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宜年29

 热门推荐:
    乐青眼中绽放出光彩,他琢磨了这么久,查遍了这个大陆上的所有资料,可依旧没有找到半点线索,可是她就这么一小会儿就把阵法给成了!

    不愧是她。

    乐青和简昭虽然隐居在此,可手上资料不够,他想去别处查查资料,简昭都会带他去,所以这个大陆上的各大书楼他都是去过的。

    “有时候看待事物,不能用常人的目光去看。

    ”

    “阵法是常人不能学的,所以这眼光自然就不一样。

    ”

    简昭说道。

    她的声音依旧是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不像是什么机器,只是像极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垂手看人间,心中无半点波澜。

    乐青不知道她到底是谁,是什么样的家族才能养出这样的人?

    太强了,乐青自认为乐家是很厉害的家族,当然,即便它已经覆灭,他还是觉得乐家十分厉害,可是这么厉害的乐家整体上下都没有一个可以和她媲美的。

    有些人一生总会遇到一些机缘,而乐青觉得自己前半生没有什么机缘,但是遇到她之后机缘便来了,而她就是自己最大的机缘。

    “发什么愣?还不懂?”简昭问道。

    乐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他说:“我资质蠢笨,不能和仙尊相比,仙尊可否再给我一日时间,一日后我们出发?”

    简昭应了,她转身便走。

    在简昭转过身之后,乐青的目光是那么的温柔以及尊敬。

    那样被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爱慕在这一刻尽数展现,但是这样的爱慕之中还夹杂着尊敬。

    他觉得简昭就像自己的长辈一样,即便喜欢,他也不敢跨过那条线,所以有些逾越的情感他会压制下来,如果余生一直是这样,他会无比的喜欢。

    等报仇之后,报仇之后他就随她走。

    一想到报仇,乐青眼中的欢喜逐渐被仇恨替代,他会亲自杀了那些人,他家人遭受的一切,他们都该好好尝一尝。

    阵法大成,并没有太多的华丽,但是实用价值更加的高。

    他围着阵法转了一圈,然后慢慢摸索。

    不要用常人的思维去看待阵法,换一个角度……

    小城池的生活很是悠闲,简昭也不需要去做什么任务,乐得轻松。

    她挎着一个小挎包,然后往街上走去,其实他们就住在街尾,因为乐青的原因周围邻居都十分友好。

    如果换做是简昭来处理这些关系,估计会是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类型。

    “姐姐,买一束花吧,屋子里如果摆上这花是可以提升修炼速度的,而且送心上人也十分不错哟!”

    简昭听到这声音,她扭头看去,街边上蹲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小脸黝黑,五官倒是生的不错,只是没什么修为。

    这个时代似乎全民修炼,没有什么哪个修为是不高的。

    “能提升修为为什么你不能修炼?”简昭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小姑娘闻言,她勉强的笑笑,还不等她说话,旁边一个中年男人就说话了。

    “这位仙尊啊,您可别搭理这个小废物,她是申家人,是西大陆这边出了名的废物之一。

    ”

    小姑娘眼中的亮光熄灭,她收回手,爱惜的抱着自己怀里的花,她踟蹰着也不说话。

    “废物?”简昭蹲在小姑娘面前,雪白的衣裙逶迤在地上,怎么看怎么好看。

    小姑娘咬着唇,她说道:“姐姐不喜欢就算了,我,我……对不起!”她抱着怀里的花猛然起身,然后大步跑了。

    “这位仙尊,我真没胡说,那小废物是被申家人丢到这里来的,意思就让她自生自灭。

    切儿,不能修炼也就是百年寿命。

    ”中年人又说道。

    简昭站起身,她说:“她天天在这里卖花?”

    中年那人见简昭愿意和他搭话,于是非常高兴的说:“她上午来,下午就回去了。

    ”

    简昭闻言,点点头,然后离开了。

    以前在现代位面的时候偶尔是会看几本废材流的玄幻或者修仙小说,这主角大部分都是穿越的,也就是简昭他们所说的位面入侵者,不过到底是小说,基本上都不会产生bug。

    那小姑娘的命格本该不错的,不过这灵根被人生生挖去,如果不在二十岁之前填回去,或者重新种一条灵根进去,她也就是早夭的命格。

    简昭本身是不愿意管这些事情的,但是她今天心情不错,去看看也无妨,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

    她慢悠悠的朝小姑娘离开的方向而去,真的是慢悠悠的,旁边的老太太都比她走得快。

    偶尔简昭会悄咪咪买一串糖葫芦,然后藏起来,等到拐进了无人的小巷子才会拿出来吃。

    作为大佬,这形象不能没了。

    刚刚咬了一口,她就听见身边有人抽泣。

    简昭:!!!刚才都没人的!要不要杀人灭口?

    简昭把嘴里的糖葫芦吃了,然后看向身边抽噎的人。

    就是之前卖花的那个小姑娘,年纪不大,蜷缩在一边哭泣。

    好吧,这里光线比较暗,她穿的乌漆嘛黑的,这没注意到也正常。

    话说这人存在感是不是太低了点?

    简昭踢了踢这小姑娘,动作并不重,只是不想出声,也不想说话。

    小姑娘抬起头,满脸不是眼泪就是鼻涕,简昭:“……”忽然就不想管了。

    “吃糖葫芦?”简昭把糖葫芦递到她面前,这递过去她就注意到自己咬了一口,为了自己的形象,她毫不留情的污蔑他人,“这是小贩自己咬的,不是本大佬。

    ”

    小姑娘抽抽搭搭的看着这个就像仙女一样的姐姐,她抹了一下脸,好家伙,更脏了。

    简昭:有碍观瞻啊。

    她蹲了下来,皙白的手指轻轻在空中点了点,清洁术让让小姑娘身上的衣服焕然一新,只是这脸还是那么黑。

    所以她的脸不是因为脏才黑,是有其他原因。

    简昭把糖葫芦递过去,小姑娘小心翼翼的接过,眼睛里是怯怯的。

    简昭说道:“谁挖了你的灵根?”

    小姑娘眼中充满惊惧,她紧紧的抓着糖葫芦,很显然无比的害怕,“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要问我!”