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玄幻小说 > 风水禁忌 > 第142章 大结局(完)

第142章 大结局(完)

 热门推荐:
    第142章大结局(完)

    我记得雪琪是因为被欺负过,四年前他跳楼摔成重伤,而后胡三娘夫妇二人想尽办法帮助她延命,包括在观音庙那次雷火焚身,看似死亡的背后,实则想躲避天道追杀。

    事实上证明,她失败了。

    十八层地狱中,第十四层为枉死地狱。

    天下间任何自杀放弃生命者都会进入枉死地狱,生生世世成为牲畜,不得为人。

    为了找到第十四层地狱,我开始在地狱四处寻找,结果,我耳边传来一擎的声音。

    “我会叫同门师兄弟,以超拔帮你离开地狱,尽快回来,否则沉沦地狱你将永世不得超生。”

    阴阳两界的时间不同,导致我还未感觉到她的超拔地狱的愿力。

    恰巧这时我被一位鬼差发现。

    他见我体有神光,怀疑是西方神灵出现。

    趁这机会,我开始询问鬼差第十四层地狱。

    鬼差告诉我,地狱石碑上有十八层地狱的信息,需要以令牌过关前往。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说成神灵,或许一擎的愿力帮助。

    好在有鬼差的帮忙,我顺利来到第十四层地狱,在这里的人皆会被剥掉皮肤,船上野兽的皮囊,然后投胎转世。

    我开始呼唤李雪琪的名字,很快,有鬼差过来询问。

    对方找出生死簿,雪琪即将转世为蛇,如果想超拔地狱,没有无上大德的愿力行不通。

    不管我怎么说都没用,后来我急眼了,可鬼差也不是吃素的,对方目露狠戾,手持钢刀,告诉我,如果想要劫狱就会被斩杀。

    实在执拗不过他们,我提议见一见雪琪。

    对方答应了,他们把我带到一处高地,这里很像高山,前方是无尽的深渊,深渊内还散发着暗蓝色的光晕。

    传说六道轮回有六种光,天道,暗白色;阿修罗道,暗绿色;人道,暗黄色;畜生道,暗蓝色;饿鬼道,暗红色。

    雪琪当初因为自杀的缘故,所以只能在暗蓝色。

    当他她拉到深渊前的时候,身体表面穿着一层蛇皮衣。

    见到我,她痛哭流涕,与我相拥,口口声声说着对不起。

    我的心也是感慨万千,我问她,前些日子与我相恋的女孩儿究竟是不是她?雪琪点点头,她哭诉道:“我本想死了一了百了,没想到遇到了你,对不起,我以前利用过你,但我也是真的喜欢过你。”

    瞧着她哭泣的模样,我的心口有些堵塞,好在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李雪琪与我相拥,向我诉说起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不是她不想和我在一起,只因她是活死人,处在阴阳之间,没有办法与我太过接近,因为相处久了,会折损我的寿命。

    相处的时间注定是短暂的。

    鬼差告诉我,她已经到了投胎的时间,我死死拉着她不放,心底有千般不舍。

    见状,一帮鬼差过来帮忙,他们开始企图分开我们。

    挣扎了好一会儿,以我孱弱的身体哪是那些如狼似虎的鬼差对手。

    突然,雪琪握住我的手,狠狠咬了一口,她盯着我的眼睛:“记得我,就算我变成蛇,也会来找你!”

    那一幕犹如雷峰塔前,白娘子和许仙的分别。

    她被推入暗蓝色的光晕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周围鬼差纷纷亮出兵器怒道:“擅自跨入阴曹地府,其罪当诛,给我拿下!”

    一声令下,无数铁链向我袭来。

    千钧一发之际,我把一双大手握住身体,眨眼间便拉了出去。

    自十四层开始向上离开,我看到每一层地狱的惨状。

    待再次醒来,身处莲花寺的僧舍。

    是一擎救了我,我看着虎口一道紫色的疤痕印记,这是李雪琪为我留下的,那日我昏迷后,胡三娘因为违背了天地法则,被雷劫诛杀。

    我问:“枉死地狱有没有可能投胎为人?”

    “有,但时间会很漫长。”

    “需要多久?”

    “以作孽划分,多则九世,少则三世。”

    我深深吸了口气,如果真的九世,那就九世吧!

    我相信,冥冥之中该相遇的总会相遇的。

    在莲花寺休整好以后,我回到自己的家中。

    其实,回来的路上我想到很多。

    李雪琪转世为蛇,九世需要很漫长的时间。

    我虽然不舍,可终归还是要面对生活。

    等我把一切捋顺好,我觉得应该给刘思淼一个说法。

    结果,却在从下车前看到刘思淼与一位中年男人争执,我一开始以为是她的父亲,结果,两个人对话却让我的心微微一搐。

    刘思淼说:“车钥匙给你,还有房子,欠你的钱我以后再还你,我们之间我不想再继续了。”

    中年人问:“为什么?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够好?你知道,我虽然不能离婚,可我与那个女人已经没有任何感情,公司是我们共同创立,给我些时间,我会把一切处理好。”

    “跟钱没有关系!”

    “那为什么?”

    “我有喜欢的人了。”刘思淼看向小区。

    中年人说:“这房子是我开发的,如果你喜欢,我可以送给你十套二十套!”

    不管怎么说,刘思淼依旧转身走向了小区。

    而我就在不远处注视这一切。

    聪慧的双耳,使我听到他们之间的每一个字。

    待中年人还想继续纠缠,保安室的王虎跑了出来,一把推开他:“干什么呢!想耍流氓?告诉你,这是我哥们的女朋友,在这么纠缠,别怪我不客气!”

    中年人嚷嚷着要开除王虎,结果,刘思淼转身的一刹那看到路边的我。

    她有些慌乱,我的心情同样很复杂。

    不管是不是有地狱那次经历,可我还是接受不了她的过去,心口被压了一口气吐不出来,让我很不舒服。

    我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开始,却注定结束了。

    当我跑开以后,刘思淼曾与我打过几次电话,可我都没有接。

    我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她家境贫寒却有花不完的钱。

    所有的一切都是另外一个男人给她的。

    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

    我没有再回过自己家,而是四处行走江湖,有一年,我经过南方某个小山村,看到路边拦着一条白蛇,过往村民小孩,有拿着石头就要砸,被我抢先一步阻挡,石头砸在我的背部。

    小孩子看打到人,顿时很害怕,掉头就跑。

    而我看着那条白蛇奄奄一息,将水喂给它。

    小半晌过后,那白蛇缓缓抬起头,突然,它凑近我的虎口处,轻轻吐着信子。

    我当时就愣住了,说:“你是雪琪?”

    不过,白蛇没有与我过多纠缠,它在身体恢复以后,再度爬回山林。

    而在那天,我的必经之路发生一起罕见的泥石流,如果我没有被白蛇拦路的话,可能就死在滚滚山石之下。

    从那以后,我特别相信这世上有因果循环,以人类自我理解的认知,还远远不足以解释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