是挺关心你的,他挺适合你的。“赵雨涵坐在床边,侧着身子对程思雨说。

    程思雨抿了一抿嘴,蹙起眉头叹了一口气,”妈,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我跟他只是朋友。“

    ”朋友?那你这个朋友倒是挺关心你的,你们在房间里的谈话我都听见了。“赵雨涵瞥了一眼程思雨,眼角流露一丝洞若观火的敏锐。

    ”妈,你怎么能偷听我们的谈话?你这样很不道德“程思雨怫然不悦。

    ”你自己不关房门要怪谁,还装什么相啊和我谈道德。“赵雨涵站起身子嚷起来。

    见状程思雨闭上嘴巴不说话,她不想和赵雨涵吵个没完没了。

    过了一会儿,赵雨涵又坐下来语重心长地说:”女儿,选男人得选一个能够让你幸福的人,而不是一个经常让你哭的人。“

    程思雨看见母亲表现罕有的慈祥的一面,内心涌入一股暖意,但仍然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你在说什么话?“

    她看着程思雨,脸上拂过一丝担忧与心疼,”我虽然会疯疯癫癫,但我并没有糊涂,你开心不开心,快乐不快乐,我是察觉的到的。坦白说,我觉得沈凌风根本就不适合你,他太自负,太高傲,也不是个懂得为别人着想的男人,而你太单纯,太细腻,你和他在一起,痛苦必定比幸福要多。

    “你根本没有真切和他相处过,你又怎么知道他不能让我幸福,我和他是会吵架,但他平常对我还是很好的。”程思雨反驳道,内心却不满母亲的否定。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就凭着他三番四次让你伤心难过,让你生病卧床,我就断定他不适合你。我是一个有过去有经历的人,一个人是怎么样,大概我只要看几眼就八九不离十了。而刚才那个小伙子,他不错。”赵雨涵说。

    “我认为你根本不曾真正懂得爱情。”程思雨不愿再听下去,赌气地说。

    “不!”赵雨涵倏然睁红了布满血丝的双眼,一瞬间热泪盈眶,颤栗地抖擞着声音说:“你不明白,你可以说我不懂生活,但你不能说我不懂的爱。我是个被爱情毁了一生的可怜的女人,我的前程,我的幸福,我的家人,都因为爱情灰飞烟灭。我为爱情付出了我的一切,但血淋淋的事实给我的只是残忍的代价和一生的悔恨,爱情是万恶毒品,它的开始总是美好得如腾云驾雾,让人幸福得飘飘然,可它得结局只留下了刺骨锥心得疼痛,和一具行尸走肉的躯壳。”

    程思雨定眼望着母亲,好像听到了她的眼泪坠地而破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