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穿越小说 > 星途璀璨:薄太太又美又飒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光明正大保护她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光明正大保护她

 热门推荐:
    第一百三十三章光明正大保护她

    几分钟后,只听见洗手间里传来几声闷哼声。

    ‘咯吱。’

    洗手间门打开,薄尧踉跄的慢慢走出来,额头全是细汗,窝在沙发上,浅浅睡过去。

    次日,天边泛白。

    病房里稍微有些亮光,走廊外,传来脚步声,很轻,很快。

    沙发上的薄尧猛得睁眼,目光如炬盯着房门。

    直到,脚步声停在门口。

    薄尧看着印在房间玻璃上的黑影,鹰眸戒备,站起身来,温柔的看了眼病床上熟睡的郁禾,他忍着身体传来的痛,来到门前。

    阴沉着冷音:“谁?”

    没有他的命令,院长也不会打开住院部的门,这一层楼,他也早已设了安保,普通人没有密码是进不来的。

    门外的黑影垂头,声音低弱:“主子,是属下。”

    听到黑影的声音,薄尧眉间微松,却有些不悦:“你怎么来了?”

    黑影也听出薄尧的不悦,立即跪在地上,解释着:“主子,属下是担心您的身体,给您送药。”

    薄尧沉默了下,将门打开,这才看清黑影男人的样子。

    很清秀,一张娃娃男,但是却面无表情,让人不易接近。

    薄尧接过药,他看了眼:“下不为例,退下吧,她来了南城,别让她发现。”

    这一次受的伤确实麻烦,而且,现在她也来了,他不能做已待毙,让小禾陷入危险中。

    只是他身体的力量还不能让她发现,他要留着,给她致命一击。

    可娃娃脸的男人眸中犹豫,跪下:“主子,就让我留在您的身边,有些事情,您不方便出面的,我可以。”

    薄尧眉间微蹙,犹豫着,心里衡量着。

    娃娃脸男人又垂下头,恭敬说着:“主子,阿三的命是您给的,这一次,她是有备而来。”

    有备而来。

    薄尧沉默了,确实,赫拉是有备而来的,他不怕,他是怕她的目的是小禾。

    “好。”他答应了,但是。

    黑眸看着病床上熟睡的郁禾,深情眷恋:“你保护她,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光明正大的跟在她的身边。”

    光明正大的保护她,如果暗处保护,总归有保护不住的。

    上一次,她失踪那几个小时,他不能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到现在,他都不知道,那几个小时,小禾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三愣了下,他似乎不悦:“主子,我可以暗处保住太太,如果......。”

    “这是命令。”

    黑眸一冷,落在阿三身上。

    瞬间,阿三垂目,应声:“是。”

    薄尧拍了拍阿三的肩:“起来吧。”

    话末,又沉沉说了一句:“阿三,她是我的命,明白吗?”

    阿三心头一怔,掷声有力:“阿三明白。”

    说实话,他不喜欢郁禾,因为她是主子的软肋,但是,他不敢动她,也不能动她。

    病床上,郁禾睫毛微动,红唇微吟:“嗯~~。”

    那轻微的呻吟声,让薄尧心头一痒,他睨了眼阿三:“退下吧。”

    薄尧小心翼翼的关上门,目光深情。

    郁禾幽幽醒来,美眸惺忪,声音娇媚软糯,挠得薄尧心儿一痒,全身都酥麻,低醇着声线:“醒了。”

    郁禾白皙的小手从被子里钻出来,看了眼时间,眸中微惊:“8点了啊。”

    说着,就准备下床。

    由于太急,她脚缠住被子,身体朝下摔去。

    薄尧心尖一紧,快步上前,稳稳接住郁禾,声音邪魅,薄唇划过郁禾的耳垂:“嗯?投怀送抱。”

    其实是郁禾撞上了薄尧的伤,他闷哼了声,但那低醇的声线下显得很邪魅。

    那耳边温热,暧昧的动作,郁禾有些羞涩,她轻咳声:“放开我。”

    薄尧的伤还有些痛,他小心翼翼将郁禾放下,大手很熟练的拢了拢她耳边的碎发,随口问:“今天有事?”

    郁禾倒也没想什么,就回答:“今天外婆出院。”

    薄尧黑眸一亮:“我陪你。”

    '“不用,你的伤......。”

    话到嘴边,又给咽下去。

    她心里别扭了下,她才没有关心他,只是......只是......。

    被薄尧那灼热的目光看得脸发烫。

    薄尧捧着郁禾的脸,他低头吻上那娇艳红唇。

    郁禾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小嘴就已经被含住,那深情眷恋的情感都快把她吞噬。

    “唔......。”

    她微微挣扎,洁白牙齿想咬着那侵略者,可力度不大,平添几分乐趣。

    直到薄尧餍足,他舔了舔唇,嘴角还沾了郁禾的口红,让那本温柔的面容显得更加邪魅,让人一看,就不由深陷其中。

    郁禾恼怒的望着薄尧,愤言:“真脏。”

    脏字让薄尧黑眸吃痛。

    仅一瞬间,他恢复清明,再次欺上郁禾。

    “老婆,既然脏了,我不介意,再脏一点。”

    说着,大手就放肆起来。

    郁禾有些慌了,她怒目:“薄尧,别太过份。”

    他是觉得,这几天,她对他太和颜悦色了吗?才让他得寸进尺。

    薄尧搂过郁禾,将头埋在她的胸前,委屈痛喊着:“小禾,我脚痛,起不来了。”

    郁禾穿得还是礼服,仅有一小层,薄尧都可以看见那美好。

    薄唇微抿,舌尖透着衣服划过皮肤。

    郁禾真得恼怒了,美眸刺骨:“薄尧,滚。”

    薄尧叹了一口气,慢慢移开身体,却又替自己辩解着:“小禾,我真得痛。”

    郁禾看着薄尧额头的细汗,面色一软:“活该。”

    慌乱下床,理了理折绉的衣服,她打开病房门,快步离开。

    薄尧支着头,注目着郁禾那‘落慌而逃’的身体,他偷偷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