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趣阁 > 玄幻小说 >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第八百四十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第八百四十章

 热门推荐:
    直升机从黟山脚下的华家启程,直线航行四个钟有余,于晚上将近十二点时分回到了九稻乡。

    梅子井村六十岁以下的中老年人因为上半年要去南疆工地做工,那些人家全提早了几天播种早稻,双抢也比去年提前了几天,7月中旬就搞双抢。

    抢双抢非常累,村民睡得早,直升机回到梅村时,梅村除了乐家还亮着灯,其他村民家家户户早已酣然入梦。

    乐家灯火通明,乐家夫妻,晁老夫妻,万俟教授夫妻,陈康夫妻,武老太太和岩老蚁老,晁家美少年、晁二姑娘、万俟家小兄弟俩,贺家小十五、李少罗少,陈兆年陈丰年兄弟都在乐家堂屋。

    李少罗少和贺小十五在7月中旬先后考完期末考回国,也跟着小伙伴晁哥儿到九稻玩。

    贺家小十六那娃因为在机械上天赋高,他导师带着在做研究项目,还没结束,他失去了一次到九稻度假的良机。

    萧少已经正式上班,他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想跑就跑,在李少罗少跟着博哥儿去E北时,他只能委委屈屈地躲在角落里嘤嘤。

    晁老夫妻和万俟夫妻带着一群小青年于17号到九稻度假,陈康夫妻等到陈兆年放假回了家,陈丰年的高中放假后启程回老家,他们23号上午才回到梅村。

    晁老太太和王师母到了梅村,乐爸将武老太太接来家里玩耍。

    一群老少爷们等了几个钟,个个精神百倍。

    当听到直升机的声响,全跑出堂屋到了村支干道上,也看到了那架正在徐徐下降的小飞机。

    直到直升机平稳着陆,众人才跑过去。

    大狼狗跑得最快,一溜烟儿地跑到了直升机身的航门前,当某个假谪仙开门下来,他没理都没理,当小姐姐抱着小娃娃出来,嗷的一声欢呼,扑上去抱着了小姐姐的腿。

    大狼狗抱着腿不撒爪子,乐韵弯腰一手抱起狗狗,走了几步也被一群老爷子老太太给围住抓着疼爱。

    在飞机上不方便打坐,小乐善在姐姐怀里睡得香喷喷,被抱下飞机时也没醒,被长辈们一顿揉脸给揉醒,发现到家了,给小嘴抹了蜜,甜甜蜜蜜地喊人。

    等小徒儿与长辈们打了招呼,蚁老将小徒儿抢过来自己疼爱。

    乐韵惨遭长辈们一顿揉得一张脸变了形,逃也似钻进美少年哥哥怀里藏了起来。

    宠妹魔美少年护着娇嫩嬉的小可爱,看到搬着箱笼出来的华少等人,笑着打了招呼,喊了小伙伴们和陈家小兄弟搬行李。

    知道小乐乐带回很多东西,老太太老爷子们也去帮忙,老太太们也各自搬了一只比较轻的箱子,她们走得慢,为了不妨碍小青年,只搬了一趟便没添乱。

    乐同学溜回冰箱房,整理了一些箱笼,安置新运回来的箱子盒子,装牦牛奶和奶清的纯净水桶先放冰箱房的廊道间。

    众人拾柴火焰高,又有一群青年,个个力气杠杠的,众人群策群力,花了约半个钟将全部物品缷载下来。

    归置好了物品,老太太们给当搬运工的众人调了一碗冰镇凉粉吃了,大家去睡觉。

    在乐家的众人虽说只睡了半宿,却个个起了个早,蓝三清晨起床才将直升机送去村办楼前的地坪停放。

    乐同学将弟弟交给蚁老监督晨修,她和黎先生装牦牛奶和奶清的纯净水桶扛去南北两楼放有特制桶的各处,将牛奶或奶清从纯净水桶转移进特制桶内。

    乐爸周秋凤清晨五点起床做了早点,六点吃早饭,吃完早点,收拾了工具,开往稻田去割稻。

    村里的壮年男人去了南疆做工,留下女人和老年男性,双抢时大家换工,你帮我帮你,前几天乐家夫妻在帮陈大脸家刘路家和程家兄弟、张破锣家搞完了双抢,24号轮到乐家收稻。

    乐家来了很多帮手,前几天还跟着乐爸周秋凤去给邻居们收稻,柳嫂子等人都知晓,当乐家收稻时,柳嫂子赵嫂子等人没去给乐家干活,她们去帮周哥家收稻。

    周哥家也有帮手,李女士娘家大哥和二个堂哥两个表哥于7月中旬来了九稻,一来是因为外甥女高考考得好,他们来给妹妹家贺禧,二来也是妹夫不在家,他们来帮妹妹做农活。

    李女士娘家来的哥哥们都是去年没来九稻的那些哥哥们当中的几个,他们家那边种植麦子和玉米为主,很少种水稻,从而南方双抢时他们有空。

    李少罗少等小青年已经有经验,除了插秧不熟练和割稻子的手速比不上小萝莉,其他活都不在话下。

    乐家的人手多,只用三天就忙完了双抢,乐爸周秋凤做完自家的活,带着罗少李少晁家侄儿和陈家侄儿去给周扒皮家和其他村民帮忙,陈康夫妻和晁老爷子等人年龄大了,就不去了。

    乐同学也想去,被周满奶奶等人拦着不让她干粗活,她在家做豆腐脑和凉粉、卷筒粉,存储起来,给在家度假的老少们当储备粮。

    小萝莉也只做了三天的吃食,29号晚携带弟弟飞往首都,乐园西侧的客院于29号上午全线峻工,她得回首都款待古修们。

    燕帅哥与兄弟自然也一并回首都,华家青年和蚁老和老也同行,黎照这次没去首都,他坐镇乐家。

    大狼狗黑龙也跟着小姐姐前往首都,他可不是去玩,他有任务在身,因乐园比较宽,乐同学要养两只看家护院的狗狗,小狗预计八月初送至,特意带黑龙到乐园帮教导小狗。

    小萝莉一行人于29号晚上十一点后启程,于30号早上六点过后回到了乐园。

    岩老也知小丫头的东院目前不接待客人,他没让小姑娘为难,下了飞机拎着自己的行李先开溜,将东西送去了西大门之西侧的倒座房华家人放行李的房间内。

    柳大少自然蹭发小小行行的房间,蓝三黑九庄小满晚上要去帮小萝莉当开机拉一些东西回来,他们的行李先放傅哥那里。

    乐同学牵着背着背包的乖乖弟弟,和蚁老进东园,大狼狗欢天喜地跟着小姐姐,东一蹿西一蹿,开心得飞起来。

    完善绿化好过的东院精致华贵,建筑美仑美奂,蚁老边走边欣赏,看着那纯净的羊脂玉影壁,除了震憾就是与有荣蔫的骄傲感,他宝贝小徒儿的姐姐真厉害!

    穿过一进院到了主院,乐小同学开了琅嬛殿的大门,让弟弟给他师父老人家带路去房间,她又去开了九德堂的门,放自己的行李物品。

    蚁老进了琅嬛殿呆了几秒,只觉堂内的有股莫名的威压逼得人情不自禁的绷紧了神经,他也不好问为什么,跟着小徒儿从中堂与西侧间的门去了侧间,参观了徒儿的卧室。

    小丫头给她弟弟的房间布置得大气庄重又不失温馨清雅,无论是休息还是学习都合适。

    帮小徒儿放好行李背包,再开了连通走廊的门出了西侧间,再开西次间朝向走廊的房门上挂着的有云纹的金锁。

    小丫头为自己准备的房间也气象恢宏,大气端方,就连房间的摆件都是一等一的珍品,可见小丫头的慧质兰心和对他的尊重之心。

    蚁老喜得心花怒放,乐滋滋的将背包一扔,牵着小徒儿的小爪爪出了次间,跑到大门,等小丫头出来了,一张脸笑开了花:“小丫头呀,我老人家非常中意房间,不若你再给我住的卧室挂个匾?”

    某老突然风雅了起来,乐韵上下打量了他一顿:“您老想写什么匾名?”

    “你看着定就行了。”蚁老就一个想法:写什么合适你看着办呗,反正要看着不够大气,我老人家天天烦你。

    “不干,你自己想挂个匾,要我刻要你帮你挑材料还想要我给取名,天下哪有这样坐享其成的。”

    “你给你弟弟的卧室挂匾时咋不见你这么说?”

    “噗,您老还想当杠精啊,我弟弟多大,您老多大?我弟弟要是满了十八岁,他想给他的卧室挂匾自己想不出名敢来找我,我一脚就过去了。”

    “无情哪。”蚁老吹胡子瞪眼地瞪了小丫头一眼,抱着小徒儿缓步下台阶,边走边沉思。

    下了中堂前的石阶,终于想到一个:“小丫头,叫‘一醉方休’咋样?”

    乐善瞪大了眼睛:“湿壶,你睡着了还想着喝酒啊?这个名字我觉得更适合亭子水榭。”

    蚁老的脸腾的红了,这绝不是他贴心的小徒儿!他家小徒儿暖心又可爱,绝对不会如此童言无忌。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有贪酒的小毛病,梗着脖子为自己正名:“善善啊,你师父读书少,这不是绞尽了脑汁也想不出名儿来吗,觉得不好,你给师父想个?”

    “湿壶,我幼儿园都没结业,我读书更少。”

    “你姐姐读书多啊。”

    “……”乐善,湿壶他又想逮着姐姐压榨劳力啦。

    “您老慢慢想,反正不急于一时。我给园林里的楼台亭阁取名费光了脑细胞,真想不出什么好名,提前说明一下,园里有个阁子叫‘醉归’。”

    “一醉方休与醉归,意思差不多,这么看,一醉方休更适合饮酒休闲之地,还真不适合睡房,唉,取个名咋就这么难呢。”

    “要不,叫‘清鹤’或者叫鹤梦?”蚁老是弟弟的师父,他想不出名,乐韵也只好硬着头上阵,想出一个,又解释:“鹤又是长寿之禽,是仙鸟,清鹤也指梦境,其义出自李唐王朝诗‘地凉清鹤梦,林静肃僧仪’,还有朱明王朝也有诗说‘自湖上、爱梅仙远,鹤梦几时醒’,”

    “就叫‘清鹤轩’,挂上这个匾,我老人家也是个雅人。”蚁老顿时眉开眼笑。

    “那行,等我有空了再刻匾。”

    “中。”

    小丫头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不要找她,他想不出名,她还是会费神,蚁老也不给她再添麻烦,没再提乱七八糟的要求。

    湿壶的睡房定了匾名,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乐善抿嘴偷笑,湿壶其实超级好哄的,稍稍哄一哄就能让他心花怒放。

    在乐园的修士们昨天将最后一道工序做好,为乐园的建设工程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早上晨修后,阿玉坊主与几大家族的家主族老还去客院给移植的草皮花木浇了水。

    他们给西边客院的草地浇了水,又去给乐园东北角的一些草地浇水时,小姑娘的直升机回来了,众老也没去围观,忙完了灌溉工作才回群英殿。

    当小姑娘来了,阿玉坊主溜过去逮着小丫头,美滋滋地说工程细节。

    乐小同学给与了古修们高度赞扬,末了,慷慨激扬地宣告:“大家辛苦了,感激的话我就不多说了,1号我在东院中堂设宴,备薄酒以谢各位的辛劳,还请诸位赏脸。”

    “如此,我们便再厚颜住几日。”

    古修家族的族老们文质彬彬,而阿玉坊主则笑得见眉不见眼:“哈,小丫头,我老人家就等着你这句话了,后天非得不醉不归。”

    “您老其实是曲折的提醒我要践诺吧,放心,您老帮我操了那么多心,说了赠送您老的酒一坛也不会少,您老是要带回去,还是在这里喝?”

    乐韵瞅着阿玉坊主乐,阿玉前辈他是怕她克扣他的酒,所以三句不离酒。

    “带回去带回去当然带回家喝呀。”他兢兢业业两三载,不要工钱不要啥,以辛苦工作换几坛好酒,当然要带回去慢慢,可不能便宜了这里的老家伙们。

    华家主宣家主等人立即纷纷起哄,叫着让阿玉坊主有福同享,有酒同喝。

    阿玉坊主作了一个超幼稚的举动——以手掩耳,坚决当作没听见老家伙们在说啥。

    阿玉坊主被小烦恼给缠住了,乐小同学欣欣然地开溜,溜去另一张桌坐着,免得再被阿玉坊逮着用语言轰炸她诓骗她的好酒。

    众家族老们闹了阿玉坊主一阵便乐呵呵的转移了话题,又议论古修界的重阳聚会事宜。

    古修界的重阳聚会每隔五年或十年一次,今年又是五年之期,秋季将如期举行聚会。

    古修士提过想租乐园作为举行聚会的场地,可惜,乐同学她坚定的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