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都市小说 > 杨雪 > 第1145章 脆弱不堪

第1145章 脆弱不堪

 热门推荐:
    第1145章脆弱不堪

    “这样还强一些。”听到张占栋的话,陈歌点了点头,应道。

    “这方面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分寸,肯定不会出差错的。”张占栋也跟着点头,他毕竟是建立起远东财团这么大商业帝国的人,一点小小麻烦,根本不会难得住他。

    “有你在,我肯定会很放心。”陈歌继续喝着茶水。

    “陈歌兄弟,你这次要在倭国待多长时间?”谈完正事,张占栋脸上严肃的表情瞬间消失,转而笑了出来。

    “不知道,等解决掉眼前的麻烦就会离开。”陈歌摇着头,他也不知道要多久时间,但其实说快也快,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他便能让金川家族和河内家族彻底消失在倭国。

    但陈歌又不想就这么离开,毕竟二叶家族的确是海侗族的后裔,说不定拓哉真的能找到或者想起关于幽龙岛的事情,而且就算离开倭国,陈歌也不知道去哪里打探消息。

    可若是拓哉想不起来,那在这里,就算是白白浪费时间了。

    这也是昨晚从密室出来之后,陈歌一直都在想的事情。

    “什么麻烦?”听到陈歌的话,张占栋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他搬着椅子往前挪了几下,沉声问道,“陈歌兄弟,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我一定会帮你的。”

    “我知道你会帮我,但这件事情,你帮不上我的忙。”陈歌苦笑了一声,摇着头说道。

    “你不说,怎么会知道我帮不上呢?”张占栋还是不肯放弃。

    “那好,我问你,你对山下家族了解有多少?”拗不过他,陈歌还是开了口,只不过并未问海侗族和幽龙岛,而是选择问山下家族。

    山下家族作为倭国中的家族,张占栋在此处住了这么多年肯定有所耳闻,并且肯定知道这个家族中有忍者。

    依靠他对忍者的了解,陈歌再决定该怎么问。

    “我知道这个家族,但对他们并不是很了解。”张占栋想了想,然后摇着头说道。“据我所知,这个家族从来不和其他家族以及财团联系,而且倭国中还有一些风言风语,说这个家族内有忍者的存在,这一听就是假的。”

    “的确。”听到张占栋这么说,陈歌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怎么了,你和这个家族有冲突?”回过神来,张占栋连忙问道。

    “没有冲突,就是突然想问问,我对山下家族也挺好奇的。”陈歌摇头否认。

    “说来也是奇怪,我在倭国就没有遇到过这么奇葩的家族。”想到山下家族,张占栋忍不住吐槽。

    “那你对金川家族和河内家族呢?”陈歌继续问道。

    “金川家族了解,这是倭国的大家族之一,我的远东财团和他们一直都有商业往来,至于河内家族的话,就不是那么了解了,只是听说是一个杀手家族。”张占栋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才回答陈歌。

    “不是那么了解,是多了解?”比起金川家族来说,陈歌觉得河内家族是一个更大的麻烦,正因为这个家族里面有着不少杀手,一旦没有在短时间内把他们给按掉,绝对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你是指的哪方面?”张占栋一直都在思考。

    “全部。”陈歌沉声说道,“这样吧,你回去之后把你对这两个家族的了解全部写下来,告诉我。”

    “还有呢?”张占栋点头,应下。

    “暂时就只有这些,如果需要你的帮助,我会提前告诉你的。”陈歌说道。

    “行,那我就先回去,让手下的人调查一下这两个家族,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告诉你。”张占栋起身,在说完这番话后,便向着外面快步离开。

    看着他离开,陈歌打了一个哈欠。

    重新倒上一杯热茶,陈歌开始思索怎么样解决金川家族和河内家族。

    这两个家族,虽然自己都亲自去威胁过,但陈歌心里知道,像他们这种地位的家族根本不怕威胁,顶多只会十几天,甚至几十天的时间内老老实实的。

    过了这段时间,便会重新对自己动手。

    此种事情,陈歌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

    “你怎么坐在这里?”正当陈歌思索的时候,拓哉推门进来,见到正中间坐着一个人,把他吓了一跳。

    “刚刚远东财团的张占栋到这里来,我和他说了一会话。”陈歌起身,冲他微微点头表示问好。

    “走了吗?”拓哉连忙向着外面看去。

    “现在应该已经出庄园了吧。”陈歌耸耸肩,道。

    “那就不管他了。”拓哉将会客厅的门关上,直接走到书架旁边,按动开关,露出密室。

    “我昨天晚上回去之后,思来想去,发现我忽略了一件事情。”确定门已经锁好后,拓哉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密室。

    “什么事情?”闻言,陈歌立刻跟了进去。

    “我昨天一直在找家族中关于幽龙岛的记录,但却忘记了,早在几百年前的时候,先辈已经彻底把海侗族的一切都保留下来,而我们现在的二叶家族,其实算是一个新家族。”

    拓哉一边翻着上面的古籍,一边拍着脑袋说道。

    昨晚他几乎彻夜未睡,一直都在思索,想帮上陈歌的帮,直到快天亮的时候他才想到这点,刚准备过来查看,就忍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睡了两三个小时,睁眼之后就连忙赶了过来。

    “那你们先辈,把那一切都保留在什么地方,是在密室这些书里,还是在其他地方?”陈歌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二十年前我父亲去世,只是在去世之前跟我提起过,但我并没有在意,也没有询问。”拓哉叹了口气,实话说道。

    “没事,找不到也没什么关系,我再慢慢调查就是了。”陈歌刚刚燃起的希望,又有一些失望。

    “好像是这个。”没一会,就听到拓哉有些兴奋的声音。

    他从书架最下面的一本书中,抽出了一张纸条,但由于年代久远的关系,纸条早已经变得脆弱不堪,仿佛用手一捏就会碎掉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