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麻衣神婿 > 096 起点

096 起点

 热门推荐:
    金甲,是你吧?

    轩辕青鸾看着我,眼神异常地复杂。

    深情、疑惑、杀意……

    显然,这个聪明的女人已经意识到我不可能具备此番破阵之力,联系到之前我从陈金甲的尸体中魂魄离体,她怀疑我此时要么是融了陈金甲的神识,要么就是被陈金甲的神识给夺舍了。

    所以她既想杀我,又觉得我可能已经是陈金甲。

    而当轩辕青鸾突然这么说,率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纳兰楚楚。

    纳兰楚楚突然将那孱弱气机爆开,一头瘦龙猛地升腾而起,站在了我的身后。

    这头瘦龙既像是在保护我,又像是随时要吞噬我。

    女人还真是比男人敏感得多,纳兰楚楚已经第一时间明白了轩辕青鸾的话,她也认为我可能是被陈金甲给夺舍了。

    随着纳兰楚楚此番举动,纳兰雄、敖沧海他们也瞬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不会像女人那般冲动行事,而是面面相觑,一时间有点犹豫不决。

    毕竟陈金甲可是当年人道救世主,就算真的是他夺舍了陈三千,也罪不该死。更何况,如果此时站在他们眼前的是陈金甲,那么他们未必是其对手。

    退一步讲,如果真是陈金甲,而不是陈三千,那么就是陈金甲大显神通,接连破阵带他们来到了这里,和陈三千无关,那么又真的有必要为了陈三千去得罪陈金甲吗?

    “给我让开!”轩辕青鸾右手一挥,一道天凰火气就射在了纳兰楚楚的瘦龙之躯上。

    然而纳兰楚楚的瘦龙在空中翻了个滚,依旧勇敢地盘旋在我的后方。

    这一幕倒是在我的意料之外,我没想到这个一直对我恨铁不成钢的纳兰楚楚,在明知道陈三千可能很普通,只是被夺舍后才变得厉害后,居然还想为之战斗。

    眼看着真的可能发生战斗,我连忙抬起手,稳住局势,道:“不要打,听我说!”

    我既然能一路过关斩将来到这最后一步,我就没想过还能瞒下去,早就想好了说辞。

    我看着轩辕青鸾,情真意切道:“轩辕青鸾,我不瞒你,我这一身破阵之术,确实是陈金甲传授于我。但我并没有被他夺舍,我也没有融他神识。”

    “现在陈金甲确实住在我的神庭内,但我不会伤害他,我们属于友好共存,他认可了我,会助我寻找真相。”

    “而我也会不留余力的帮他,我会想方设法找齐他的身体,最终助他重生,就像我答应你的那样。”

    听了我的话,轩辕青鸾陷入了沉默,将信将疑地看着我,同时柔声对我的身体说:“金甲,你出来,你告诉我,他到底是不是在骗我?”

    陈金甲自然不会出来,他入了我的神庭就只能是我神识的一部分,是出不来,也不可能与他人沟通的。

    好在这时宋余庆开口道:“我可以证明,其实是我传了三千秘术,让他去找陈金甲帮忙的,我们早就看穿了人皇陈黄皮不对劲,提前进行了布局。”

    有了宋余庆的解释,危机才得以化解,而轩辕青鸾看向我的眼神中明显多出了些什么。

    缓和之后,我直接踏进了这最后一栋建筑,这里是最后的希望,先前无一活口,倘若这里依旧没有活人神识,那一切将变得越发的扑朔迷离。

    我们小心翼翼地踏进了最后这栋古朴气派,堪称宫殿的建筑。

    但进去之后,我们却傻眼了。

    这里从外面看恢宏大气,但进去后却非常的简洁。

    没有想象中的金碧辉煌,也没有陪葬的奢华陪葬品。

    眼前只摆放了一口四脚棺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硕大的殿内,只有一口四角棺材孤零零地躺在那,看起来格外的诡谲。

    我们四下查探,确定没有其它任何异常后,这才来到了那口四脚棺材旁。

    我打开了这口棺材,探头看去,结果却发现里面是空的。

    这口四脚棺材里,没有尸体。

    我楞住了,这是唱得哪一出?

    没有尸体,没有阵法,只有一口空棺材?棺材里的尸体哪去了?

    还真是匪夷所思,这里是最后的希望,结果空无一物打破了我们的希望。然而没有希望却又代表着希望,因为尸体没了,意味着非同寻常?

    “三千,怎么说?金甲他有什么提示?”这时,鬼帝宋余庆开口问我。

    所有人看着我,我刚才坦白了一切都是陈金甲在帮忙,所以他们对我也没那么刮目相看了,更多的是在等待陈金甲的指示。

    我摇了摇头,道:“他传授我的破局之法只到这里,接下来需要我们自己去摸索了。”

    我这倒不是骗他们,我说的是事实。

    我脑中关于陈金甲的神识,确实仅限于从,再往前如何破局,他确实没对我讲。

    当年他可是触碰到归藏之秘的,他绝对不是仅仅停留于此,但他为何没再告诉我,一定有他的道理,也许他的方法不适合我,甚至可能会害了我们吧。

    我趴在棺材口仔细打探,很快发现棺材内壁密密麻麻布满了符咒。

    着符咒乍一看有点像是招引魂魄的咒语,但仔细看却又不是。

    在我打量间,其余人也在研究。

    突然,宋余庆说:“这不是招魂术,这像是阳间咒语。”

    他作为鬼帝,对鬼魂之咒非常熟悉,他说此咒和魂魄无关,那就真的是无关了。

    既然和招魂无关,难得这最后一间阴宅,不是为了让死者归来的?

    我浑浑噩噩,这种在关键时刻,突然断闸的感觉真的异常难受。

    这时,轩辕青鸾突然说:“这应该是结界术法,是远古结界之咒。”

    听了轩辕青鸾的话,我猛然灵光一现,我想到了在扶桑九魂塔内获得的那本《开天咒》,仔细想想,棺材上的咒语确实是结界一类的符术。

    刚升起这个念头,我也瞬间明白了过来,我知道这里为何没有尸体,也没有招魂之术,只有结界之咒了。

    我做了个深呼吸,立刻道:“肉身成神,这是肉体封仙!”

    传闻在那个封神时代,除了灵魂被封神,甚至还有人族强者直接肉体封神,离开了人间。

    如此说来,这墓主可能就是肉体封神,所以没有招魂术,他是通过此间结界离开了。如果想要回来,他也是通过结界归来,这也是这里没有尸体的原因。

    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当年在商周之交,在先天二易尚未消失前,世上居然还有此等强者。

    看来所谓的神真的不是神,而是道行通神的人间强者。

    很快,我又道:“所以,这里不是没有阵法,这里其实有最终之阵。”

    “唯有气机来到地仙大圆满的六十六层,坐进四脚棺材激发结界之门,也许方能开启它。”

    “通过此阵,也许我们会离开,去到最终之地。所以,这里是终点,其实也是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