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狂妃甜且娇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我都是瞎猜的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我都是瞎猜的

 热门推荐:
    “我再提醒你们一遍。”女掌柜的声音在井下显得有些空洞,“如果你们怕了,还是那句话,出门左拐,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没发生。”

    “我没有为难你们,如果你想要跟我合作,就拿出点诚意来。”女掌柜说完,兀自下了台阶。

    白临渊眼睛眯起,若有所思的样子。

    “在想什么?”秦偃月问。

    “有关毒娘子的事,你如何知道的如此详细?”白临渊问,“见血愁那种毒药,的确是毒娘子所制,毒娘子也的确是黑鸦一员。”

    “但这些我都未曾对你说过。”白临渊,“说实话,我有些惊讶。”

    “我是瞎猜的。”秦偃月说。

    白临渊挑眉,“瞎猜?”

    “消息汇总之后,种种线索掺在一起,在这些线索中找出关键点,就很容易得出结论,这一点不难猜。”秦偃月道,“咱们下去吧,掌柜应该不会对我们做什么。”

    “我也很好奇那位佟哥到底发生了什么。”秦偃月说着,也跟着下了台阶。

    白临渊没太听明白秦偃月的话。

    他没过分纠结,笑了一声,低声语,“秦姑娘每次都能令人刮目相看呢。”

    井下光线并不暗,不知从哪里反射的光芒,照亮了脚下的路。

    就是很阴冷。

    越往下,空间越宽敞,寒冷越发强烈。

    秦偃月下意识地捏了捏大氅。

    台阶高高低低,不断往前。

    越往前温度越低,本就怕冷的秦偃月很快就冻得小脸发白。

    “没事吧?”白临渊要将外套脱给秦偃月。

    秦偃月拒绝了。

    白临渊眼底闪过一丝失落。

    随即,这丝失落像是未出现过一般,他恢复了以往的表情。

    女掌柜似是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寒冷。

    她走了许久后,在一扇门前停住。

    门后,是一个房间。

    房间很整洁,虽寒气逼人,却有璀璨的光芒映照。

    没有意料中的腐臭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个味道……”秦偃月皱起眉。

    再熟悉不过了!

    “白临渊!”秦偃月的脸色不好看。

    “我先过去看看再说,你在这里等一会儿。”白临渊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我也去。”

    “秦姑娘,可能会有危险……”

    “要是我怕危险,我就不来这里了。”秦偃月,“走吧。”

    白临渊叹了口气。

    他们走到屋子里之后,看到一株小型的美人豌豆正在摇曳。

    “果然!”秦偃月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味道,果然是美人豌豆的味道。

    女掌柜在床边坐下来。

    她看着秦偃月和白临渊,笑了一声,“你们两个果真大胆,竟真敢跟上来,不怕有陷阱吗?”

    “不会有陷阱。”秦偃月说,“如果我们闹起来,你并不占优势,何况,你将我们带到这里来谈判,不就是想让名扬天下的毒圣为你丈夫检查一下吗?你不会对我们不利。”

    “夫人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最冷静最聪明的。你也是除了佟哥之外,第一个说服我的人。”女掌柜说,“的确,我已对佟哥无能为力。但,毒圣兴许有办法。”

    女掌柜看着白临渊,笑了一声,“十年前我就听过毒圣的名号,我曾以为毒圣是个年长之人,没想到竟如此年轻。”

    “十年前,你大概还是个少年吧?”

    白临渊没有搭理。

    女掌柜也不在意。

    她走到美人豌豆跟前,这里的美人豌豆并不是生活在沼泽里,而是生活在一个很大的水缸。

    水缸的构造比较奇特,有些像鼎,又比鼎大很多。

    女掌柜按了一个按钮。

    水下,出现一块冰层。

    冰层之中,有一个面色雪白,明显已经死了很久的人。

    乍一看那浮肿不堪的人脸,秦偃月吓了一跳,不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

    “夫人不必害怕,我丈夫得了怪病,只能生活在冰层里。”女掌柜说,“他没有死,他只是昏迷了。”

    秦偃月终于明白。

    外面有腐臭味,这屋子里却没有腐臭味的原因了。

    那些腐臭味道,大概是融化的水被排放出去时发出的味道。

    冰层里的人,则用无数药给压住了臭味。

    “人是不可能在水中存活的。”秦偃月说,“掌柜,人生不能复生……”

    “不。”女掌柜打断秦偃月的话。

    “佟哥并没有被浸泡在水中,他的身体在冰层中,头部也没有被淹没。我没有骗你们,我也不是妄想症,佟哥真的没死。”女掌柜大声说,“他只是中了一种我解不开的毒。”

    秦偃月眉头紧锁。

    这种时候,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白临渊往前走了两步,手指伸到佟哥鼻下试探了一下。

    察觉不到呼吸。

    又碰触了一下脉搏,照样没有反应。

    掰开佟哥的眼睛之后,眼神已经涣散。

    白临渊眉头紧锁,这的确是个死人。

    女掌柜有些紧张。

    她死命盯着白临渊的动作,等着白临渊开口。

    白临渊检查完毕后,沉吟了一会,“他的确中了毒。”

    秦偃月惊讶地看向白临渊。

    不懂他为什么要撒谎。

    白临渊语调淡淡,“这种毒药来自西陆。”

    “对。”女掌柜很激动,“毒药的确来自西陆,佟哥中了这种毒之后,身体会腐烂,只有在冰层才能好一些。”

    “你可以解开吗?”女掌柜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白临渊摇了摇头,“这种毒药太复杂,一时半会怕是难以制出解药来,就算制出解药,他怕是也等不及了。或许,找出下毒之人逼问解药更快一些。”

    “就连毒圣也没有办法吗?”女掌柜眼中的光芒很快暗淡下去。

    “为什么会这样?”她的手轻轻碰触着佟哥的脸颊,仿佛转眼间苍老了十岁。

    白临渊冷眼瞧了半天,又说,“我有方子缓解症状。”

    “真的?”女掌柜眼中又升起希望。

    “这药丸,或许有用。”白临渊递给女掌柜一些药丸。

    女掌柜闻了闻,敛起眉,“这药丸……”

    白临渊没有再解释什么。

    女掌柜沉吟了一会。

    她不会轻易给佟哥用药,先将药丸放起来。

    “我们走吧。”女掌柜小心翼翼地将佟哥放回冰层中。

    之后,带着秦偃月和白临渊穿过了一扇门。

    推开那扇门,看到门后的场景之后,秦偃月突然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