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穿越小说 > 星途璀璨:薄太太又美又飒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他们认识?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他们认识?

 热门推荐:
    第一百三十一章他们认识?

    月光下,女人的身影更显几分神秘。

    ‘啪。’

    病房里的灯亮了。

    薄尧看到来者,似乎也不惊讶,声音平淡:“坐。”

    可熟悉薄尧的人就会知道,他现在是压抑着愤怒。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赫拉。

    赫拉则走近薄尧,她来到床头边,美眸贪恋般的盯着薄尧:“尧,我想你了。”

    她的声音娇媚甜腻,表情更是透着深情。

    小手扶上薄尧的手臂。

    瞬间,薄尧甩开,冷冷的看着赫拉,讽刺:“滚。”

    赫拉明显有些受伤,极致娇媚的容貌泛着怒火:“尧,她有什么好,她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

    “呵呵。”薄尧冷冷笑出声:“她的一根头发,你都比不上。”

    赫拉身体微僵:“尧,你太狠了。”

    薄尧:“狠?呵呵,赫拉,你错了,不是我狠,是你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才会输。”

    一个女人,对敌人动了情,不是自掘坟墓吗?

    赫拉被说中心思,她纤细手指扣住薄尧的脖子,慢慢用力,嗤笑:“薄尧,你太高看自己了,你于我,只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

    是的,她怎么可能动玩物动心,她是高高在上的公爵,王室最受宠的公主殿下。

    薄尧受伤的原因,不能动弹,只能任赫拉动作。

    可他黑眸没有一丝害怕,好看的薄唇微启:“赫拉,再用力一点,只需要一点点。”

    两眸相撞,赫拉眸里的慌张让薄尧嘲讽。

    她不敢下手,更不会下手。

    赫拉看到薄尧眸里的嘲弄,她真得是想杀了薄尧,可是手不听使的松开,声音苦涩化开:“尧,你赢了。”

    薄尧喉咙有些不适,扯了扯嗓子:“赫拉,这里是南城,你的爪子伸不长,郁禾若少一根头发,我要了你的命。”

    阴冷凌戾的话音直敲赫拉的心房。

    她不敢看薄尧那张阴狠的脸,别开眼:“尧,我们真得回不去了吗?”

    “呵。”声音讽刺至极,他拳头紧握:“赫拉,我们认识快十五年了,你至始至终接近我的目的,还需要我再言明吗?”

    十五年前,他也不过是14岁。

    14岁的他,比同龄人要沉稳很多,更重要的是,他从小被秘密训练,智商高达400,不知道英国王室怎么查觉的,派人来和华夏谈合作。

    而来的人正是赫拉。

    十五年前的赫拉,也不过才10岁左右。

    10岁的赫拉长得如那瓷娃娃一样漂亮,他不喜欢接触人,担是赫拉开朗感染了他,再加上两方都有意合作,一个月后,他也默认了赫拉。

    但他一直都清楚,他对赫拉只不过是惺惺相惜,并无其它感觉。

    所有人都知道实验失败,但英国王室要得就是这个失败结果。

    直到这时,华夏才知道英国王室的目的。

    那天,隐蔽的实验室里,只逃出他一个人。

    是老师,同事,教授,把自己的命留给他。

    至今,他都忘不了老师倒下后,他腥红着眼说:“薄尧,你记住,从今往后,世上并没有002,只有薄尧,快走,快走。”

    是的,实验室里只有编号,没有名字,是老师,带他来到这里,在来之前,他的所有资料已经被销毁,没有人能查到他是谁?

    他活着离开了,可是那些人,却永远埋葬这里,连名字都不曾让人知晓。

    至于后来,赫拉还是找到他了。

    赫拉触及到薄尧那愤怒,她只是笑着:“尧,不得不说,你是个天才,你算的局,我从未破过,可是,我下的棋,你也入了棋局。”

    两人共事多年,薄尧听出了赫拉话中的意思,他压抑着怒火:“那又如何?有我在,你妄想动她一根头发。”

    他早该猜到这一切都是赫拉的手笔。

    除了她,谁能织这么大的网,还不能让郁家发现端倪。

    郁林国也不是好糊弄的。

    赫拉摇头,眸子越发娇媚:“尧,你放心,郁禾我不会动,留着她,还有用,而且......。”

    她的话故意停了停。

    薄尧神情微动。

    只要是关于郁禾的事,薄尧总归会乱了分寸。

    见赫拉不说话,薄尧拽住赫拉的手:“而且什么?说?”

    他的戾气让赫拉猛得一痛,红唇慢慢凑到薄尧唇瓣间,相隔一指间,快要亲上去。

    薄尧厌恶别开眼,赫拉的红唇若有若无的扶过薄尧的侧有,细看之下,有一丝红印。

    薄尧并没有注意,他手腕上用力:“说。”

    赫拉顺势坐到床边,整个身体依偎在薄尧怀中,她撒娇般:“尧,你用疼我了。”

    这娇羞的音色,暧昧的话,回荡在病房。

    薄尧冷看着赫拉,另一只手握住什么抵在赫拉白皙的脖间,刺骨冷意:“想死吗?我成全你。”

    那白皙的颈间一痛,泛着血珠。

    这才看见,薄尧手里握着的是针头。

    赫拉吃痛,望着薄尧。

    对视许久,薄尧不为所动,而手中针头更向里扎一分,瞬间,血染红了薄尧的手。

    颈间很痛,可也抵不过赫拉的心痛。

    最后,赫拉妥协了。

    她说:“尧,郁禾比你想像中的还要......强。”

    她用得是强字。

    郁禾她接触不多,但是还犹记当年第一次见面,她那清冷,高傲的面容,微微一笑,又显得那般娇媚,她说,她来帮她。

    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利用了郁禾,而他们不知,她也是被郁禾利用了。

    薄尧愣了下,有些不相信。

    毫不留情推开赫拉:“滚。”

    看着掌心的血,他厌恶的擦了擦,将纸丢在垃圾桶里。

    赫拉捂住伤口,痴痴望着薄尧,她说:“尧,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薄尧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赫拉。

    直到,走廊传来脚步声,门被推开。

    郁禾匆忙的身影差点撞上赫拉。

    当看到赫拉,她微愣:“你怎么在这里?”

    目光又触及到赫拉颈间的伤,心里更加疑惑。

    赫拉朝着郁禾一笑,嘴角的口红好像有些花了。

    她让郁禾看得仔细,红唇弯起:“我该走了,你们聊。”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跃过郁禾离开了。

    郁禾回头,看着赫拉那摇曳身姿,果然是惑人心魂。

    薄尧目光落在郁禾身上,黑眸喜笑:“小禾,想我了。”

    是肯定的语气。

    郁禾走近后,看到薄尧脸侧的口红,脑海里浮现赫拉口红花了,心头猛得一堵。

    片刻,她定神,刚才,她是怎么了?

    为了薄尧生气?

    想到这个可能性,她狠狠的又瞪了眼薄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